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酒鄉&倫敦 • 旅中隨帖



睽違近四年,終於又踏上蘇格蘭這片廣漠無際靜謐大地。一樣是熟悉的、公認天氣最晴朗明媚的五月初夏,曠野間連綿成片的茵茵綠地上,豔黃如毯金雀花開得華美燦爛;是在我心版始終佔有著小小位置的地方,人在車窗畔,每一瞬每一望,都牽心留戀。

此趟受愛丁頓集團之邀而來,主要目的是出席The Macallan麥卡倫新建酒廠的落成派對,並順道造訪旗下同在Speyside區的Glenrothes與位於奧克尼島上的Highland Park兩家蒸餾廠。

同是渴望一探究竟的酒廠。特別後者,極北偏遠之地,有著我心心念念、愛悅多年的威士忌島嶼風土,更加滿懷興奮期待──果然不負所盼,是收穫滿滿的一回旅程,識見視野均大開。

酒鄉行程後,於倫敦落腳三日夜。第三度來到這個城市,心上分外輕鬆,遂刻意放緩了腳步,光就是幾處熟悉或心儀已久地方散散步、喝喝酒吃吃飯,喜愛慣喝的品牌茶店採買補貨,自在隨興。


而一如慣例,旅程中旅程後,也常趁空在臉書微博等處分享旅中點滴。遂如以往,一一集結整理於此,一方面作為永久記錄,同時也和網站這兒的大家分享:


 

05月22日


● 早安!倫敦希斯洛機場。人在英國的第一杯英國早餐茶&水果麵包早餐。

蘇格蘭威士忌酒鄉旅,即將開啟。




 

02月19日


● 蘇格蘭亞伯丁.Fyvie Castle。

酒廠採訪前之輕鬆遊覽時光──相較於西歐來,蘇格蘭的城堡總給我一種樸素穩重、甚至略顯沈鬱印象。然亞伯丁的Fyvie Castle,數百年來歷經五個家族接力打造增建,卻是明亮優雅、處處見精巧與別出心裁細節。

尤其據說是全蘇格蘭最美的迴轉梯,擁有精雕細琢穹頂的表演廳,以及芳花盛開綠意盎然的庭園特別讓人目不轉睛。





● 蘇格蘭亞伯丁.一夜吃喝。

Moonfish cafe既輕鬆又自有見地的現代派(或說法風?)蘇格蘭料理與自然酒,BrewDog的果香酒韻與結構感皆出色的好好喝Pulp Patriot double IPA精釀啤酒。

亞伯丁首夜,充分感受到這北地城市緊跟潮流、品味極佳的飲食活力,頗是驚艷。




 

05月23日


● 平衡與多樣.Glenrothes酒廠。

坦白說,未造訪前,Glenrothes始終是我頗覺難以定義與捉摸的威士忌酒廠。而實際造到訪後,這樣的印象似是仍舊持續。

在現場,可以深切感受到是,其在新酒風味之平衡一致上所付出的努力:比方新添的不鏽鋼與傳統既有的木製發酵槽分別發酵完成的酒汁,以至不同酒汁蒸餾器分別蒸餾出的低度酒,均以特定比例審慎混合後,方進入下一步驟;加之素負盛名的低速蒸餾程序,凝煉成花果甜香襲人的漂亮新酒。

熟成上,非如其他酒廠近年在過桶熟成上的花招百出,九成以上比例、且多數為first fill的歐洲紅橡木與美國白橡木雪莉桶,塑造出旗幟鮮明的雪莉桶形象。

而實際進入品飲,一連四款,卻又感受到紛呈的多樣性:有的展現飽滿的雪莉桶之飽滿巧克力與單寧質地,有的多了肥美乳糖香習習,有的跳躍著頭角崢嶸打火石氣息;即將於11月上市、此刻搶先品嚐的普飲款12年,則在單寧收斂感外,桃子、草莓、香草芬芳柔媚甜蜜,十分討喜。

遂多少有些瞭解,身為一家百分之九十原酒皆供集團調和威士忌之用的蒸餾廠,這樣的平衡與多樣性的共存似是一種必然。而身為飲者如你我,自可平心玩味因而衍生的樂趣。




 

