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Joël Robuchon



剛剛,傳來名廚 Joël Robuchon 病逝消息,太過震驚,不知如何平撫心情,只能默默回頭檢點過去曾經留下、幾度造訪他的餐廳後所留下的些許文字與圖片軌跡:

第一次是2004年東京「LʼATELIER de Joël Robuchon」,他的初初重出江湖首作。第二次是同年末在澳門「Robuchon a Calera」的接連兩餐。然後是20092015 年在台北 ── 而這裡頭,最是折服、且至今依然回味難忘的,是在澳門的第二餐。



到現在,那一餐,依然是我理解、定義、以至辨察西式 Fine Dining 料理高下的角度與標竿之一。

重讀2005 年寫下的 這篇食後記,相隔十多年,字裡行間,當時的震懾感動,從味蕾到心版依然歷歷:「幾近無懈可擊的纖細纖巧華美精緻中,卻星星點點透露著扣人心弦的巧思創見。彷彿置身清晨曉霧間、一片安詳靜美裡,晨曦從雲隙隱隱然清光初透,那和諧寧謐裡突地輕靈碰撞你心的喜悅,美麗無匹。」

── 真是激情哪!此刻回顧,不禁赧然。



但也是在那之後,分子廚藝與更多新宣言新主張新流風陸續崛起飛快輪替,繼而全面進入 拍照打卡社群社交時代,整個西方廚藝時潮倏忽轉向;不管再怎麼留戀追憶,由 Joël Robuchon 這一系法國名廚們所建立、引領,一意專注於料理與滋味本身之極致性的風範與典型,從此再不在浪頭上了。

願安息。此刻慨嘆深重,難多言語。能夠確定的是,您所曾經創造的、確立的,將始終是我的飲食記憶裡,無可取代、也無比璀璨的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