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天地寬

在所有顏色中,白色,始終是我心目中,最複雜的顏色。

確實在生活裡,總是常常偏愛著白色:

家裡的店裡的牆面,一任是白。

大部分的餐具器皿、特別是平常慣用的茶壺茶杯,幾乎大多是白。

喜愛的食物,也多是如白米飯、白豆腐、白蘿蔔、白身魚這類味道單純的食材。

然而,我所追求的白,卻絕不是單單直接就是字面上顏色上的「白」,而是有著更多更多的內在哲學與意境。

因此,雖然愛白,我之看白、用白,往往相對謹慎。

我總認為,光只是白,每每流於單調無聊,沒有滋味沒有層次;白過了頭,更還顯得絕決,一旦認真追索便發現,常是斷絕了阻隔了毀棄了和自然的聯繫方才能得(比方市面上常見的,雪白照人的衣服、食品,細究其製作過程或添加的化學品,多半讓人戰慄……)。

我真正要的是,溫潤寬容,有內容有肌理的白。

正如我在飲食裡的最愛──豆腐。看似清清白白簡簡單單,非是大開大闔肥腴豐饒的驚世或華美之味,然在澹泊裡,卻有其幽香悠長餘韻無限的雋永,吃著讓人心平心靜,喜悅自足。

當然,這豆腐,也定然絕非等閒,從最源頭原料的孕育環境以至農法、工法、烹法,背後需得多少傳承與堅持,方能成就。

白色的器皿,說來好像容易,市井俯拾皆可得;然而,一盤一碗一瓶一碟,卻仍有賴於質地上的溫潤細緻、功能上的體貼實用、形體上的雖含蓄但量體線條造型均涵藏獨特韻致,才能耐得長長久久看著用著益發親切舒坦、一點不覺乏味。

這樣的白,與其說顏色,事實上,當是由來自本質上的素樸與醞釀製作上的智慧與講究與專注,於是,自見動人處。

然後,最迷人還在於,白裡,簡約裡樸素裡寧靜裡,遂而,天地,就這麼開闊寬闊了。

有了餘地有了空間,因而便能容納、能烘托、能映照。

手邊愛用的杯子幾乎都是白色,只因,流動在杯裡的茶色茶香茶氣茶味,才是此刻當下,應當專心細細體驗品味的主角。

為何偏好白色的牆面,只因,四面白牆間,基礎是安靜的謙遜的,擺進這裡頭的家具陳設,居住此間的生活、起坐言動,以及,窗上映照的風景、灑落進來的日光月光,才能清明清晰浮現彰顯。

工作上,每每和編輯討論版面,也定然極力要求,藉由留白的對比,讓視覺輕快呼吸,閱讀者才更能靜心感受、咀嚼圖片和文字裡所蘊涵的深意。

少即是多、少即能多。留白天地寬。

白色,始終是我在生活裡美學裡,玩味不盡的複雜顏色。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相關文章:
  關於,設計這回事
  「簡單」,不簡單
  杯子,白色的好
  靜觀,柳宗理
  誕生,我的茶具
  在,新與舊之間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EKOE餐具區
  柳宗理餐具區
  柳宗理用具區
  Riedel杯具區
  LeCreuset鍋具區


 
<P>留白,白色,Yilan文章</P>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