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莉桶陳威士忌新風貌



揮別2020,又是回顧此年種種的時刻。動盪的一年,曾經習以為常的、這世界的秩序和運轉幾乎崩解,餐飲界也不例外。但在台灣,因疫情控制得宜,遂而熬過初始幾月的沈潛後,不僅隨即復歸如常,甚至熱絡遠勝以往。

威士忌領域亦然,年中以來,相關品酒活動一片暢旺,新酒款領先全球紛紛而出,頗多還是全球獨家台灣限定版,並屢屢掀起搶購熱潮。唯一差別只有,曾經絡繹於途,自蘇格蘭等各地酒鄉親身飛來演示交流的製酒師、調酒師、品牌大使全數動彈不得,只得轉為視訊進行,其餘頻繁熱鬧依然。

一片榮景中,檢點此中流風趨勢,顯而易見是,從數年前一路延燒的雪莉桶陳威士忌風潮仍舊持續;兵家必爭,不但新上市酒品從普飲款到限量款都以之為標榜,即連原本非為雪莉桶風格的品牌與蒸餾廠也難能堅持本來路線,在台灣分公司或代理商的強烈要求下,一個個從原本的審慎觀望態度轉而加入戰局。

漸漸形成一種彷彿只要高舉雪莉桶之名、台灣消費者便買單的氣氛──對此雖然圈內多有存疑,畢竟看歷年數字,買氣名列前茅的威士忌其實多半非為雪莉桶陳;但普遍締造的銷售佳績,卻也讓人不得不啞口服氣。

早前,此風崛起之初,我曾寫作〈台灣人愛雪莉?〉一文列舉、剖析台灣飲者對雪莉桶另眼相看原因:一般多認為是味道濃厚顏色好看、從視覺到口感都討巧……坦白說,此點不獨台灣,即連專家評審執牛耳的國際競賽,常常也是味濃色深酒款較佔便宜。



我則認為另一可能應在於,出乎台灣飲食習慣,有別於西方的多半小酌純飲,偏好在餐桌、特別聚餐宴席上和菜餚佐搭;雪莉桶陳威士忌因味香質地飽滿,能與各種菜色和合交融,遂而備受喜愛。──這點,從近年此類威士忌上市,往往都會伴隨提出佐餐提案或論述,或可見一斑。

而我雖也常以雪莉桶陳威士忌搭餐,但在品飲上,一方面因本身也是茶之飲者,對清新雅逸之味更有偏好;出乎資深威士忌愛好者立場,也期盼能夠多元多樣百花齊放,而非偏向一隅一端,遂對近年風向不免有些五味雜陳、多所感發

好在可喜是,紅火至今,這雪莉桶陳威士忌狂潮似乎開始出現進化:

首先是,曾經人人叫好的「重雪莉」之風淡了,熟成與調配思維的改變,酒色不再一逕黝深如墨,酒味不再一任濃沉如黑巧克力與黑色蜜餞,辛辣木質與單寧少了,開始有了更活潑明亮的新鮮水果、熱帶果乾、蜂蜜、麥芽、堅果、新鮮香草料甚至花的芬芳,個別個性也終於開始走向紛呈多端。



此之外,頗耐玩味是,因應台灣威士忌愛好者獨樹一幟、對於深入知識與更精微味香的追求,雪莉桶類型也成為另一被高舉的符碼──跳脫以往最主流普及的Oloroso雪莉桶、風味甜濃討好的Pedro Ximenez(簡稱「PX」)桶,近一年多來,不同雪莉酒類別大舉加入行列:

輕快的Fino和Manzanilla、相對堅實的Amontillado、甜如蜜的cream,即連曾一度被雪莉酒界視為神祕難測、只能隨天緣遇合產出的珍稀Palo Cortado都一一躍上威士忌酒單;且還不僅止於限量或單桶酒款,甚至進一步往一般普飲款邁進,大大豐富了雪莉桶陳威士忌的面向。

遂忍不住和葡萄酒圈朋友打趣:隨時代輪替,已然走向沒落的雪莉酒,好在有威士忌產業加持,靠著提供潤桶服務,還能多少苦撐;而今,隨各類型酒桶的抬頭,原本繁複難解的雪莉酒分類,竟也漸漸為酒迷們所關注、熟知、琅琅上口;至於能否吸引一部分消費者跨界而來,且就觀察期待。


 
公告欄
★ 【新書】《家的模樣》簡體版改版換新裝!



《家的模樣》簡體版發行屆滿五年,此刻堂堂改版、以全新風貌再次上架。通行台灣的正體版則原樣持續熱賣中,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繼續支持喔!

★ 【新書】 新作《日日物事》正式推出!



好消息!年度新書《日日物事》,終於正式和大夥兒見面了!即日起於網路與實體書店陸續上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捧場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