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風味新境界—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 台灣獨饗 限量登場



@ 撰文:Anya Lin


風格強烈飽滿、風味濃豔馥麗的雪莉桶陳威士忌,在台灣市場始終獨領風騷,隨著原是百花齊放、各擅勝場的各大酒廠陸續加入戰局,各種以深色果乾、堅果甜韻、巧克力風味等交疊鋪陳出的沉郁厚重,紛紛深邃鮮明地述說著不同的主張與故事。然而如何在一眾的渾厚豐盈之中維持一貫的底蘊與風格?深沉濃釅的重雪莉之風是否為雪莉桶陳威士忌唯一的解答?素以勇於突破框架的領路者精神不斷追求創新的格蘭菲迪Glenfiddich,挾帶新趨勢、新用桶結構與新風味定義,在風格千姿百態的雪莉酒中找到了方向。

「雪莉桶陳威士忌席捲台灣這些年,我始終認為格蘭菲迪的想法和作風很有意思,之前撰寫〈雪莉桶陳威士忌新風貌〉」一文時就是我的主要觀察目標之一。」飲食生活作家、同時也是蘇格蘭威士忌雙耳小酒杯執持者(The Keeper of The Quaich)葉怡蘭指出,「在全台剛開始吹起重雪莉之風時,格蘭菲迪並未追逐這股潮流,一方面堅守品牌風格、一方面另闢蹊徑,著眼於雪莉酒紛呈多端的世界,成功地透過高明的用桶走向均衡且豐富多端的可能性。」
 

巧妙運用多元味譜 格蘭菲迪重塑雪莉桶陳新趨勢


雪莉酒的種類繁多,風味依陳年方式與釀製的葡萄品種而異,從清新爽勁到豐厚濃郁等不一而足,各自繽紛的香氣之外,包括Manzanilla、Fino、Amontillado、Palo Cortado、Oloroso以至Moscatel、Pedro Ximénez、Dulce等,皆展現不同的風味特色。既然種類如此之多、風味如此之廣,雪莉桶陳威士忌又如何僅能止步於濃重一系?

以往為了呈現強烈勁實的重雪莉風格,酒廠多選擇以Oloroso桶或Pedro Ximénez桶為主要核心,前者濃深酒色中含有溫暖圓潤的果乾、堅果與飽滿辛香料氣息、後者如深色蜜漿般甜美馥郁,同時令人聯想起黑巧克力的沉邃。「這兩種雪莉桶確實是最受國人喜愛的典型,也是威士忌產業普遍使用的類型。」



然而隨波逐流顯然不是格蘭菲迪的作風,一貫予人輕盈明媚印象的格蘭菲迪並未轉而挑戰濃厚雪莉之風,「能在這個潮流裡持守有所為有所不為的路線,透過各式各樣的嘗試開拓雪莉桶威士忌的可能性,我個人是抱持敬意的。」葉怡蘭從格蘭菲迪近年雪莉桶陳威士忌之作中,細細吟味出一貫的底蘊,以及意圖打破刻板印象的新意。

2020年,格蘭菲迪以僅占5%的Amontillado桶打造「格蘭菲迪12年天使雪莉 單一麥芽威士忌」,今年專為台灣市場全新創作的「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 單一麥芽威士忌」,更是以融合3種雪莉桶特色的用桶模式為雪莉桶陳威士忌譜出新趨勢。
 

顛覆渾厚濃甜 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以新用桶結構勇於成為品味前驅


「格蘭菲迪12年天使雪莉 單一麥芽威士忌」將於波本桶熟成的酒液以Amontillado桶過桶,帶來蜜餞與梅子揉合的馥郁香氣,深邃甜美的口感宛如烤蘋果與果乾交織而成;「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 單一麥芽威士忌」則選用了於歐洲紅橡木Oloroso雪莉酒桶中陳年18年的原酒,另將陳年於波本桶18年的酒分別換至美國白橡木製的Moscatel雪莉桶與Fino雪莉桶,再予以調和。Oloroso之厚實質感、Fino之清新香氣與Moscatel之層次甜感,層層交織出口感厚實飽滿、香氣馥郁暖甜、餘韻悠長豐美等多層次的感官體驗,並各自賦予質感、香氣與甜感擔當同時,保有格蘭菲迪酒廠一貫的清新明亮風格。

