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市的百年咖啡香(上)

 

撰文 :Nicole Lee

三百多年前,歐洲的第一杯咖啡由入侵維也納的土耳其人帶來,來自遙遠東方、蘊含著複雜濃郁香氣的咖啡豆,瞬間席捲了歐洲大陸,從此歐洲人的日常生活,再也少不了一杯咖啡。

伴隨啜飲咖啡習慣而來的,即是沙龍文化,十七世紀以來,人們聚集在咖啡館高談闊論暢談時事、交換街頭巷尾的小道消息,文學家占據在角落的咖啡桌搖筆桿、藝術家搔耳抓腮地向繆思女神尋問靈感、音樂家張開心靈的耳朵捕捉空氣間的音符,旅人們則窩在此處嗅聞著這個城市的味道,與一旁正在觀察人生百態的演員交換著孤獨的眼神……,咖啡館不知不覺中成為歐洲大城不可或缺的社交場所。

巴黎 文藝氣質左岸咖啡

來到巴黎,一定要找個陽光溫煦的午后,坐在露天咖啡座,靜心品啜一杯香醇咖啡,聆聽四周高談闊論的法國腔,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型男型女,以及穿梭在咖啡桌間穿著白襯衫黑背心的侍者們優雅身影,想像著自己也成為巴黎街頭即景的一部分……

每個巴黎人都會有幾家鍾意的咖啡館,早晨上班前喝的那杯咖啡、與戀人廝磨時共享的咖啡香,或是品嘗孤獨時想要蜷縮著發呆的咖啡座,是某種能貼近巴黎日常生活情調,感覺這座城市心跳聲的地方。

法國咖啡沙龍文化中,尤以巴黎左岸咖啡最為迷人。流貫巴黎市中心的塞納河,右岸是金融中心與時尚大道交錯林立、紙醉金迷的浮華世界;相對於象徵著權力與財富地位的右岸,左岸則是青年學子、詩人畫家等精英活躍之地,而左岸的咖啡館,就像是培育這些精英分子的搖籃。

宛若一曲浪漫永恆的法式香頌,創業於一八八七年的花神咖啡館(Cafe de Flore)象徵著左岸咖啡文化精神,不朽作品與哲學思想就在這裡的橘紅色桃心木座椅間誕生。不光是畢卡索留戀於這裡時尚中帶點古典華麗的風格,沙特與西蒙波娃這對愛侶也曾在此消磨過甜蜜時光,存在主義哲學就是在花神咖啡的典雅氣氛中激盪出來。

與花神咖啡館僅幾呎之隔的雙叟咖啡館(Les Deux Magots),坐落在出版商與畫廊最密集的角落,海明威、杜哈絲、克勞岱西蒙等人與出版商接洽,或是與同好閒聊聚會、思考辯論時,都曾出現在雙叟咖啡館的咖啡座上。一九三三年開始,甚至還會在此頒發與咖啡館同名的雙叟文學獎。咖啡館牆上兩尊穿著中國官服的雕像,就在氤氳的咖啡香裡默默見證著法國文壇的百年風華。


維也納 歐洲咖啡文化發源地

據說歐洲第一家咖啡館誕生於一六八四年的維也納,一名波蘭籍士兵從土耳其人那兒偷了一袋咖啡豆,並將土耳其式咖啡烘焙法加以改良,不但濾掉殘渣,還在苦澀的黑咖啡加入濃濃的牛奶使味道變得溫潤,更研發出搭配咖啡食用的香甜糕餅。

於是,有著迷人香氣的咖啡瞬間風靡維也納,咖啡館的數量更從十七世紀末的四家,增加到現今的六百多家,其中不乏擁有百年歷史的咖啡館,像是名聞遐邇的中央咖啡館(Cafe Central)、薩赫咖啡館(Cafe Sacher)等,都是到訪維也納的旅人必訪之地。

奧匈帝國時期開展的皇家盛世,造就華麗非凡的宮廷文化,許多音樂家、畫家紛紛受邀前來維也納,使維也納成為古典藝術聖地,而位在維也納市中心霍夫堡附近的中央咖啡館,從一八七六年開始就成為名人聚會交流的場所。

垂墜著吊燈的宮殿式拱形天井下,曾經坐著舒伯特、貝多芬、約翰史特勞斯等音樂家,以及畫家席勒與克林姆。一進門,就可看見一尊名作家Peter Altenberg的真人大小雕像--也許你不一定聽過他的大名,但一定聽過這句他的名言:「如果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館;如果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充滿藝文氣質的中央咖啡館便是他最愛的地方。

酷愛甜食的維也納人為了搭配咖啡,還創作出花樣繽紛的各色糕點,像是創業於一八一○年的薩赫咖啡館,招牌糕點薩赫蛋糕就是每位來到維也納的人不容錯過的經典。巧克力夾心裡裹著香甜的杏桃餡,配上用銀盤端上來、加了鮮奶油或櫻桃酒的黑咖啡,維也納百年咖啡館的滋味似乎全蘊含在這甜甜的香氣裡,雋永迷人。

閱讀下期:老城市的百年咖啡香(下)

原文出處::《BELLAVITA》雜誌 第2期


公告欄
《葉怡蘭的生活美學課》

此部線上課程是我於創作之路上的嶄新嘗試,也是多年來在飲食裡生活裡長年涉獵體驗修習的最終集大成;更大有別於此刻市場主流的語言、商業、廚藝教學等明確實用性質,以生活美學為綱,並橫跨食、飲、居家等多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