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廚師的生活旅行 



一直以來,旅行/工作/生活,普遍理解理似是大相逕庭截然互異的三端,然在我而言,卻從不曾存在過絕對的分野。(出自:好日 好旅行∼作者 怡蘭的自序)

細品著好日 好旅行,不禁地笑了起來,有種(原來如此)那樣的感覺。好似只要沾上跟餐飲有關工作,即使只是一眯眯地沾上,就會把工作、生活攪在一塊了。

我是個廚師,生活在工作中,一切依工作需求,把生活切割成細碎,穿插在工作間縫隙裡。清晨四點起床,半小時候就得在市場採購,再回到店裡在繼續睡眠,等待接續的工作時段…所有生活的細節,都類似這樣的方式安排在工作夾縫中。平常不休假,即使休假,依然清晨四點主動醒來,心,還是懸在餐廳。



旅行,得找工作、生活中的小小有限的小縫隙來安插。但,即使是旅行,多少還是有著工作的目的性,真正只是單純的旅行,只有在農曆新年店休那段時間,一年一次單身出走。對自己是件非常重要的身心安頓方式。即使如此,也得在每個落腳處,找尋值得品嘗學習的餐館。旅遊途中,面對異地的食物,腦中有個區塊,屬於工作的組件,會自然啓動運作,是自己無法關閉的一種自動裝置。旅行,終究難脫工作關係。但,對個人而言,旅遊是絕對的必需,因為,唯有旅遊途中,才能讓自己脫離廚房捆綁,得以稍稍喘息。

自行創業的廚師,過著近乎神經質的緊繃人生。幾乎無法在日常生活中達到所謂的放鬆。永遠有著某種團塊壓著心頭,卸不下、丟不得。唯有出走海外,才能真的放下對工作的執念,有個好眠。每每乘上飛離台灣的飛機上,總先吩咐空服人員,自己不用餐。希望不受干擾,引導身心進入休眠狀態,直抵目的地。進入旅館房間,安頓好行囊後,緩慢泡個澡。在大多數的旅遊中,會放棄抵達目的地當日的晚餐。儘可能在沐浴後,直接上床,盡可能讓自己感到舒適的闔上眼。期待一場無壓深沈睡眠到來。這是平日生活中,已經無法得到的,只能在旅行途中得到。



多年來奉行著單身出走的旅行形態,也習慣於定點旅遊的方式。猶如怡蘭書中『慢慢.旅行』一文中提到:幸福的真諦,不僅在於知道自己究竟要什麼;還得知道,不需要什麼;然後,勇敢面對、不受誘惑,懂得放下能夠割捨……沒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沒有錯過可惜的景點、沒有非吃不可的餐廳、也沒有非住不可的旅宿……。

平日生活中的種種行為,充滿了目的性、計畫性…一切只為了工作的需求考量。而單身、定點、沒有目的性的旅遊,好似心中理想的生活模式,或是說自己渴望的生活形態。藉由旅行來實踐。是以,旅行中的每日,總是睡到自然醒、沖澡、輕便服裝、走路鞋、背包塞一瓶水、書、筆記本、輕巧照相機、手巾、衛生紙、兩支筆、還有最重要的一張當地地圖。出門找一間旅館附近優質咖啡館(旅館的咖啡永遠都不怎樣,永遠無法喚醒昏沈的靈魂),喝杯濃縮咖啡,慢慢地思考著等等去哪……通常思考著距離旅館不超過二十公里,大眾交通工具可以抵達的目標。這樣乘車過去,然後依投宿旅店為目標,成為當天的行程。閒散踱步往旅店的方向前進。走累了找咖啡館、茶屋坐下來休息看看小說、散文或是詩集,或是記錄當下的思緒。餓了看看附近有什麼好吃的,或是洽詢咖啡館工作人員、或計程車司機的建議,往往當地人的美食資訊,比旅遊書中介紹的精彩許多。大抵會在黃昏夕陽時,回到投宿旅店附近。



單身出走,不用扮演任何角色。無須配合別人,可以懶散、隨性。可以悠悠哉哉、自在度過。我想,這些年來的這樣旅行方式,確實讓我身、心、靈達到沈澱、停歇的效果。與其說出門旅行,倒不如說讓自己,在自己人生一個時間縫隙中,尋求短暫的逃離,來安頓身心、維持平衡不墜落,得以在旅程結束返家後,可以接續安穩走在生命的旅程上。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