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酒、男人的酒



收到一份葡萄酒促銷文宣,主旨是「關於『她』的酒」。懷著不祥預感打開信件,果然,不出所料,光說明文字便讓我大為惱怒光火:「像果汁一樣甜滋滋」「輕盈容易入口」、「無條件喜歡粉紅色」、「超美超夢幻酒瓶包裝」、「浪漫無比的愛情酒」、「這真的是酒嗎?」末尾還加碼一筆給男性的附註,聲稱此為「把妹酒單攻略」,好好研究必然派上用場。

再細看推薦酒款,與文案相輝映,連串粉紅酒、粉紅氣泡酒、甜氣泡酒、水蜜桃氣泡酒、微甜白酒……最後一欄寥寥幾瓶紅酒,標榜是「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能喝冰的──紅酒不冰也可以喝喔!」

簡直可拿來作為性別教育之經典負面教材,完完全全展現出長久以來對女性飲酒的刻板印象。

說來,身為女性愛酒者,飲酒、寫酒、研究酒、沈癮酒海二十年,生活裡餐桌上日日有酒相伴如我,卻依然不斷深刻痛切感受到,酒圈酒界對女性的長期偏見對待。

早年,我曾在葡萄酒品飲現場,因評論意見與另位男性與會者不同,遭其惱羞成怒指稱:「葉小姐是女生,應該比較常喝是甜酒吧?」也曾在威士忌聚會場合裡不只一次耳聞類似「女生喝不懂威士忌」的不經意評論。

至於不斷舉女性的身材個性為例,形容描述甚至訕笑酒款特質之詭奇景況,則從剛入行時的忍不住當堂回嘴慢慢轉為直接冷眼忽略。

我認為,此類根深蒂固成見的形成,固然肇因於自古來男性獨大世界裡,特別在亞洲,女性較少有機會深入接觸酒、踏足酒類場合,視野與品味難免較顯初階浮面。

然隨時代演變,性別地位越見平等,距離早已拉近,不僅女性專家與從業者一一嶄頭露角、人數比例越顯龐大,廣大愛好者間的喜好更日趨紛呈多元,再非如過往可以如此粗暴概括二分了。

這些年來,我一而再再而三在喝完一輪結構濃厚單寧強壯的紅酒後,繼之以一杯甜酒之際,失笑於周遭男士嘴上硬說不愛、卻眉眼間盡是舒坦笑意的奇妙氣氛。酒展裡,重重煙燻泥煤勁道逼人的艾雷島威士忌攤位上擠滿歡快暢飲的年輕女酒迷,更早是大夥兒從津津樂道到習以為常的景象。

事實上,無分男女,出乎人類味覺本能,對「甜甜的」、「輕盈愉悅的」都懷有先天的好感與嚮往,對酸澀的、複雜的、濃烈的傾心折服則來自後天體驗識見積累與訓練。有些或因興趣、機緣與閱歷使然而得能更開闊進階拓展,但陶然樂於本色當然也無妨。

此事非關任何性別,而是身而為人之多樣差異。更何況無論酒之輕重、淡濃、甜澀,都各有無限博大精深講究境界在其中,妄自貴誰貶誰分誰屬誰,豈不流於輕忽片面?

只盼所有飲酒者,都能徹底拋開所有偏見,釋放自己、讓酒自由。沒有什麼是專屬女人或男人的酒,只有你愛的、我愛的,各種各樣醉人美酒。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