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淺酌就好



最近,因連續被網友與家人提醒,這才留意到,我家的玻璃杯們,除了喝加冰或highball的威士忌杯略微碩大外,其餘都頗迷你。

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早期其實也都還是正常大小,卻是一年年漸漸對小尺寸情有獨鍾,或細瘦或矮圓,小小巧巧一掌盈握,煞是可愛。

我想,除了因體質虛寒緣故、天生冷飲量少;另一緣由,則應是開始喝茶喝酒後,越來越習慣徐徐淺酌細品,節奏於是開始變得悠然,冰茶冷泡茶、冰咖啡、果汁、醋飲、氣泡水、氣泡調飲……再不囫圇吞大口一杯乾盡,喝得少了、慢了,大杯滿裝老半天喝不完,自然而然再添購都是小杯,裝一點喝一點,剛剛恰好。

即連照理應得大口豪邁暢飲的啤酒亦如是。早年其實不太喝啤酒,一來不愛那淡苦之味,二來因飲酒多為佐餐,老覺多喝胃脹吃不下飯,難生好感。敬而遠之多年,直到精釀啤酒風潮吹起,方才驚艷於那多元多樣多層次的濃馥芬芳,自此另眼相看。

遂而,我之喝啤酒,心情上態度上比較近似於喝葡萄酒威士忌清酒燒酎,非為消暑解渴盡興、純因美味而飲;尤愛高酒精度強勁味濃酒款,三百多毫升一小瓶自個兒一次喝不到半罐,還得靠另一半幫忙……這般飲法,一般啤酒杯當然全派不上用場,一如其他冰飲,還是小杯小盞合適擔綱。

杯小,形式形制的要求也就不大一樣:首先杯壁定得輕薄剔透,量體上才能合襯;不喜任何浮面貼印其上的花色圖案,簡雅低調不誇飾才能配搭——但光是一逕直正筒圓樸實無華不免流於刻板單調,造型與形體還是需得有些韻味變化,畫龍點睛幾筆雕鏤刻紋,簡中見姿態,才夠耐看。

如此標準下,早年較偏愛的幾只多來自北歐,特別芬蘭iittala 一系列略呈平底長圓椎形的各色酒杯最是合意。後來,結識日本幾個玻璃工坊,對那既輕盈又內斂、且還帶著細緻手工感的風致很是著迷,遂就此移情。

最上手最常用是廣田硝子的「Textile Cutting」系列,一組五只:直紋、橫紋、網紋、格紋、點點,各自紋案皆不同,只只優雅好看;最重要是形狀尺度容量完完全全契合我的需要,讓我當堂失了理智,打破從不接納成套餐具的素來持守,一整組全抱回家。後來此系列不知為何就這麼絕版,讓我暗自慶幸偶而衝動一次也不賴。

同品牌的「大正浪漫 十草」與「東京復刻 蒲鉾」是近來新歡,比Textile Cutting略高大些,盛裝氣泡飲正剛好;尤其今夏邂逅之初,剛巧正是迷上 Gin & Tonic調酒當口,當下一拍即合,沒幾天就來上一杯,沁涼過癮。

Sghr菅原硝子的兩只則雖為此中少數「有色」杯種,含蓄穩重氣質,與冰茶、冬瓜茶、蕎麥茶等顏色沉著的飲料很是相得益彰。

餐桌上最亮眼、每回照片上網都必然引發四方熱烈詢問的,則是木村硝子和料理研究家渡辺有子合作出品的氣泡酒杯——但在我家,裝的從不是氣泡酒、而是啤酒;容量宜於小酌之外,還能將泡泡多量且持久留存,對從來喜歡豐富綿密啤酒泡沫的我,再好用不過!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