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煤味威士忌,冬日迷醉煙燻味(上)

 

撰文 :胡紗德

蘇格蘭威士忌中,泥煤風格已然漸有主流之姿,人們在體驗過調和威士忌的柔順平緩、懂得品味單一麥芽威士忌的獨特差異之後,興趣開始轉向帶有強烈風格氣味、製程深具風土特色的泥煤威士忌,由於這樣的威士忌饒富土地味道,在沁冷的冬天,品味那股透過泥煤、由大地傳來的訊息,正是最好時節。

泥煤,大自然恩賜的芳香

泥煤威士忌的喜好非常絕對,有人喝出強烈的碘味、有人說是瀝青、還有人覺得像醫院裡的藥水,但無論如何,會喜歡它的人,幾乎一喝上癮,並且愈偏冷僻,最終落入曾經滄海難為水、非泥煤不喝的不可自拔境地。

要了解泥煤風味的威士忌,得從泥煤與製程開始說起。泥煤是煤炭的前身,是石楠花、苔蘚、羊齒類等植物組織的累積物,植物死亡後浸在底層充滿礦物質的水中、經歷幾千年甚至上萬年,在沈積、不完全分解、腐化等各種作用交錯影響下,形成像是沼澤般的泥煤溼地,這是上天給了威士忌狂熱者最豐厚的賜予。

泥煤味其實不是單一風格的,不同程度的燻烤、不同區域所產的泥煤,都會造就不盡相同的風味,我們可以說它與風土條件,有著絕大的關係。「泥煤」會留下何種酚類、夾帶著何許風味,得視開採地而定,距離海岸較近的蘇格蘭西部溼地裡的泥煤組成,除了水苔之外,還會有散發出柑桔清新香氣的香楊梅以及天藍麥氏草;離海岸近的泥煤溼地,在海洋環境的作用與海風吹撫下,會透露出帶著海洋鹹味的氣息;Speyside的泥煤層則帶有蘇格蘭松樹、石楠木與一些根莖類植物,愈往內陸,就更普遍帶有樹木與厥類植物,像是歐洲赤松、石楠及熊果等植物的特性。

至於最常被單獨提起的海島泥煤,除了海洋作用之外,也會有藻類影響,泥煤層的含鹽量不但較高,更會帶有海藻風格,因此以海島泥煤燻製的威士忌,常會帶有碘、海藻、消毒水、柏油等強烈的味道,這種硬漢般的風格,也是為什麼大家最常把泥煤威士忌與海島威士忌混為一談的原因。

泥煤的輕與重

泥煤燻製麥芽所留下的「酚」,是以「ppm」表現衡量碳酸值的多寡,1∼10ppm屬於輕度泥煤、10∼30ppm屬於中度,到了30∼50ppm,就是重度泥煤了。近年來,更有不少酒廠不斷推出挑戰高ppm值的新作,泥煤之熱,可見一斑。

說到以泥煤風味著稱的酒廠或酒款,高地的Oban曾經令我印象深刻,它的14yo酒款隱隱約約的泥煤味像蛇一樣神出鬼沒,酒液在喉頭輕盈地跳躍著複雜的舞步,略帶辛香氣息彷彿走在凜冽凍結的風中,是很值得冬季品味的酒款。

有趣的是,以花果芳香著稱的Speyside區,也有幾支難得一見的另類泥煤佳作:其中獲威士忌達人百大品飲Whisky 100酒款評分第二名的BenRiach 10yo驚奇泥煤,雖然ppm在33,但泥煤風味卻可說相當柔情,與果香、木桶香,甚至與些微青草味相互襯搭。而我在近期品嘗的Tomintoul Peaty Tang,泥煤氣味中,則是饒富石楠花香與苔蘚泥土芬芳;至於BenRiach 21yo,則是出乎意料的強悍,幾乎可說是Speyside絕無僅有的「重口味」。

閱讀下期:泥煤味威士忌,冬日迷醉煙燻味(下)

原文出處::《Priority Life》雜誌 第34期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