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裡吃,舒服多了!(上)— 新作《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序

坦白說,煮婦生涯二十幾載,我從不認為自己「很會做菜」;到最近,即連自己是否真如想像中那麼喜歡做菜,竟也漸漸開始動搖──但唯一確定是,對美味的執著追求、沉迷耽溺,卻絕絕對對火般熾熱,年年月月日日季季時時刻刻少有懈怠。

是的。我之所以心甘情願日日親手操持三餐,且還縱情樂於此中,原因無他,挑嘴而已……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