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日記-Day2:北極特快車

November 13, 2010



清晨小睡醒來,之後便一夜不成眠。同行的夥伴們也睡得很淺,5點左右便陸續起身準備今日的長距離移動,從安克拉治到極光之城--費爾班克斯(Fairbanks)。

我其實從未仔細看過電影《北極特快車》的情節,但在想像中,總認為那般列車應當行駛飛快,在大雪紛飛的夜晚,車廂接續如龍,迅速劃過黑幕呼嘯而去;投向遠方的迷濛車燈,是黑夜中唯一的光亮,有股無法一語道盡的浪漫。

只是想像終究停留在想像,實地一探究竟之後才曉得,北極特快車的速度其實相當緩慢,而且僅牽掛著餐車、乘客車廂、貨廂共短短三節車廂。冬季每週發車一次,單程便須耗去十二小時,隔天再由同一班車原路駛回。



旅館距離火車站不遠,我們在雪地裡緩緩拖著行李,半滑半走半發抖前往車站,當天猶未明清晨之際,列車已穩妥停靠在安克拉治車站一隅,等待著前往費爾班克斯的旅程。車站外表看起來小具規模,但站內相當陽春,只設置了一座售票窗口、二長排候車椅凳,以及一間精簡的紀念品商店。

售票口前面提供有免費的熱咖啡讓旅客自行取飲,在如此天寒地凍、而且神智未清的時刻,可以喝上一杯溫暖的咖啡暖身兼且提神,實在是非常貼心的服務。我倒了杯咖啡,兩手緊緊捧抱,試著讓凍僵的指頭稍獲舒緩,這時長得像聖誕老公公的列車長Steve Culvee走出來召集大家,簡單介紹過這趟旅程之後,便準備要啟程了。車站內並未設置月台,登車時必須依序走上一座鐵梯,跟著從世界各地前來追尋極光的旅客們一起排隊進入車內。

8點30分一到,北極特快車尖聲鳴響一連串長號,引擎發動開始緩步滑行,列車維持著穩定的緩慢速度移動(就連平行公路上的貨車都不斷超越我們),在鐵路公司服務屆滿40年擁有豐富經驗的列車長,先帶領我們介紹各個車廂,教大家哪些位置可以拍出好看的明信片風景,同時將側邊艙門拉開,讓每個人體驗冷風迎面而來如刀刃般刮人的寒風刺骨(艙門有吊掛安全鍊條,無危險之虞)。隨著列車走走停停,他中氣十足的音調很稱職(而不打擾)地沿途進行導覽,有時要我們看遠處樹梢的鹿與鳥、有時說著山與河的故事。



每位乘客皆有一席連號長座,可以放肆地半躺臥在沙發椅墊上,欣賞大片玻璃車窗外荒涼冷冽的極地風光。沿途剛開始猶可見到不少商店、餐館、建築物,公路上仍有車輛來往梭巡。但約經過二小時後,列車進入了山區與谷地,入眼所及景物越發寂寥荒蕪,橫山越野的針業叢林間,偶爾可見尚未結凍的河流穿越,卻是漫天漫地的白山黑水覆蓋;除了黑與白,其他色彩在這片大地之間消溶得無影無蹤。

有時,列車會突然停靠在某個野地,很快就上來兩三名乘客,誰曉得這看似漠不起眼、未有任何號誌標示的荒林,原來竟是一座小車站呢?!



看厭了連續好幾小時不變的黑白景色,我拎著本書到餐車車廂挑個喜歡的位置,買了熱咖啡、三明治和餅乾;咖啡可以任意續杯,但要價8美元的三明治整個是冰透的,讓人難以下嚥。我一面讀著小說、一面設法吞下失溫的三明治,而列車一路向北,始終昏暗的天色更越發深沈,終於,車廂內換上了小夜燈,我們的眼皮漸重。很快地,車內車外悄悄融化在一片寂默無聲的睡意裡。





待續……















→相關文章:

阿拉斯加日記-後話

阿拉斯加日記-Day8:最後一日,海濱小鎮

阿拉斯加日記-Day7:美國戲院初體驗 

阿拉斯加日記-Day6:珍娜溫泉極地泡湯 

阿拉斯加日記-Day5:20秒的夜空迷幻

阿拉斯加日記-Day4:聖誕老人之家

阿拉斯加日記-Day3:極光之城,費爾班克斯

阿拉斯加日記-Day1:抵達安克拉治

阿拉斯加日記-前言">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