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麵其實很台



前陣子,網路上偶然看到一段影片,標題為某道經典義大利麵的「正宗」作法示範;細看內容,竟將原本單純直率的烹法拆分成繁複多重步驟,與過往認知差異甚大。再讀下方留言,果然一片群情激憤,許多甚至除了直言錯誤外,還指稱「很台」、一點也不義大利。

讓我一時啞然失笑。說來,這作法固然「不義大利」,但根本也不「台」——尤其進一步深究,發現似乎取材自某日本料理人的私房食譜;因此再一想,這反反覆覆琢磨工序還真頗有日風,與台義料理的爽直脾性大相逕庭。

因而不得不感嘆,這也是台灣始終存有的怪現象了:只要覺得什麼事乍看不夠高大上,便不分青紅皂白一律以「很台」貶之。對此,數十年下來,我雖已能平心冷眼以對,不至於如過往那般義憤填膺,卻也不得不屢覺哀傷。

對我而言,義大利麵其實很台。

早從年少時第一次接觸便覺驚豔,那不管菜式、風味到享用氛圍的輕鬆隨興酣暢淋漓,都和台灣料理擁有無比近似的輕鬆平易市井個性——害我差點因此對過往經常流傳、但其實並不牢靠的「義大利麵是馬可波羅從東方帶回去的料理」偽說信以為真。

後來嘗試自己在家做,更覺投契,立即成為咱家的家常麵食,和炒米粉湯麵鹹粥比並。

當然,工作生活忙碌、時間精力有限,需得花長長時間熬煮醬汁的慢燉類如肉醬麵等在我家是極少上場的,最常見都是十數分鐘三兩下速炒速拌俐落完成的快手版。

且幾款經典義大利麵,比方白酒蛤蜊麵、煙花女義大利麵培根起司蛋麵香蒜辣椒麵等雖也常出現,但最多還是興之所致隨意拼湊亂炒——想吃時,直接打開冰箱看看此刻有什麼材料,隨心率意排列組合一下,不多久,就是一道香噴噴熱騰騰義大利麵上桌!

這不幾乎是就是咱熟悉的台式炒麵嗎?只差中華炒鍋換成平底鍋、油品換成橄欖油、醬油換成白酒……其餘,論概念與烹調工序,好像也沒什麼太大差異。

我常想,這應該才是義大利麵的本來個性:親切常民料理,因時、地、物與心情任意變化,最迷人就是這股無身段零距離平易近人輕鬆氣息。

而多年實戰下來,漸漸累積了些許訣竅心法:首先,蒜多、油多(以我家之清淡標準論)是為不二美味法門。其次,素材上選單純為佳,尤其本身風味濃郁的食材,常常光是一兩種就已經圓全足夠。

烹法也漸趨固定一致:深鍋中盛水加鹽燒滾,放入義大利麵煮至彈牙程度,撈出瀝乾;同時間平鍋裡以橄欖油小火將蒜頭與辣椒煎得噴香,續炒其餘配料,倒入白酒,拌勻燒滾,再淋上兩三杓煮麵水,拌勻燒滾,待醬汁稍呈乳化濃稠狀態後,倒入義大利麵再次拌勻、略收乾醬汁並適度調味,即成。

信手拈來簡簡單單,卻能美味得直截直率、百做百吃不膩;無分台義,這正是義大利麵、或說基本款家常菜的向來魅力吧!



※ 全新著作《日日三餐,早‧午‧晚》已經正式推出!二十年來常日廚事與飲食領會、心得、體悟以及四季餐桌之樂盡在此中,一定要捧場喔!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