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花,宛若在原野中綻放



醉心日本茶道美學多年,茶聖千利休訓示弟子的〈利休七則〉:

「茶應沏得適口合宜。
好好添炭煮水。
鮮花要插得宛如在原野中綻放。
夏天保持涼爽,冬天也能溫暖舒適。
在預定的時刻前提早做好準備。
凡事未雨稠繆。
對人將心比心。」

──簡簡單單,卻是每回默誦,都能讀出無窮深意,成為生活甚至人生裡不斷自省、努力信守的雋語。

這其中,特別「鮮花要插得宛如在原野中綻放」,更是一見便忍不住莞爾微笑、繼而深心相契之句。



簡直拿著絕佳藉口!插花一任率意隨興如我,從來不管什麼流派規矩章法,光就是稍微修剪後隨手往花瓶中亂扔一氣;且花材也簡,不愛多樣搭配佈局,全靠單一花種獨挑大樑,只隨四時季節流轉而變換……這會兒,既得大師箴言掛保證,當然就這麼自顧自理直氣壯繼續任性下去。

是的。早從年輕時、有了自己的固定居處後,咱家餐桌上總是時時有花。記得年輕時、還在室內設計雜誌任職之際,一位設計師對我說,居家裡最美麗的裝飾,是書、還有花,令我深以為然。

到現在,滿架藏書與鮮花瓶插,始終是家中最動人的景致。買花、擺花,也和買菜、煮菜一樣,成為習慣成自然的日常。

但說來奇妙是,頻繁插花,花瓶雖不可少,所擁數量卻不多,長年積累至今,也不過寥寥數件;且材質極度單一,光光就是玻璃一種而已。



原因出乎我的一貫器物觀點:花才是真正核心主角,作為盛器,極簡謙遜為上,變化太多虛華太過,反而平白喧嘩搶戲。遂而,透明簡淨、清透無華,不僅最能襯托花之顏色姿態,且還清晰能見枝莖之交錯挺立,更添風致。

最重要是出乎實用考慮,瓶水之多寡與潔淨程度、花莖健朗與否,何時該添水換水剪枝一目了然,一點不需揣測猜度,自在安心。

細數手邊這幾只花瓶,跟隨最久、與我最有感情的,當屬圓壺罐型這只。前身是古早柑仔店的糖果罐,渾拙樸實手工玻璃,形狀既敦厚又雍雅,是早年採訪台灣民藝專題時,在某收藏家那兒一眼望見便愛上,蒙他慨然相讓,最宜數大多花、一整捧豐饒盛放。

一高瘦一矮胖的方形花器則隨花禮而來,基本款到幾近無聊,卻反而極派上用場:前者幾乎不管什麼花都能配能搭;後者就比較麻煩,個頭矮矮、尺度寬寬大大,花朵放進去便先倒栽蔥、不好固定,且數量不夠也很難好看。



但若收到豐盛肥碩圓蓬蓬花束,不忍放著不管,想立即拆開,剝去純裝飾多餘葉材,好好插水讓花兒們舒展透氣;偏偏所擁花器不是太小就是太高,這時就得請出它來,選幾支長度夠的先入「缸」交互卡緊後,其餘一股腦全插進去,任其各自橫陳……看似亂無章法,但餐桌上看著,漸漸總能玩味出些許率意之氣,也是樂趣。

後來迷上則是日本玻璃藝術家作品,分別為HIROY GLASS STUDIO的花岡央、星耕硝子的伊藤嘉輝、ガラス工房玄々舎,以及日前才因貓兒淘氣、不幸折損的atelier Mabuchi的馬渕永悟之作。

比起民藝與基本款來,多了雋永的匠藝與雅逸的細工,特別後三者,形體小巧,少少只插數枝便有模有樣,頗省買花錢且不占空間、得留桌面寬闊清朗,是近年新歡。



※ 著作《日日物事》已經正式推出!長年點滴薈萃而得,對餐食器皿、杯壺飲具、廚房道具、日用家品等物事的心得心情、思維思考、啟發感發,盡在此中,一定要捧場喔!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線上課》已正式開課!內容除了家常輕鬆美味入廚訣竅、茶酒學問與享樂門道外,多年積累而得的餐桌與廚房選物用物心法、擺盤與餐桌佈置訣竅也同時涵蓋其中。此刻七折起優惠中。歡迎執著追求「認真享樂,用心生活」的朋友們一起加入!




 
公告欄

新作品。《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