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柬之旅 之七:泰緬寮邊界,金三角 

Jan/21/2008  CNX→金三角  和Phoenix在跳動的石子路上狂奔

不論是在曼谷或清邁,我常被誤認為是日本人。或許是因為一頭染呈銀灰的髮色已經褪成閃亮亮金髮的緣故。聽說日本人特別愛染金髮,因此當我獨自走在街上,時不時就會有人拋來一句「こんにちは」。

被誤認的時候,平常不曉得跑到哪去的愛國心會很奇妙地湧然而生,這時候我都會向對方微笑,然後堅定而禮貌地說我來自台灣。

不過相較於同樣都是黃皮膚的我只是被誤會國籍,除此之外並無其他太大困擾,來自西方國家的白人受到的待遇可就吃虧不少。

比方說,我在清邁的夜市買一件長褲時跟店家議價,一條開價350元的褲子最後以200元成交,這時老闆表情鬼鬼的緊盯著我隔壁的白人,然後跟我眨眨眼,悄聲叮嚀說,「Just for you. Don't talk!」,真不曉得他打算在這位可憐的外國肥羊身上狠敲多少錢?

有人說可愛的泰國人不太懂得做生意,無欲無求只希望日子能夠溫飽就好,殊不知他們發起狠來,可也是非常精明的呢!





【泰緬邊界】



在民宿裡看到許多套裝的旅遊行程,其中有一項是金三角,我在出國前也曾經想將曾是亞洲毒梟大本營的金三角排進行程裡,但是找資料時發現離清邁很遠,沒有交通工具的情況下只好放棄。沒想到在這裡竟然有便宜的套裝行程,反正閒來無事,索性就報名參加了。

上午八點,清邁當地的旅行社派了一台九人坐的小巴士來接人,車上除了一位司機、一位英文導覽,其餘有兩位來自澳洲的夫妻檔、一名英國人,以及兩位住在美國紐約的華僑。

從清邁前往北方的金三角,得花費將近五個小時的車程,全程時速都維持在100公里左右,仔細算算其實距離相當遠。車子大約開了半個小時,離開清邁進入山區後,路況變得很糟,沿路斷斷續續地出現未鋪柏油的石子路面,小巴一路蹦蹦跳跳,震得心情有點煩躁。

我們先在一處天然溫泉地停留吃過早餐,溫泉池的樣貌有點像從前台北北投的地熱谷,遊客可以花幾塊錢買幾枚雞蛋,放在籃子裡吊入用磚頭砌起來的水井中,不用幾分鐘時間,蛋就熟透了。

緊鄰著溫泉便是一條小河,冰冷刺骨的河水流過熱泉,在交會處形成許許多多小小的漩渦,再往下游奔流而去。這兒除了店家之外,其餘都是觀光客,飲料櫃裡賣的是可口可樂和汽水,即使是寧靜淳樸的泰國小鎮,也全球化的浪潮之下,也不得不低頭。



大約中午左右,抵達了泰國最北方的國界,這裡一眼望去最巨大的建築物便是海關,步行通過這道關卡,對面就進入緬甸的國境了。

緬甸國旗與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十分相似,旗海飄揚,不仔細看真會誤以為怎麼又回到家了?

生長在海島國家的我們,無論想去哪個國家,都有浩瀚的藍色大海從中阻隔,對於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距離,從來不曾如此面對面地接近。我在寫有「The Northern Most of Thailand」的金色匾額下駐足許久,看著眼前伸手可及的緬甸,突然有些感動了起來。





【金三角】



所謂「金三角」,指的是沿著湄公河,泰、緬、寮三國交界的三角地帶。在過去一個世紀裡,金三角曾是亞洲最大的罌粟種植地,毒販將罌素提煉純化製成鴉片、海洛英,運銷至世界各地;20世紀60年代,金三角已經成為全世界最主要的製毒工廠之一。

金三角最有名的大毒梟莫過於「毒王」-昆沙(Khun Sa),他組織了私人武裝軍隊,以強大武力捍衛毒品的生產與運送,鞏固私人王國。全盛時期,金三角控制了全球海洛英產量的70%,數量之龐大,令人咋舌。

