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日記-Day5:20秒的夜空迷幻 

November 16, 2010 Northern Lights & Starry Sky

之一、



在阿拉斯加的第五天,所有人都累垮了。

上午趁著天候不錯,和朋友開車到機場的租車中心辦理續租,並且申請增加一位駕駛許可。馳騁在快速公路上,陽光露臉,車輛行人皆少見影跡,沈穩僻靜的城市氛圍,猶如仍在熟睡一般。車行過處,地面揚起一陣低空旋繞的雪霧,宛如睡夢中酣甜抒發的鼻息,在心中久久盤桓不去。

在美國租車本身的費用不貴,貴的是附加的保險(如車體險、駕駛責任險、乘客意外險…),特別是每位會握到方向盤的駕駛都強制必須投保駕駛責任險,採每日累計,一天大約是10多元美金,全部費用零零總總相加,即便最基本的車種和費率也要將近美金一百七八十元。



其實原先尚抱持著一絲僥倖心態,本想即便私下換人開車,只要小心點不發生事故反正神不知鬼不覺,而且我們人人都有國際駕照,理當可以省下這筆不算小錢的非必要開支。但在美國喝過洋墨水的友人非常堅持要當駕駛就必須有完整的保險,因為人在異國路況不熟,尤其是地面冰凍濕滑的雪地,凡事輕忽不得;又如果發生什麼萬一,駕駛沒保險在美國很可能吃上嚴重官司,因此讓自己心安的錢萬千省不得。想想的確如此,出外旅行不求別的,只盼諸事順遂平安,因小失大是最不聰慧的旅行方式,這種得過且過的小投機心理還是趁早揚棄的好。



回到旅館,所有人回床昏睡到黃昏,再次睜開眼時,天色已是完全陷入黑幕了。五天來連日抵禦寒冷、以及四處奔走的疲累,彷彿此刻才一口氣湧現出來。只覺睡了一場好長好長的覺,自四肢指尖滲出絲絲縷縷的倦怠與寒意,然後又在睡夢間隱約感到體內似乎有某些東西很緩慢地、一點一滴地被修復著。醒來後很想吃點溫暖的什麼,卻又沒有太好食慾,半仰臥地靜靜靠在客廳的軟沙發上,看著窗外的雪被暈黃路燈映照著一段段光影起伏,腦中沒有想法,就只是這樣,輕輕的、默默的,很純粹的、流浪者一般的,看著這片彷彿漸漸開始熟悉、卻依然時常感覺極度陌生的阿拉斯加大陸。

之二、



昨晚在野牛牧場等待了三個小時仍未見極光,所以今夜決定轉戰至近郊山上的極光小屋(Aurora Borealis Lodge)碰碰運氣。

極光小屋是一間日本人開的民宿,提供住宿之餘,也有半夜觀賞極光的行程,從費爾班克斯市中心前往,車程大約45分鐘至一小時,是大部分日本觀光團必定造訪的知名極光觀測點。

其實極光小屋的地址並不難找,但我們的GPS不知哪個筋不對勁,一直引導我們從這個山頭開到另一個山頭遲遲繞不出來,最後竟然在山上迷路了!一車子人只得在沒有任何房舍和燈火、人影絕跡的荒涼山中摸著漆黑慢慢行進。經過個把小時後,好不容易終於找到極光小屋,太興奮之下沒注意到剛下過雪的地面十分鬆軟,一不小心,竟又把車輪給陷進去了!怎知,慘況不只如此,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更悲涼情事是──該死,極光小屋沒開!!

在山上迷路、車陷在雪地裡、而那唯一希望的極光小屋,因為我們疏忽了要事先預約所以沒有開放,還能有什麼事比現在這個狀況更淒涼了的呢?但總不能繼續耗在這個烏漆嘛黑的山頂等著被凍死變人棍吧?總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做點什麼事才行!幸好車子拋錨的位置就在一座民房門前,門口正好擺放有一根雪鏟,我們「借」了這把雪鏟使勁力氣挖呀挖地,車身卻硬是越來越往雪堆深處陷入,而且一吋吋地慢慢向山崖邊逼近……。

就在我們即將束手無策之際,一位大嬸從屋裡提著木棍、帶了一條汪汪狂吠的大狗走出門來,大聲喝令這是私人土地,你們這些陌生人在幹些什麼好事?!我們連忙解釋是車輪卡住動彈不得了,大嬸看了看情況,發揮善心鑽進駕駛座左右調整方向盤位置,發動引擎使了些巧勁,左挪右移利索地就將車子從雪堆中退了出來。

經過以上種種糗事,不知怎地我們現在只覺好笑,這下可好,大老遠從台灣遠征阿拉斯加偏生遇上暴風雪,又在山裡迷路、車陷雪堆、食物油膩冰冷、聖誕老人之家像極了收容所、糜鹿長得又一點也不可愛……,萬一連唯一值得說嘴的極光都沒看見,回去之後大概會一輩子受盡嘲笑翻不了身吧!

但旅行的本質就是如此,就是因為有這麼多無法預料的不確定性存在,才會致命地吸引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背起行囊,前往未知的環境探險,前仆後繼地。一整夜下來,我們感到精疲力竭累壞了,將車停在極光小屋山腰旁的路邊空地,下車冷卻一下過度燥熱的情緒。由山上往城區看的夜色很美,費爾班克斯上空籠罩著薄薄霓紅光暈,忽橘忽綠節奏性地閃爍律動著。忽抬頭,漫天星辰圍繞在圓潤明亮的月色旁,釋放細小卻強勁的繁繁星光,才發現,原來今天是滿月。



子夜1點,我還站在車外感受夜色靜好,正當其他人就要準備打道回旅館時,不經意地,遙遠的北方天空中出現了一道微弱卻明顯的乳白色帶狀光弧,由遠而近,由淡變濃。我趕緊拍打車窗,指著天空驚訝地說不出話來,而所有人忘情尖叫!

極光出現了!

一秒、兩秒、三秒過去,我相信每個人心中所想的,都是希望能夠再出現那麼一點鮮豔的綠、濃烈的紅、或是耀眼的藍,在天幕中奔放展現華麗的舞姿,只是這道微弱的光帶最後僅停留在牛奶糖般的淺淺乳色,轉瞬之間,便色澤淡逝自夜空中悄聲離去了。

四個小時的摒息等待,只換得短暫20秒的夜空迷幻,每個人的目光眨也不敢眨一下,深怕一閉眼,再睜開就會後悔一輩子。

那是極光嗎?其實我們都無法肯定。

為什麼它不願意再多停留個一分鐘兩分鐘,讓我們來得及說出內心的祈願?也沒有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在這個當下、這個瞬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每個人心中有一部份的心願和空缺,被深深滿足了。沒有看見極光跳舞,或許將會令我惋惜好長一段歲月,但我會將這個遺憾留在阿拉斯加,我終將回來!

而這個美好難忘的夜晚,也將永遠永遠留存在我的記憶裡。







待續……















→相關文章:

阿拉斯加日記-後話

阿拉斯加日記-Day8:最後一日,海濱小鎮

阿拉斯加日記-Day7:美國戲院初體驗 

阿拉斯加日記-Day6:珍娜溫泉極地泡湯 

阿拉斯加日記-Day4:聖誕老人之家

阿拉斯加日記-Day3:極光之城,費爾班克斯

阿拉斯加日記-Day2:北極特快車

阿拉斯加日記-Day1:抵達安克拉治

阿拉斯加日記-前言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