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美麗新世界(上)

《Yilan美食生活玩家》
 

撰文 :陳匡民

如果說跨國企業的增生弱化了原本讓世界不同的各地域差異,網路的發達又更進一步促使世界愈趨平坦;那麼一九七六年的巴黎品酒會,就是葡萄酒新舊世界藩籬開始被打破的分水嶺。

巴黎品酒會之後,酒莊之間的跨國合作、全球投資開始逐漸成為常態,過去隔開新舊世界的種植與釀製技術差異,也因為密切交流而被逐漸弭平。至此,一個無國界的葡萄酒美麗新世界,於焉到來。

葡萄酒世界裡如果也有保存史前生物的侏儸紀公園,那麼所謂的「新世界葡萄酒」,應該就是只有在侏儸紀公園裡才能找得到的古代文物。

覺得我的說法太誇張?按照一般既定印象,「新世界」指的,不是在十九、二十世紀才因為移民引進葡萄酒生產和釀製習慣,並且多半是在上個世紀才開始逐漸發展葡萄酒文化的那些包括美國、澳洲、智利、阿根廷等地在內的新興葡萄酒生產國嗎?相對於「舊世界」的法國、義大利、德國、西班牙等等在釀酒方面有更悠久傳統和歷史的葡萄酒產地,新世界葡萄酒難道不是更充滿嶄新的思想、全新的科技,以截然不同的創新概念來滿足所有的新興市場需求嗎?

Thomas L. Friedman在全球商業世界引起廣泛討論的著作《The World Is Flat》雖然在二○○五年才推出,但倘若葡萄酒也在過去經歷過幾個全球化的偉大年代,那麼最近一次的「全球化2.0版本」(套用他的說法),應該是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尤其以一九七六年的巴黎品酒會為起點,至今仍方興未艾的葡萄酒無國界時代。

巴黎品酒會 打破新舊世界藩籬

發生於一九七六年五月的巴黎品酒會,雖然是沒沒無聞地開始,但是在品酒會之後,葡萄酒世界卻因此而有了空前的轉變。顛覆全球葡萄酒世界的品酒會,當年是由一位在巴黎經營葡萄酒專賣店的英國人,Steven Spurrier所發起。因緣際會接觸到一些當時還鮮為人知的加州葡萄酒的他,一方面想要尋找適當的機會來介紹這些酒,另一方面也為了提高自己店鋪的知名度,他於是決定以慶祝美國建國兩百週年為由,舉辦了一場讓加州和法國葡萄酒同台較勁的盲目品酒會(Blind Tasting,評審必須在看不到酒瓶的情況下就酒論酒的品酒會形式)。

事實上,當時連Spurrier本人都沒料到,一個無心之舉竟然會成為改變歷史的大事件;在完全沒想過美國酒有可能贏過法國酒的情況下,他分別挑選了一些布根地最有名的白酒(包括Batard Montrachet、Puligny Montrachet等)、波爾多最頂尖的紅酒(如Chateau Mouton、Chateau Haut-Brion等),並且邀請當時在法國葡萄酒界和餐飲界最權威的一些專業人士,共同參加這場肯定是由法國勝出的法美葡萄酒友誼賽。

誰知道九位清一色法國籍的專家,竟然在品嘗完白酒之後,就遭到Spurrier一反常例地好心「提醒」,因為意見並未被列入評審團的Spurrier當時已經發現,在已經結束的白酒部分,排名第一的竟然是一款加州白葡萄酒。誰知道Spurrier的「提醒」似乎並沒有發揮太大的功效;愈發「警惕」的評審團員們,接著對自己心目中認為是法國酒的酒款大加讚揚,說它們如何具有優雅的質地和飽滿的水果風味,對那些他們認定是加州酒的,則是毫不留情地批判它們是如何缺乏結構、乏善可陳。

當天Spurrier原本還邀請了許多媒體記者,但最終到場的只有一位,當時擔任《美國時代雜誌》特派員的George M. Taber。就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似的,George M. Taber的一篇報導讓美國酒在盲目品飲中大勝法國酒的消息散播到世界各地。這不僅讓技壓群雄,分別在紅、白酒奪冠的Stag’s Leap Wine Cellars紅酒和Chateau Montelena的白酒從此聲名大噪;新世界默默無聞、才剛開始牙牙學語的小酒廠竟然能打敗歷史悠久、地位崇高至極的法國名酒的這個事實,也像一劑強心針,激勵了所有已經在「新世界」從事葡萄酒業的相關人員,同時吸引更多人信心滿滿地前仆後繼投入。

酒莊跨國合作 釀酒技術交流

雖然在巴黎品酒會之前,新世界已經有不少想要釀出品質可以媲美舊世界經典酒款的嘗試(比方澳洲的Grange),但是葡萄酒世界幾乎還找不到所謂的合資企業。一九七八年,分屬新舊世界的兩大酒廠Robert Mondavi和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決定,要在加州共同成立新酒廠來合作釀製波爾多型態的頂級酒。

新的酒廠所使用的,將會是原本屬於Mondavi旗下的加州Napa最頂尖葡萄園,在釀酒的技術部分,則是有來自波爾多的Mouton釀酒師,帶來整套經過歷史考驗的Mouton作法。一九八○年正式對外宣布的這項新、舊世界兩大代表酒廠的合作,不僅為其他躍躍欲試的同業立下典範;甫推出就創下天價的酒款價格,更是讓所有對冒險還存有疑慮的酒廠,不確定的情緒因此一掃而空。

事實上,七○年代的美國葡萄酒市場,其實是受到巴黎品酒會的結果影響而大受激勵。對許多舊世界的知名酒廠而言,新興市場的蓬勃發展,使得過去疏於往來的新、舊大陸葡萄酒產業,因此而產生許多前所未有的密切交流。新世界的從業者,莫不以前往波爾多、布根地等法國著名產區朝聖為目標,在此同時,舊世界擁有淵源家學的釀酒家族新一代傳人,則是紛紛前往新世界取經,在當地學習最新的釀酒科技。

單單在美國,巴黎品酒會之後就陸續有法國香檳區的Moet & Chandon率先進駐加州成立Domaine Chandon酒廠;及至八○年代,另一家香檳酒廠Taittinger也和當地夥伴合資成立Domaine Carneros,同樣致力於氣泡酒的生產。布根地名莊Joseph Drouhin接著在奧勒岡州成立Domaine Drouhin Oregon,將布根地所使用的葡萄樹種帶到美國;隆河的名廠Chateau Beaucastel則是在加州適合生產隆河品種的地區成立Tablas Creek酒廠。就在酒莊之間的跨國合作、全球投資開始逐漸成為常態之後,過去隔開新舊世界的許多在葡萄種植和釀製技術上的差異,也因為密切的交流而被逐漸弭平。



閱讀下期:葡萄酒美麗新世界(下)



原文出處:《Priority Life》雜誌 第01期


公告欄
★ 【新書】 新作《日日物事》正式推出!



好消息!十一月,秋涼氣爽時節,新書《日日物事》,終於在此正式和大夥兒見面了!即日起於網路與實體書店陸續上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捧場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