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的馬丁尼



去年五月倫敦小遊,最難忘除了各見精采的名廚晚餐外,同樣傾心還有,倫敦的酒風景。特別是雞尾酒,近年來分外沉迷的類別,偶而出外暢飲外,飲食上什麼都愛捲起袖子自個兒試試看的我,平常幾乎日日在家調飲,玩了個不亦樂乎;遂而一有機會來到這幾乎可稱調酒界首善城市之一的倫敦,當然一點不肯錯過機會,盡情流連酒吧裡,夜夜大醉而歸。

因而深刻感受到,調酒在此的如此綿密深入飲食文化與生活裡——從亞伯丁飛往倫敦的國內航班上便已先得震撼教育:不僅商務艙人人點調酒,把空服員忙了個不可開交;經濟艙無人服務也不怕,每座位均附上一本酒單,各品牌基酒如琴酒、威士忌、伏特加都有一次份量迷你瓶,連罐裝蘇打水、不同口味通寧水、薑汁汽水以至血腥瑪麗專用番茄汁通通在列;任點個兩罐、隨冰塊杯與攪拌棒送上,自個兒一倒一拌,便是自得其樂小酌時光……這也太縱情開心了吧!愛酒如我,對這無處不能開喝的細膩服務,當下著迷不已。



抵達倫敦,又是另番光景。翻開世界「五十大最佳酒吧」清單,前五大倫敦就穩佔三大,載入史冊傳頌一時之經典名吧更是多不勝數,眼花撩亂之餘,只能憾恨此程短短僅停留三夜,加上量淺不勝酒力,無法多多囊括、只能重點拜訪……於是,以素來最愛的馬丁尼為目標,選的是藏身歷史悠久頂級旅館裡、同以馬丁尼著名的Connaught Bar與Dukes Bar。

這兩處酒吧,最膾炙人口是所謂的「Martini Trolley」,以推車將所有酒款道具推到座位旁,在酒客面前現場調製;不但臨場感十足,且一調好便瞬即端上,須臾分秒都不浪費,即使不坐吧台,也能在最佳溫度狀態下入口。

兩家相較,一如所在旅館風格,Connaught Bar極是寬敞氣派,Martini Trolley服務也更見排場:由纖細高䠷、美得讓人目不轉睛的模特兒級美女調酒師執掌,且還先端出一排各種不同口味苦精讓你先嗅聞挑選,沖調動作更是架勢十足……可惜噱頭做足,成品卻未有太多驚艷,反不若之後另點的泥煤威士忌特調「Burning Peat」讓人印象深刻。



Dukes Bar則顯然更讓人傾心:好小巧一家酒吧!少少只幾張桌,安靜黝暗、低調無華。然一看酒單,光馬丁尼就佔好幾頁、涵蓋各種變化,果然專精。

當然一定要試是最基本款,讓我大為訝異是,沒有任何時下越來越華麗戲劇化的反覆攪拌傾倒揮擠檸檬動作,推車推來,光就是默默將凍至冰溫的琴酒與香艾酒取出、倒入杯中,綴上現削的檸檬皮……完成!還沒回過神來,已經連人帶車偃鼓收兵原車掉頭揚長而去。



但味道,真好!溫度冰涼沁爽、口感豐厚濃稠、香氣滋味則正是頂尖馬丁尼應有的清澈透明卻又堅實強勁——「原來這樣就可以!」我深深驚奇。不誇示任何繁複技巧、稀有配方,單單就靠對冰溫的透徹了解和掌控,直截了當一步到位。彷彿當頭棒喝般,讓我對馬丁尼之藝之境,又有了新的理解與領會。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