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劇場

旅行的時候,我們經常使用眼睛。看風景、看建築、看櫥窗裡誘人的商品、看餐桌上催涎的美食。

當然,我們也看戲,看一齣叫做「眾生相」「浮世繪」的好戲。

以前的戲臺是一個鏡框,演員在框的裡頭,我們在框的前頭。

後來,沒鏡框的戲出現了、甚至流行了,演員跑到觀眾群裡頭表演,觀眾的互動變成戲文的一部分。

於是誰是演員誰是觀眾,漸漸分不清了起來。哪裡是表演區哪裡是觀眾席,也都模糊了起來,或者說,是融合了起來。

而旅人,雖然常常扮演觀眾看好戲,卻也不知不覺地讓自己成為被看的演員。

旅行是充滿戲劇性的,時間在變、人物在變,旅行中會不斷交織著另一趟旅行,情節中不斷交織著另一段情節。「旅人劇場」沒有劇本、「演員」們沒有演出的意識,但只要有晨昏的變化,就會流露時間上的美;有地點的變化,就能展現空間上的美;有情節的變化,就會讓人想起哪一部電影哪一段故事哪一個傳說。讓我們看到人生、看到無常、看到喜怒哀樂……

不談這麼玄的,就算只看到他們在畫面上精準地走位、定格,那,不就是一種劇場的美嗎?





清晨的戲



天剛亮,趕上班的還沒上戲,熱場的情節都用慢動作演出。(哥特堡•海神噴泉)



日中的戲



太陽當空高掛,遮蔭者的戲可以坐著演,曝曬者卻難得停格幾秒,(馬賽•聖母院)



日暮的戲



黃昏的意義,就是下班,不論面對背對側對、站著蹲著跪著,每個都是快樂著。(會安•秋盆河上)



展場的戲



這個瞬間,四層樓的角色走位,竟然精準得如此不可思議。這一瞬間,展覽場變成多層次的舞台,舞台上的映像又變成一幅可以展覽的圖畫。(慕尼黑•BMW博物館)



廣場的戲



展場的旅人演員走位精準,廣場的也不遑多讓。(巴黎•新凱旋門 )



月台的戲



沒有人會把月台當做旅行的終點,月台總是在為人擺渡,不停換角、不斷換幕。( 台北•火車站月台)



購物狂的異想



高跟鞋是女人巨大的誘惑,鞋跟是高跟鞋誘惑的發電廠。當女人看見高跟鞋做的鞋跟,誰都會是《購物狂的異想世界》的女主角。(上海世博•義大利館)



等待梵谷



在梵谷名畫〈夜間咖啡館〉的現場,我們等待梵谷百多年──而他還是跟果陀一樣,沒來。(阿爾•梵谷咖啡店)







→相關文章:

樹不止是看的

單車不寂寞

綠葉換紅妝

湖面湖邊,風月無邊

樣樣擺渡通彼岸

抄級模王

路邊攤美術館

山間水邊 尋找美學新鮮

春耕時節,牛一下

人間無處不飛花

茶色可餐

光很大

閒閒豔陽天

大家愛夏海



公告欄
★ 【新書】 新作《日日物事》正式推出!



好消息!十一月,秋涼氣爽時節,新書《日日物事》,終於在此正式和大夥兒見面了!即日起於網路與實體書店陸續上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定捧場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