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攤美術館 

路邊攤超好玩,對不?

不必太隆重,不需花大錢,不用關掉大嘴巴,不甩一大堆框框條條與規規矩矩……「自由」就是它的名,「輕鬆」就是它給我們的大樂趣。

看到「美術館」三個字,你就優雅起來、富麗堂皇起來了嗎?

加上「路邊攤」三個字和美術館掛在一起,你就奇怪起來、不可思議起來了嗎?

請繼續看。

餐飲有五星名店,也有路邊攤。

衣著有奢華商場,也有路邊攤。

手藝有精品專櫃,也有路邊攤。

房地產有豪華接待中心,也有路邊攤。

信用卡有漂亮銀行大廳,也有路邊攤。

徵求連署的政治活動,有巍峨高儼的議會殿堂,但是,大部分收集簽名的活動,也都是在路邊擺攤。

所以,美術展覽在優雅與富麗堂皇的建築物裡舉行固然理所當然,但是像路邊攤一樣,在街頭、在地鐵、在廁所、在海邊,在各種各樣的「自由空間」「輕鬆空間」中面對熙來攘往的人群與車船,也不必奇怪起來,不用不可思議起來。



街頭看見美術展

因為遠遠就看到那「施工中」的架子,我沒被這個「突然」從下水道翻出人孔蓋的工人嚇到,可是十足被兩個東西弄笑了:



一是這個「現場」竟然都不是真架子真工人,而是真作品;

二是那根叼在工人嘴裡的香菸——

顯然,這件作品的作者不止一位,除了原作,還不時會有路人甲乙丙丁參一咖,今天給一根香菸,明天簪一朵帽花,後天戴一副眼鏡……(瑞典•斯德哥爾摩)



圓環邊端坐著這尊雕像,無論怎麼人來車往,無論怎麼時光飛逝,它一概視若無睹,動也不動,即使半秒也沒任何改變。



這作品的名字叫做——休息。

休息,真的就要這麼徹底嗎?(瑞典•斯德哥爾摩)



斜光把老人的影子投到地面,再折到牆面。可是奇怪,老人頂上無物,影子何來帽子?還有,一旁的燈杆為何無影?



影子,當然不是光線映照出來,而是畫出來的。

地上牆上畫個影子不成藝術,加了人就行。(瑞典•斯德哥爾摩)





地鐵看見美術展

莫斯科地鐵不是美術館,卻蓋得比許多美術館還富麗堂皇。



時隔多年,走過許多知名畫廊美術館看過許多名畫名雕,但怎麼也忘不了這座令人震撼的美學空間。(俄羅斯•莫斯科)



斯德哥爾摩的地鐵號稱「全球最長的藝廊」。108公里路上的一百多個車站,個個別出心裁、恣意揮灑;牆面要藝術,地面要美學,連天花板都不想平平凡凡。



多少人到此只是「走馬看花」?我不知道,但至少這裡的政府和藝術家們讓我們「走馬有花看」。(瑞典•斯德哥爾摩)



廁所看見美術展

本來只是想來上個小號的,看到大號的門竟然披著林布蘭的名畫。



好奇心起,推門探頭,卻只見馬桶與水箱,無甚出奇。

還好沒有轉身就走,否則就錯過「林布蘭密碼」的好戲。





門表的林布蘭名畫四大細節的解謎,就貼在門裡,要到門板關上,屁股坐下才看得到。

廢物出清、新知迎進之後,神清氣爽走出茅房;欲待洗手,頭一抬,那鏡子竟然被圍在畫框裡。





如廁眾生相,盡數入畫來。(荷蘭,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



海邊看見美術展

日本,四國北邊的瀨戶內海上有一個蕞爾小島,面積只有8平方公里,人口不到4000人,原本是堆放醫療廢棄物的垃圾島,貝樂思企業(Benesse,台灣孩子熟悉的「巧連智」就是他們家的產品)邀來安藤忠雄在這裡蓋了三座現代美術館,然後又號召了海內外一缸子藝術家連續進行了三個藝術造村計畫,現在的它已經成了美學愛好者的朝聖地,藝術氣息無所不在——無論是在村落的街巷之間,或是在山巔與水邊。

直島鄰近四國,四國是佛教真言宗最盛行的地區,真言宗的信徒必須徒步依序參拜88間廟宇。藝術家小澤剛借用這個習俗,用鄰近地區的工業廢棄物作成88尊佛像,擺在離海岸不遠的一個小池塘邊。



ㄊㄚ們究竟是神佛(祂)?是藝術?還是垃圾(它)?

到此參拜,可不可以「1次抵88次」?(日本,直島)



爆破藝術家蔡國強也來直島報到,他從中國搬來太湖石,又從日本弄來溫泉,放在美國製造的浴缸裡,在海岸邊來個「文化大混浴」。喔,差點忘了,「共浴」的應該還有瀨戶內海的風、鹽分,以及樹林間的芬多精吧。



有沒有爆破呢?應該也有吧——在我們的腦袋和心坎裡作「觀與念的爆炸」。(日本,直島)







→相關文章:

樹不止是看的

單車不寂寞

綠葉換紅妝

湖面湖邊,風月無邊

樣樣擺渡通彼岸

旅人劇場

抄級模王

山間水邊 尋找美學新鮮

春耕時節,牛一下

人間無處不飛花

茶色可餐

光很大

閒閒豔陽天

大家愛夏海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