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餐廳脫逃



相較於大多數美食寫作者來,由於個性偏好和專注領域不同,加之宅性堅強,我的外食頻率應可算相對寡少。因此,每回出門打牙祭,挑餐廳選餐廳總是分外鄭重其事、功課做足,力求不踩雷不失望,划算滿意盡興為上。

然而即使如此,也不見得萬無一失。這麼多年來,誤判情勢當然還是有,甚至,菜還沒點沒上,一看苗頭不對,便道歉告辭倉皇而逃的情況也偶見發生。

好在是,隨識見與經驗積累,因對菜色、裝潢、服務等失去信心難能遷就的次數越來越罕見;然而,很微妙是,為了另種原因,不得不匆匆「暫時脫逃」的情況,卻似乎漸有增加態勢。

問題出在——酒單。場景大致類似:好奇或心儀已久餐館裡,興沖沖點完菜,翻開葡萄酒單,剎那風雲變色,或是全無單杯選擇,或是即使有那麼寥寥一二卻全勾不起想喝的興趣/勇氣;轉而考慮開瓶,選項也極度貧乏欠佳、價格更毫無誠意……怎麼辦呢?

不喝?那怎麼行!長期浸淫、研究酒食搭配,越來越沈醉於餐與酒的水乳交融樂趣,好菜定得好酒來搭,漸漸成為我不管在外或在家都定然奉行不二的鐵律。

且其他菜系猶可勉強妥協,但特別是較正式的西菜、燒肉牛排這類從根底味覺上命定非與好酒佐搭、方能相得益彰的類型,更讓人怎麼樣也捨不下那「一加一遠大於二」、酒與食之香與味與韻交互撞擊出絢爛火花的相乘加倍美妙體驗。

要不然,自己帶酒算了?早年確實只好如此對付,但漸漸地,有感於國內自行帶酒風氣過盛,可算是一種惡性循環吧!導致餐廳也越來越灰心或萌生敷衍苟且心態,不肯在酒藏、酒單與侍酒上投注預算與力氣。

遂決定自己身體力行,除非原本就是三五酒友相約品酒聚會,自個兒出門吃飯,都盡量點用餐廳提供的選酒。但如是持守,卻也相對造成無酒可喝風險大增,好生為難。

雖也曾試過未雨稠繆,先帶瓶酒在身上,萬不得已時還可派上用場……但也不是次次都能有餘裕如是萬全準備。

於是近兩年,我的當下解決方法是,按捺失落心情,闔上酒單,冷靜詢問是否可自行備酒、開瓶費多少?再請餐廳先行備餐,同時抄起手機查看地圖,找出最快步行距離可達的酒專賣店;隨即奪門而出,飛奔抵達目的地,火速挑出合適的酒、結帳,抱著酒衝回餐廳,交給服務生開瓶……呼~危機解除,可以安然開飯了。

——每次回想都覺荒謬非常的劇情。卻也深刻反映出,餐飲市場看似一片繽紛熱鬧百花齊放的此刻台灣,但在餐酒佐搭風氣上顯然還未全面跟上。

需要的,不僅是時間,還有業者以及消費者端,雙方對以酒佐餐之樂之趣的更深刻理解、渴望,而後凝聚共識、互信互諒、攜手努力。

所以下回,如果誰在街上碰到我狂奔脫逃出餐廳,還請不要太驚訝,愛酒人兒正急急自力救濟,尋酒去了!


 
公告欄
★ 【新書】 新作《日日物事》正式推出!



好消息!十一月,秋涼氣爽時節,新書《日日物事》,終於在此正式和大夥兒見面了!即日起於網路與實體書店陸續上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捧場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