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更灑脫,筷架



各種飲食器皿類別中,筷架,應可算是最晚才加入咱家餐桌行列的一項。理由有點可笑——因為,終於有了洗碗機了!在此之前,一來廚檯晾曬空間有限,二來出乎家事平等分工理念,洗滌工作全由另一半一肩挑起,擔心「洗碗公」負擔太重心生埋怨,每餐動用道具始終能省就省、能兼就兼。

即使深覺確是當用之物,但畢竟也不是非有不可、沒它就無法吃飯,遂都還是忍了下來……直到數年前居家全面翻修,廚房面積一口氣增長為兩倍大,歡歡喜喜迎了洗碗機進門;這下,長年顧慮壓抑一掃而空,雖因素愛簡約俐落、依然審慎節制不讓累贅無干多餘器物上桌,但一償多年懸念,最先啟用的,就是筷架。

筷架此物應起源於日本,稱為「箸置き」。據說是因日本人將筷子視為神聖之物,長年流傳各種各樣多如牛毛的規矩和禁忌:比方筷尖不可朝前、只能平行置放近身處,不可翻攪菜餚,不可與他人共用,不可舔舐筷子等;特別忌諱將筷箸架於盤碗上,故使用筷架以方便置放——但說真的,即使不談禮儀問題,筷子安放筷架上,不與桌面或其他餐具碰觸交疊,顯然乾淨爽朗不少。

既已開始使用,首要任務就是四處物色筷架。然而一如前面偶而提及,隨年歲增長,對新添器物越來越保守,幾年下來累積數量不多,但好在也還足供日常使用。

添購速度遲緩原因,一來出乎美感上的挑剔:說也奇怪,是物件小巧緣故嗎?相較於其他餐具來,市面上筷架的顏色圖案似乎鮮豔繽紛者居多,且常為可愛具象之蔬果動物造型——不僅和咱家餐桌氛圍頗不搭,且照道理說,比起杯盤碗碟來,筷架可算配角中的配角,這麼搶戲合適嗎?

再從實用角度看,形貌奇特者往往也不夠牢靠,常得費心「瞄準」、不然很容易打滑,從來機能至上的我更是瞧不上;連圓盤形都覺不夠妥貼,還是規規矩矩細長形體最穩固穩當。

材質,因是直接碰觸筷尖之物,遂獨愛陶瓷的明亮光潔易清洗……講到清洗,說來尷尬,由於筷架體積太小,放入洗碗機後常從網籃間隙滑落,到頭來仍舊只能手洗,完全違背當初解禁初衷;但已然依賴成習,再回不了頭了。

另一頗堪玩味是,為了此回寫文,將手邊所擁一眾筷架全數取出攤排開來拍照,當下一看不禁失笑,果然老毛病又犯,八成以上都是家中餐具素來佔比最高的青花紋案

——回想過往曾在日本某料理生活家的文章裡讀到,說喜歡撿拾石頭、樹枝、珊瑚,甚至把新鮮的帶殼花生、毛豆洗淨當筷架,意趣滿滿……剎那萌生幾分反省之心,似乎也該偶而鬆鬆這頑固龜毛脾性,再多些灑脫自在才好。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