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蘇格蘭酒鄉 • 旅中隨帖(上)



疫後,從十一月到五月,出國已累積整整四趟。原本以為正是所謂的「報復性旅遊」,然一查過往旅記相簿才發現,以頻率言,其實並未超過疫前——頓然醒悟,工作與生活方式使然,對我來說,四方迢迢不停走踏,才是真正習慣日常。

所不同者,國門不出近三年,再次上路,出乎牽念繫戀,自然而然所踏足都是相思之地、偏愛之旅:京都町家宿溫泉賞雪行熱帶島嶼遊……然後,在我的長年旅歷裡始終佔有一定比例的酒鄉旅的邀約,也隨而因緣際會來到。

目的地是威士忌之土蘇格蘭,是自2018年五月的Speyside與奧克尼島之行後,暌違五年之訪;在Beam Suntory集團的安排下,從高地、低地到艾雷島,共走訪Ardmore、Glen Garioch、Auchentoshan、Laphroaig與Bowmore等五家蒸餾廠。

各家形貌風格各異,然有志一同是,在威士忌風潮全球狂襲多年,新技法、新設備、新思維大步前躍百花齊放此際,卻皆展現出回望過去、連結回溯護守既往的強大意圖和努力,深深觸動我心。

酒廠酒鄉之外,因交通接駁緣故,行程前後分別在倫敦愛丁堡停留,久別五年與十三年的城市,閒步食飲其間,新邂逅與舊回憶相交織,懷念陶醉不已。

尤為驚艷還有天氣之好:大有別於一般對蘇格蘭的既定印象以及過往所歷,更一反我近年從海外國內、每出遊必連綿陰雨不停的詭譎運氣,大部分時間皆一片晴陽朗亮、天天天藍。

照得春日此季繽紛盛放芳花:金雀花、油菜花與成片成林粉紅粉白櫻樹,以及茵茵綠野碧原、島灣峽海波光更加倍妍豔,為我的蘇格蘭記憶添上燦爛難忘的一筆。

而一如慣例,旅程中旅程後,也常趁空在臉書Instagram微博等處分享旅中聞見感發。遂如以往,全數集結整理於此,一方面作為永久記錄,同時也和網站這兒的大家分享:


05月01日




● 長途飛行。

是的,明明彷彿還沉醉在前段旅程的餘緒裡,因緣際會,此刻,疫後第四度踏出國門,我又再一次步上行途,往異地而去。

睽違整五年威士忌採訪旅行、也是相隔近五年的長途飛行。然而,是生疏還是年紀?曾經無比熟習的、這三萬五千英呎高空中長達十數小時的漫漫光陰,竟覺有些輾轉反側、難能將息。

慢騰騰喝了酒吃了飯、慢騰騰看了部電影、讀了點書、睡了會覺,然後,終是按捺不住,拿起手機連上線,發了這則絮叨……

——話說,以往貴翻天的機上WiFi,這回卻能免費兌換,就這麼一路通暢,網上來去如常……於是又忍不住(有點欠揍地)想,是因此容易消磨了時光,還是少了難得能夠世事人事隔絕相忘的悠然一晌?

總之,久違了的倫敦與蘇格蘭我來了!等與你相見。

 

05月02日





● 抵達倫敦。晚餐&早餐。

前往蘇格蘭前短短落腳,所下榻機場旁商務旅館附設餐廳簡單用餐:

晚餐,發現菜單上除了沙拉濃湯牛排肋排漢堡炸魚薯條外竟還穿插了幾道亞洲料理,便點了來嚐;印度奶油雞與叻沙意外都做得有模有樣,不愧由來自曾經歷史上關連緊密國度的料理,熱騰騰辛辣勁香,長途飛行疲憊剎那抒解不少。

Buffet早餐則典型英式早餐菜色齊全,再來一大杯濃釅釅、一點不需特別叮囑「紅茶沖濃一點」的奶茶,剎那由衷萌生「果然此刻身在此」的喟嘆。

然後,旅程且就此展開了。






● 倫敦。The Lanesborough Hotel,午茶時光。

抵達倫敦後才知,首日不排行程,午晚餐外全數自由活動。

意外得了這全無預期沒有計畫閒散一日,遂也樂得放諸自在,隨興市區街道巷弄散散步、熟悉紅茶店補了存貨,午餐後,見還有好幾小時空檔……

「有什麼倫敦觀光客必體驗、但我們卻敬謝不敏的活動?」一時興起,我如是提問。

那麼,且就來頓頂級飯店之三層塔豪華下午茶吧!

是二十年前初訪之際曾經一試、後來因覺以飲茶言實在太多太複雜太豐盛太飽而不肯再嚐的宴饗,尋思一回,想起曾聽聞The Lanesborough Hotel的下午茶口碑甚好,上網一查竟還馬上訂到座位,當下馬上前往。

結果是一回超乎預期之享。高敞朗亮、典麗華美空間氣氛絕佳,服務細緻大氣;最重要是從食到飲均可圈可點,打破過往總認為此類下午茶餐點只是看著澎湃、實則多半寡味平凡的既定印象。

尤愛甜點,有別於一般多以水果塔小蛋糕挑大樑,是法式創作甜點級表現,花果堅果焦糖酥皮脆餅綿糕慕斯巧克力等元素層次交織,道道美味。

搭配的自有品牌午後茶也調得好,茶氣果香花韻明亮悠揚;興致一來,另加碼的接骨木茉莉菊花調酒也清香馥郁好好喝,更加陶然。

倫敦短短一日盤桓,接下來,就是為期一週的緊湊充實蘇格蘭威士忌酒鄉採訪旅了!

