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換紅妝 

問楓和槭如何分辨?植物學家會告訴你許多差異,譬如分類上一個是金縷梅科一個是槭樹科;葉序上一個是互生一個是對生;果序也不一樣,一個是刺球狀的聚合果,另一個是翅果。

但我寧可不去理會這些硬繃繃的冷知識,我喜愛的是騷人墨客那種唏哩呼嚕一概通稱「楓紅」的瀟灑。



老天爺愛用色彩操弄人類的情緒,藍與綠令人興奮,一見到湛藍的天空油綠的樹,騷人們情緒就自然high了起來;而紅與黃呢?如夕陽、如街燈、如深秋的楓紅,墨客們就打心底升起一種依戀。

必須依戀,因為它美麗得太超過。

必須依戀,因為被那太超過的美麗寵壞後,接踵的黑暗與枯寂會讓人窒悶得難以適應!

那種紅,簡直就是一種「出血般的華麗」,很容易讓人忘了理智、遁入迷醉幻境。



紅競艷



爬上牆、鋪滿地,換上一身紅妝,她們要和紅磚競艷、和紅土競艷,和各種紅紅火火的的美麗競艷。(瑞典•倫德)



紅獨秀



憑著一身殷紅,這片台灣掌葉槭即使孤身一個,依舊在包圍的碎枝枯葉中昂首闊步。(台中•武陵農場)



紅了山水



清晨,老天爺幫楓紅們分別化上「薄霧」「暗影」與「燦光」的妝,於是這一如絲綢的舞台上,就有了不一樣的角色、不一樣的韻致。(日本北海道•洞爺湖)



紅了鳥雀



熟透的柿子很紅,熟透的葉子很紅,這大啖美食的鳥兒也很紅──我說的不是牠的顏色,是人氣。(日本東京•六本木)



紅一點



百里之路,從一小步跨起;全面染紅,不知道是不是也從這小小一點擴散?(日本東京•原宿)



紅整片



水庫洩洪是一霎時就放出千軍萬馬的水量,森林「洩紅」呢?應該也是一霎時就亂紅齊發吧!一葉接一葉的改妝,那來得及轟出這一整片的壯觀!(奧地利•布里根茲)



紅一色



「純血派」說,愈是沒有雜染,愈能顯出紅的火烈。(日本•福岡)



紅繽紛



「多元派」說,因為紛黃駭綠,更能突出紅的明艷。(日本東京•井之頭公園)







→相關文章:

樹不止是看的

單車不寂寞

湖面湖邊,風月無邊

樣樣擺渡通彼岸

旅人劇場

抄級模王

路邊攤美術館

山間水邊 尋找美學新鮮

春耕時節,牛一下

人間無處不飛花

茶色可餐

光很大

閒閒豔陽天

大家愛夏海



公告欄
★ 【新書】 新作《日日物事》正式推出!



好消息!十一月,秋涼氣爽時節,新書《日日物事》,終於在此正式和大夥兒見面了!即日起於網路與實體書店陸續上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捧場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