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泡麵又怎樣



可能因從事飲食研究與寫作,加之社群平台上日日分享三餐,在家煮食且挑嘴講究形象逐年深入人心,遂總常有人問我:「平常吃不吃泡麵?」

「當然吃。我是人,不是仙女,難免偶而也會想吃垃圾食物……」每聽此言,我總忍不住一時莞爾失笑,繼之脫口如是回答。

但再一檢點追想,坦白說,若真以「垃圾食物」論,因天生崇尚清淡原味、還長年執著追尋由來天然之真食材真食物真調味,那些濃油重味量產製造來源可議成分可疑化學添加物一堆的零嘴飲料食物,還真的幾乎絕大多數都早從生活裡消失;且全非出乎任何養生或健康考量,純粹就是不愛吃不想吃難能下嚥,一點不需刻意忌口壓抑,便這麼自自然然退避三舍。

但泡麵,可算此中鳳毛麟角少數例外。

即使每讀成分表都十足怵目驚心,心知肚明絕非善類善物,甚至每次吃完從味蕾到身體都要不舒服好一陣子,需得再另外攝取果物甜點和大量水份以去除這餘味餘緒;卻依然中蠱一樣,久久沒吃便止不住垂涎念想,非得來上一碗才能滿足。

細思此中原因,一來,應是出乎對熱騰騰湯麵的耽溺:生就一副東方肚腸,喜歡湯、喜歡麵、更愛湯麵;工作忙碌緊湊,逢到用餐時刻,若時間空間條件全容不得親手烹煮或找碗好湯麵療餓止飢,與其遷就冷冰冰三明治或油膩膩便當,還不如一碗泡麵暖胃暖心。

旅行之際,特別亞洲以外國家,行囊裡總有泡麵……沒話說,長時間異國大餐接連吃將下來,還真沒有比一碗泡麵更能撫慰高張的思鄉愁緒了。

若再深究,事實上,泡麵本身,也自有其美味處。

泡麵據說最早緣起於台灣的雞絲麵,之後由日本日清食品創始人、台裔日藉的安藤百福進一步研發成速食麵,核心概念在於將麵體以油炸方式乾燥、壓製成餅形,使之易於包裝、保存、運送。

麵體油炸後不僅多幾分噴香,且乾燥麵身、捲曲麵條,沖泡後可充分吸附湯汁,口感也好;再加上各具特色、多少年來各國各地累積成百花齊放多樣多端的五花八門形色口味,其中不少還是童年自小到大陪伴至今的懷念兒時味,叫人怎能不成癮?

而煮婦魂作祟,不甘光是享用市售現成品項,遂常做各種不同烹調變化:或是加入自家配料調味料同烹,或是將既有湯麵改為乾拌或涼拌,甚至因為原本愛上泡麵的首要關鍵就是麵體,遂乾脆扔棄調味包,單單只取麵條,另外做成自家私房版本炒麵或湯麵……

話說這種泡麵吃法,在香港茶餐廳早是招牌當紅料理,在台灣也漸漸深入人心,其實自家泡製一點不難且還更合味安心。尤其湯麵,比起常見速成的火腿蛋餐肉蛋公仔麵來,自覺改配泰式酸辣或川風椒麻湯頭猶勝一籌,更加入迷。





※ 全新著作《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已經正式推出!二十年來常日廚事與飲食領會、心得、體悟以及四季餐桌之樂盡在此中,一定要捧場喔!




 
公告欄
★ 【新書】 新作《日日物事》正式推出!



好消息!十一月,秋涼氣爽時節,新書《日日物事》,終於在此正式和大夥兒見面了!即日起於網路與實體書店陸續上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捧場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