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墾丁】06.12.14 回味 

結果,由於有太多例行或已堆積太久等待消化的工作必須進行,所以,是的,我的大部分冬日墾丁時光,與台北並無二致,一樣是從早上到深夜埋首奮力工作,忙得連站起來泡茶都覺得奢侈;甚至,就連原本計畫進行的日誌也跟著遲遲不見下落......

想起數月前寫下的這篇懺悔文字,沒錯,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的世界,確實仍舊只是眼前手提電腦這14吋的,小小螢幕而已。



雖說早已是意料中事,卻還是難免多少有點不甘心,尤其,每每時近傍晚,一面眼角瞥向窗外,驚覺此刻難得海色天色雲色晴色正佳,顯然今天大有機會得賞落日,卻還是螢幕上三數個MSN視窗輪流閃動不停,必須立即處理的事情、催這個問那個的電話一樁樁一通通淹上來,怎麼也無法起身下樓趨車出門看看夕照。

等到終於放下一切匆匆趕往海邊,卻已是斜陽盡沒只留餘暉了......,那種焦急憾嘆心情,還真是磨人哪!

「至少,在墾丁,這一整個禮拜,工作之餘抬起頭,你可以看到,海啊......」——一位來電催稿編輯,聽完我的抱怨,卻還是一樣以著又羨又妒的口吻如是說。

大哉斯言!頓時稍稍熨平了幾許不甘怨懟情緒。

真的,其實,就是一如當時初衷,就是換換地方換換心情工作、寫作、過生活而已。

因此,也和在台北的常日生活一樣,工作與生活間的分際,天平兩端的拉鋸,無論人到那裡,都是課題。



只是由於身在墾丁這裡,於是此中思索與反省,難免格外深刻警醒。

不過,無論如何,畢竟還是已然身在此地此境了,即使只是向晚時刻出去閒走走逛逛,順道吃個飯喝杯小酒,還是能夠多少玩味出些許,冬日墾丁的,悠閒況味。

說來,此番墾丁之旅,於我而言,似是一回,新體驗與舊回憶的回味與交錯。

細數過往,扣除小時候不算,至少,我和另一半,與墾丁竟然已有四次緣會了。

因此,滿載著無數回憶點滴的這裡,真是,觸目所見,處處盡是懷念風景。



南灣、船帆石、貝殼沙灘、龍磐、關山……,景致景物,甚至墾丁街上的海鮮滋味(當然,比之荷包羞澀大多數只敢吃炒飯炒麵的當年,現在是真的比較能夠放膽請他龍蝦處女蟳儘管端上來吧...),還真大多如舊,而記憶裡狂暴猛烈一整夜嘶吼不停的落山風,也一樣一點不曾因了歲月而稍減了威力。

尤其,深冬淡季時分,雖說風強了點雲多了些,天氣捉摸不定,前一刻也許還豔陽高照天藍水藍如洗,下一刻卻瞬時陰霾滿天風狂風驟甚至微雨欲來……「今天究竟看不看得到夕陽啊?」成為每日午后固定都要揣測猜度一回的問題。(而且說老實話,槓龜率還挺高的哩...)

然而,少了暑季的人潮,沙灘上餐廳裡酒吧裡處處流露著自在爽然的悠閒空曠氛圍,還有南島地方舒服得不得了的溫度...(聽說,台北...寒流來了吧?這裡,白天可都還有個二十幾度以上氣溫喲...),著實宜人。



遂格外珍惜著咀嚼著,此中迷人情味。和每一次乍臨全新陌生異地的那種全然的新鮮不同,這兒,是一次兩次三次四次反覆親近過摩挲溫存過的,那樣說不出的親切熟稔,還雜揉著昔年歡愉影像場景歷歷,故而,總是不停微笑著會心著領會著,地如故,真正改變的,或者,只有心老了一點、人忙了一點,如此而已吧!

當然,暌違十年,墾丁還是有他嶄新的、令人驚奇的一面,而這部份,嗯,我又該回到工作上了,也許,下篇再談吧!:)



註: 其實也沒有刻意,不過,很湊巧的,我就這樣在墾丁,度過了我的36歲生日。沒有特別安排,原本就只想如常安安靜靜度過,然飯店不知從那裡得知消息,很體貼地特意做了好漂亮的生日蛋糕送來,平添了幾許歡慶氣息。特別借這裡,致上我的深深謝意。





【冬日,墾丁】06.12.11 初抵

→【冬日,墾丁】06.12.14 回味

【冬日,墾丁】06.12.17 依依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