我在湄公河邊的鴉片博物館讀著金三角過去的歷史,在泰緬政府共同掃蕩之下,毒品退出了湄公河沿岸地帶,轉而隱身於深山的少數民族部落之中。

如今的金三角,只能見到一條兩岸覆蓋著漫漫黃沙的大河,站在泰國境內往前看去,過了河另一端就是寮國;遠方連綿不絕的灰色山峰,則是緬甸。

話說雖然各國政府致力於掃毒有成,但是培植罌粟在當地早已是根深蒂固的傳統農業。走在金三角,隨處可見罪惡之花的圖紋象徵,搭小快艇渡河到了寮國的市集,更有攤販在攤位上大剌剌地擺著的,就是新鮮的罌粟花、以及乾燥罌粟子。讓人不敢想像在深山野嶺中,還有多麼大量如此冶艷的花朵將被製成墮落的毒藥?多少毒品活動仍在地下悄悄進行著?

鴉片博物館裡陳設了非常豐富、與鴉片有關的歷史傳說和器具,還有一尊仿真人大小、正在吸食鴉片的人像模型。人像的表情製作得太過維妙維肖,一臉吸毒過量瘦骨嶙峋的模樣,即便是日正當中的正午時分,還是將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AKHA族村落】



回程小巴士在清萊的山區全力馳騁,山勢起伏不斷,鄉村田野的樸實景致非常迷人;司機在山裡頭以時速120公里的速度猛力超車狂奔,真是嚇死人。

緊接著車子拐了個彎,進入了一處村落,這是泰國少數民族AKHA族的聚落。

在AKHA村內見到的大多是女性,男性或許都到外地工作去了。村民們看見有遊客來了,趕緊換上色澤鮮妍的傳統服飾,站在小店面前讓人拍照,面容說有多和藹就有多和藹,誰曉得拍完照當我們點頭微笑正準備離開,這些婦女強拉著我們非得要買點東西才能走,我不吃這一套,換上一個嚴肅的表情,她們才訕訕地離開。

導遊帶我們到AKHA族人住的茅草屋內參觀,指著約莫六七坪大小的房間說,AKHA人的起居生活都擠在這一方狹窄的空間中。

導遊似乎試圖刻意強調少數民族生活的落後貧窮,但是對於拜訪少數民族,我向來不希望是以這種觀光消費的方式,當傳統文化、人文景觀被包裝成一項商品廉價出售時,會讓人覺得無奈且難過。

無奈的是失去了期待中應該存在的某種寶貴的什麼,難過的是自己清楚明白這是一股無力抵擋的潮流﹍﹍











相關連結:

泰柬之旅 之十三:天際線上的旅行終站

泰柬之旅 之十二:吳哥震撼(下)

泰柬之旅 之十一:吳哥震撼(中)泰柬之旅 之十:吳哥震撼(上)

泰柬之旅 之九:最漫長的一夜

泰柬之旅 之八:前往吳哥窟

泰柬之旅 之七:泰緬寮邊界,金三角

泰柬之旅 之六:清邁的午后

泰柬之旅 之五:Chatuchak假日市集

泰柬之旅 之四:泰式按摩後,重新出發

泰柬之旅 之三:風格二致的曼谷

泰柬之旅 之二:好逛好玩泰設計

泰柬之旅 之一:Atlanta & TCDC

泰柬之旅,出發前夜







公告欄
【講座】5/25(六) 北投行天宮圖書館「物用即美.簡單又富足的生活美學態度」

久違了的台北場以及器物主題演講!現場,將從堅持信仰多年的「簡單,不簡單」美學出發,談東方茶道哲學的「侘寂之境」與西方現代主義的「形隨機能生」的兩相對映,以至日本民藝思想的崛起、柳宗理的集大成,如何深刻影響了我的器物觀……
 
【講座】11/6~11/27 台中 中央書局「週三讀書會:閱讀,飲食的風土」

已成年年閱讀圈盛事的中央書局「週三讀書會」今年來到第五屆,這回榮幸應邀加入其中,將自11/06起一連四週、每週三晚間,以現場與線上直播方式同步登場。題目呼應本屆主題「建構,迎向地方永續的無限可能」,以「閱讀,飲食的風土」為題開講……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