 

05月03日





● 古風。蘇格蘭高地.Ardmore威士忌蒸餾廠。

蘇格蘭酒鄉旅第一家酒廠,是此行頗期待,雖不算知名、但每嚐留下好感的Ardmore。據說這兒幾乎不接待訪客、一年只不到兩次開放,此番難得能夠登門,著實幸運。

但截然對比於這神秘姿態,酒廠之宏大一點不輸大廠,光一進門見各種製酒設備規格數量之碩之豐(連排麥芽儲存槽、14座發酵槽、8支蒸餾器!),便讓人大呼意外。

原來此廠大部分產出都供與赫赫有名Teacher's調和威士忌之用,是構成其風味的核心存在,只少數流入市面。所產威士忌分兩類,非泥煤款稱Ardlair、高地泥煤款則以Ardmore之名裝瓶銷售。

規模恢弘,但迷人是處處可見的悠悠古風:高地麥芽,距此僅20~30公里處在地泥煤開採,此刻已然少見的鑄鐵+銅質糖化槽,木質發酵槽,2000年以前甚至還採直火蒸餾……現場,一座座直火加熱爐槽都刻意保存了下來,好令人懷念景象。

壓軸的酒窖桶邊試飲:首先是2007年入桶、酒齡16年,依次於波本Quarter桶、波本桶、Puncheon桶熟成的原酒;泥煤極淡雅,幾乎不見燻氣,只微微悠揚著一絲細緻的煙硝或打火石芬芳,蜂蜜、太妃、麥芽與些許堅實明亮的皮革堅果氣息,醇美中見個性。

然後,是1978年入桶、45年(!)酒齡,波本一次桶熟成原酒。悠久歲月陳釀,頗驚奇是還仍十分活潑明亮,清澈優雅、複雜有力,糖漬鳳梨、洋槐花蜜、花生糖、乾燥羅勒、堅果等香氣紛呈,泥煤感則只在尾韻處如風拂般細細揚起,迷人之作,沉醉無比。





● 古法。蘇格蘭高地.Glen Garioch 威士忌蒸餾廠。

此趟蘇格蘭酒鄉旅第二家酒廠。有趣的是,比起前家Ardmore來,這兒實在迷你:小小巧巧園區、小小巧巧建築、只一組兩支蒸餾器,然頗驚奇是,走進小小巧巧廠房,迎面而來,竟是一座此刻已然罕見的地板發麥場……

——是的,和蘇格蘭在威士忌產業不振時期的許多酒廠命運一樣,此處於九〇年代也曾一度關廠,但在Beam Suntory集團接手後,一意追溯過往,種種古早製酒傳統、技藝一一拾回:

恢復本已於1993年中止的自力發麥、自力烘麥是其一,同樣已然稀少、其餘酒廠早紛紛宣告放棄的直火蒸餾是其一,配合林恩臂往下急斜的蒸餾器,醞釀出醇厚且充滿個性與油脂感的酒體,入桶陳釀後,形成Glen Garioch典型的濃腴豐潤丰姿,這也是溯古追古、與古連結之香之味嗎?捧杯細品,再三玩味。 採訪旅了!

 

05月04日





●綠野,碧原,櫻,油菜花與金雀花……

蘇格蘭,此刻春爛漫。






● 細工。蘇格蘭低地.Auchentoshan蒸餾廠。

說也奇妙,回顧過往,似乎最常是在芳春時節來到蘇格蘭,於是,碧草茵茵廣漠平野上,一叢又一叢遍開的豔黃金雀花,成為我記憶最深刻的酒鄉景象;這回運氣更好,連櫻花滿開都巧巧碰上,粉紅柔白一樹樹連排,美得讓人頻頻駐足痴看。

而這日,出了格拉斯哥城,一路沿著花道,穿過門前盛大怒放的櫻林,我們來到此行重點之一、低地區的Auchentoshan。

一如先前此行所訪之感,在這單一麥芽威士忌狂潮席捲成顯學年代,酒廠們的紛紛追古與回望裡,這兒,一意堅持保留下的是,在蘇格蘭已如鳳毛麟角的全程三次蒸餾法。

走入蒸餾室,終於一睹這酒界赫赫有名的三支蒸餾器:凹凸有致脖頸、水平林恩臂,33000公升72小時發酵、酒精度8 %的酒液,歷經三道蒸餾,次第從18%、54%、81%,一路重重細膩昇華淬煉成只3381公升、比尋常二次蒸餾更精粹澄澈雅淨的新酒。

這般澄淨之酒,以近年所嚐Auchentoshan心得,提供了足夠的涵納與空間,讓酒廠越趨紛呈的各種橡木桶特性得以鮮明盡致表現;以當日桶邊試飲所品,2014 年初次雪莉桶陳原酒,9年歲齡,卻是香草、太妃糖、李乾、葡萄乾、熱帶果乾與各種乾燥香草料芬芳綻放,豐冽醇郁,飽滿奔放。

 

05月05日





● 蘇格蘭.艾雷島。晴有時,陰有時,霧有時,風有時,雨有時。

一別十三年,終於再會,這一日四季、轉瞬冬春的北國威士忌島嶼,這波岸礁岩嶙峋的海灣,這廣漠遼曠的蒼陵與荒野與泥煤原,這灣畔原間或孤立或成群的白屋與白羊們,還有這隨雲聚雲開倏忽而變的刺骨之寒與溫煦之暖……



 

→ 重回蘇格蘭酒鄉 • 旅中隨帖(下)

 

相關相簿

2023.05 倫敦一日遊
2023.05 愛丁堡(上)
2023.05 愛丁堡(下)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