以時序而論,4年前以豐潤甜美驚豔世人的格蘭菲迪12年天使雪莉,酒體雖然較市面上其他雪莉桶威士忌而言已是相對輕柔,但因Amontillado較之Oloroso來仍屬相對醇厚的雪莉酒,遂保留了較多傳統雪莉桶陳威士忌的圓潤之風;如今融合3種雪莉桶型的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則建構出層次極為豐富的風味表現,讓品飲者得以體會雪莉桶多種風味的變化。

細細品味間,葉怡蘭感受到許多杏桃、柑橘、蜂蜜等明亮輕揚的水果調性、獨特的燧石、礦石風味以及堅果韻致;木質調與辛香料氣息的表現之外,揉有百里香等草本系香料的氣息,既清新明媚,又不吝於展現個性與線條。「從格蘭菲迪天使雪莉到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完全可以感受到格蘭菲迪從用桶方式與選擇的桶型都在走不一樣的路,感受到調酒師想創造更獨樹一幟也更富變化的雪莉桶風味的企圖。」葉怡蘭分析,從這兩款台灣限定雪莉之風作品的組成,亦可發現格蘭菲迪在雪莉之路上的一致性與對於風味趨勢的敏銳度。「這兩款的共同點,是以輕盈明亮風格為先,不採渾厚濃重、沉郁濃甜之風或強調單寧感的特色,多樣桶型的運用也是趨勢轉變時得以領先的關鍵。」
 

從輕甜菜蔬到腴香烤炸 餐桌百搭新風味




格蘭菲迪18年新.雪莉活潑輕盈且層次豐郁多端的新風味表現,也在佐餐時帶來較傳統雪莉桶陳威士忌更寬廣百搭的可能性,從清爽鮮甜的蔬菜與海鮮,到油香味重的炸烤類料理皆宜。

「重雪莉有時稍偏濃厚,搭配醬油滷燉類的菜色相對安全,18年新.雪莉則既有輕盈特色又富有蜜餞、巧克力等豐富的雪莉特質,非常適合以原味為先且集各種鮮味之大成的台灣餐桌。」葉怡蘭試過搭配清甜鮮美、兼具海陸之味的扁魚白菜滷,也佐過椒鹽豬骨炊飯,從蔬爽到鮮腴盡皆合適,甚至與台味滿滿的滷肉綠豆椪亦為絕配。

身為飲食文化工作者,葉怡蘭欣見格蘭菲迪在雪莉桶風潮中踏出變化的一步、繼而為雪莉桶陳威士忌賦予更多端的變化。「或許重雪莉之風有一派堅定的支持者,但我相信食潮湧現終究歸因於消費者喜好的流轉。只要是威士忌愛好者,應該都樂於追求多端的口味,尤其對於非雪莉桶愛好者而言,這樣的風向轉面更是可喜。」

在威士忌的世界中,台灣對於威士忌知識的高度集中、對於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偏好有目共睹,對於風味等各種變化的領先度與敏銳度也居於潮流之先。葉怡蘭認為,「當品飲者不再一味追求濃厚之風,而是開放地接受更輕揚的可能性,相對均衡的味覺表現在味覺光譜上將會得到更寬廣的喜愛。當這樣的作品能夠站在潮流之先,加上本身的優異表現,相對也將更容易受到其他地域的肯定。」雪莉桶陳威士忌的風味版圖,在格蘭菲迪的領路者精神中,持續開闊拓展、大步邁進。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