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干邑饗宴

前陣子,我與另一半,受邀參加了一場非常正式的品酒晚宴。



之前,對於各種Party夜宴,其實是有點畏懼的;其一,是著實個性上不善交際,其次,則是找不到衣服穿(懶得買、懶得搭、懶得穿...以及...最關鍵的——懶得梳妝打扮……)。



然品酒晚宴則稍稍有點不同,除了品酒宴通常較之一般時尚晚宴氣氛上要來得隨性些,最重要的是,有好酒喝!所以多半還是欣然赴約。



而這場晚宴,又更加不同。



這是酩悅軒尼詩為「Richard Hennessy」干邑所舉辦的主題饗宴。席間,從前菜到主菜到甜點,均以這款軒尼詩旗下最頂級酒款、每瓶價值數萬以上,據說使用了超過100種不同年份、稱為「生命之水」(eaux-de-vie)的原酒調配而成的「Richard Hennessy」佐餐。







說來,若留意我之前的文字,會發現原本早些年的我,事實上是很少喝烈酒的。然卻是直到2004年,一場蘇格蘭威士忌酒鄉之旅後,竟剎時轟轟烈烈點燃了,我對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沈迷與熱愛。



那麼,干邑呢?沈醉威士忌裡的同時,偶而,我會想,是不是,也該試著往、據說也是無窮豐富無窮迷人的烈酒世界的另一頭,邁步看看。



所以,是個好機會呢!我對我自己說。(雖然這一邁步,竟然好巧不巧,就從干邑裡的最頂端層級跨入,會不會造成某種「曾經滄海」效應,,恐怕就很難說了……)



再加上,翻閱精美邀請函的同時,也許是為了與這頂級酒款相合襯,一句附註吸引了我的注意:「男士請著正式服裝,配戴領結、腰封……」



嘩∼這是什麼狀況?居然正式到連領結、腰封都出籠了!主辦單位玩真的嗎?與會者真的都能夠配合遵守?



——還不曾在台灣眼見、領教過這類場合的我,登時好奇心大起,一時竟忘了先考慮另一半究竟能否應付,馬上答應前往。



好在,多虧「鄰格」也在受邀之列的Blues的慨然拔刀相助,借足了行頭,三人聯袂赴宴去。



晚宴地點在台北101的86樓(據稱也破了國內有史以來此類宴會的「最高」紀錄),挑高空間、層層布幔、水晶吊燈,襯著玻璃窗外的台北夜景,氣氛確實獨特。







菜餚表現平平,然據說101照規矩是全不可用火的,弄得負責外燴的君悅飯店,煎煮炒炸全派不上用場,大多數烹調只能以燜、蒸、隔水加熱等方式進行,故在此條件下,已屬不易。



而期待已久的這款Richard Hennessy,香氣上,初時是橙花、桃子等非常輕揚的幽香,之後則是香草、太妃糖、奶油的甜香,接下來,類如皮革、巧克力、香料等濃香緩緩散放,光是嗅聞便已經陶醉,簡直捨不得入口;不得不服氣,這千金之價的頂級名酒,果真不同凡響。



入口後,則出乎意料之外地豐饒滑膩甜美,只有滑入喉中時才繼之揚起一點、其實相較於大多數烈酒來都要顯得更溫雅柔軟的辛辣和勁道。



這著實,太愉悅了吧!——乍然迎向這已然幾近揮霍、極度燦爛的華麗與嫵媚多香的我,一時間,還真有點回不過神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想是事前溝通充分,現場男士們果然個個黑色禮服、白色有褶襯衫、領結、腰封、袖扣,一樣不缺,合而出一種奇妙的隆重氛圍,讓我大開眼界;尤其生平第一次看到另一半和幾位老友如此穿著慎重,也真頗覺新鮮。而也許是衣裝上的光鮮畢挺,也竟覺得大家都跟著舉止彬彬神采奕奕氣度不凡起來……「你不知道,腰封可以遮肚子哩……」當場,不知誰突然這樣說,把我聽得笑彎了腰……



算是一回奇妙難忘的品酒晚宴經驗,特在此記上一筆。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公告欄

新作品。《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