我的,黑漆漆鐵鍋三兄弟




這幾年,若論鍋具領域裡誰最紅火,當非鑄鐵鍋莫屬。各大品牌一波波特惠折扣狂打,銷售屢創新高;媒體上書市裡社群平台間,俯拾盡是鑄鐵鍋話題。

有趣的是,一路看過來,發現最能引起共鳴、刺激購買慾的,往往不見得是功能,而是,顏色。

不僅素以多彩見長的品牌最受青睞,且一有新色限定色問世,總能引發一陣搶購熱潮。臉書上IG裡,琳琅滿目五彩繽紛鑄鐵鍋列隊亮相,更早成一眾廚房餐桌美圖中,分外聲勢浩大的一群。

而每每被螢幕上流轉的紛呈顏色迷了眼目當口,我總忍不住轉眼回看咱家廚房而後失笑……明顯與潮流背道而馳之一片陰暗沈鬱──是的,雖同為鑄鐵鍋愛用者與重度依賴者,爐台上常駐三口鍋,卻竟一點光彩不見,一逕灰黑霧黑暗黑,我暱稱為「黑漆漆鐵鍋三兄弟」。

其實對黑並無太多偏好,更不曾刻意蒐集此色;回想起來,一者應由來自個人向來素樸無華之審美喜好;其次則出乎對這沉重厚實材質的直觀感受,總覺沉穩沉著沉默色調才配它。於是不約而同,黑漆漆三兄弟就這麼陸續來到,成為日常烹調裡不可或缺的重要廚伴。

其中年歲最老的,當屬灰黑色的Le Creuset 18公分單手鍋,早已停產的早期款。算算,來家應至少十五年以上了吧!其時,鑄鐵鍋於我還是可望不可攀的頂級物件;碰巧那當口,出了幾本書後,媒體採訪拍照次數漸多,受不了我總是冬夏各只一套衣服亮相到底的母親,惱怒寄來一疊禮券逼我添購新裝……

結果才進百貨公司大門,一眼便瞄見品牌結束代理折扣清倉海報,一回神,已然喜孜孜捧回一鍋,母親的諄諄叮嚀全拋諸腦後。

但對我來說,這筆交易可比新衣划算太多!衣服會舊會過時,但這鍋,卻與我日日長年相伴;特別剛剛恰好的大小、可穩穩手持轉動傾倒的握把,加之鑄鐵鍋傳熱保熱俱優越的特性,適合烹煮兩人一餐份量的燉滷菜餚;在覓獲合心合意土鍋之前,連炊飯也靠它。

漸漸越用越上手,對鑄鐵鍋愛意日深;後來,結識了深心相契的「柳宗理」,當然立刻添一口旗下最膾炙人口的南部鐵器雙耳淺鍋。與原本的Le Creuset截然不同形制,宜於鍋物、煎烤;雖說相較下得稍微費心養鍋,但沉甸甸鍋蓋設計,即使滿裝湯汁、長時間滾沸也一點不溢洩,更勝一籌。

長相最陽剛的24公分Staub,則是三年多前全新加入行列的新兵。對兩口之家而言略顯碩大,但深度夠且同樣具備不溢洩優點,用來熬煮常備高湯和燉菜正合用。

三口鍋各自分工、各司其職、各擅勝場。一點不需以色相誘,一如柳宗悅柳宗理父子常說的「用即美」,我家廚房裡,實用耐用,才真正惹人悅愛、留戀久長。


 

→相關文章:
  大盆小砵用處多
  東方杯盛西式茶,綠茶杯喝紅茶
  柳宗理的「筷子」
  再談,我的杯子們
  誕生,我的茶具
  杯子,白色的好
  關於,設計這回事
  在,新與舊之間
  「簡單」,不簡單
  留白天地寬
  日日,台灣飲食器
  關於,家的風格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家的模樣》
  Yilan著作-《尋味.紅茶》
  Yilan著作-《好日好旅行》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EKOE柳宗理區
  PEKOE之Staub鍋具區
  PEKOE之Le Creuset鍋具區


 
 
<P>我的,黑漆漆鐵鍋三兄弟,生活,廚房,Yilan文章</P>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