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碟小皿樂趣多



很喜歡日本一種食器的命名:「豆皿」。日本愛以「豆」形容小,如稱小常識為「豆知識」,豆皿,則顧名思義,小碟小皿是也;但以「豆」為名,似乎更多了些靈動小巧氣息,惹人多生幾分憐愛。

據說此刻日本器物界,豆皿極受歡迎;一說是形制迷你,故即使名窯名家之作也能輕鬆擁有;二來現代都會生活,單身或兩人家庭漸多,加之新一代飲食方式與喜好也漸趨少而多樣,促使原本用以盛裝醬料的豆皿漸漸轉為菜皿,一時大行其道。

說來湊巧是,長年來在我家,小碟小皿也同樣較少當醬料醬油碟、反是裝盛菜餚與點心為多。

其實從小,醬油碟原是台南家中餐桌必備之器。府城家常庶民料理,白灼白切菜色頗多,沾配醬料必不可少;且醬油和醬油膏習慣以糖調味,香甜甘潤非常討喜,許多人自小嗜食醬油膏:「欸,是吃醬油膏配肉、還是肉沾醬油膏啊?」──每常見誰一片肉抹盡一碟醬,引來舉桌打趣訕笑。

遂而幾乎日日餐餐桌上總有一二醬油碟,若白灼菜當主角,甚至一人一碟不用爭搶。

但素愛清淡原味如我,這幾碟醬油卻是少碰的,至多頭一兩筷試個味道,接著便不知不覺忘了它的存在;後來北上定居,全隨己意打理三餐,就更用不上額外醬料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對小碟小皿就此失了興趣,更不曾因此在自家餐桌上絕跡,反是很快便發現,盛裝醬料固然不常派上用場,但對付小份量料理點心卻是剛剛恰好。

比方宵夜小酌時刻,一小塊糕點、兩三片餅乾、幾枚巧克力、一撮堅果,小小一皿,美味無負擔。

最重頭戲則是一兩周就會吃上一回的清粥小菜,最喜歡以多樣醬菜漬物配搭──這會兒,就不能光靠正常尺寸圓盤方盤撐場面了,反該各色小盤小皿出頭擔綱:巴掌大的盛醬瓜、筍乾、肉鬆、蘿蔔乾,小小不到五六公分直徑的則歸鹹度高、淺嘗即止的豆腐乳、蔭瓜、梅干。

而有趣是,雖愛「豆皿」之名,但手邊這些小盤小皿,日本血統占比卻未如其它類別餐具來得高,出身台灣、東南亞各地也不少。特別小尺寸者,許多都非最常見的平碟,私心更偏愛深碟……其中有幾枚甚至原本其實是功夫茶杯,看著形狀開敞平闊,乾脆移作豆皿,果然更上手合用。

原因在於,如豆腐乳、蔭瓜、梅干等,都需以筷子剪夾取食,有略具弧度的碟緣屏擋,相對好施力得多,即使筷功笨拙、也不怕失手將菜餚推落桌面。當然,回歸醬料碟功能,深碟也比淺平碟踏實穩當得多。

於是,一桌子有圓有方有高有低深深淺淺熱熱鬧鬧,碟皿雖小,依然豐盛富饒。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