05月24日


● 島嶼風土. Highland Park酒廠/之一。

此行最期待的一站,心心念念不知多少年的奧克尼島。登臨島上,一整日心緒激動──對島嶼威士忌控如我而言,成就島嶼威士忌之各種令人迷醉的關鍵,在此悉數囊括:

海崖上刮得人站也站不住、據說一年裡有80天時速超過160公里的狂暴海風,空氣中的習習海潮氣息,早已越來越罕見的傳統地板發麥工序,還有,泥煤。

我們去了已有三百年歲的古老採集場,數千年沈積凝鍊而成的漆黑泥煤成片綿延。與艾雷島與蘇格蘭本島不同,在這裡,嚴酷氣候下,林木不生,唯石南花獨存,使泥煤氣顯得分外沉穩雍雅;而後,在爐裡熊熊烈火燃燒燻製下,成為酒裡襲人的迷魅。

那些杯中一次次驚艷過無數次的香與味,那些咀嚼不盡的雄渾陽剛個性、泥煤煙燻氣與海般微鹹,此刻,終究得能在這真實風土裡親身眼見體會,感觸回味無限。





● 島嶼滋味.Highland Park 酒廠/之二。

產地之旅最讓人執迷戀處在於,那海畔風中泥煤場與酒廠裡的真實風土與製程體驗,都一一在香裡味裡淋漓盡致展現。

致使酒廠探訪此行,彷彿一場味蕾的盛宴:發酵槽旁試飲正釀造中的wash酒汁,麥香燻氣在舌間優雅芳美綻放,明明還是未成品,卻出乎意料之外地可口,剎那領會,石南泥煤魅力與麥芽製程的執著堅持果然不凡。

酒窖裡的桶邊試飲。2004年熟成至今、典型 Highland Park 的雪莉桶陳,又亮又濃又甜又烈又野,島嶼個性和雪莉桶的攜手竟能如此燦爛,好生折服。

壓軸的一連五款品酌,最懾人毫無疑問當非4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莫屬,悠長歲月醞釀,陽剛雄渾稜角勁道點滴化為美麗堅實的線條,泥煤煙燻與果味蜜香交揉成圓熟複雜層次和芬芳,款款流洩其中的海鹹與深沈苦韻勾勒出海島和雪莉桶身世來由;彷彿海納了島上一切,玩味不盡。

最驚奇則是剛剛在台上市的The Light 17年,Highland Park產品線裡極其罕見的波本二次桶陳,熱帶水果、柑桔、香草、花與草本芳香接連散發,泥煤氣息明媚雅亮,既圓潤甜美又清透精巧,一嚐難忘。




 

05月25日


● 早安!蘇格蘭早餐。

血布丁+Haggis+香腸+培根+薯餅&煎蛋之比英國早餐還更厚重幾分的所謂蘇格蘭早餐,還有煎鹹鯡魚、煎鹹鱈魚……果然不愧北地剛強民族風範,晨起一頓吃飽,整天不餓!





● 完美派對.麥卡倫 The Macallan 新酒廠落成晚宴。

本次旅程首要目的──受邀出席麥卡倫新建酒廠的落成派對。生性最怕熱鬧、懶怠好靜如我,其實對此類場合興趣不大;但這夜,這盛會的精采度與絕高完成度,卻毫無疑問令我大開眼界心悅誠服:

不管是燦爛華美、宛若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的奇幻森林主題佈置,將上百位賓客安置妥貼的細緻動線引導與周邊設施安排;西班牙名廚El Celler de Can Roca兄弟一手打理、融入蘇格蘭食材與風味元素的別出心裁餐前小食和晚宴菜色;以至從西班牙Cava氣泡酒、白酒、Amontillado雪莉酒,以及MACALLAN M單一麥芽威士忌(!)與威士忌調酒的佐酒搭配……

餐宴後、北國夜色終於降臨之際,賓客走出晚宴帳棚,先以一場壯麗聲光視覺演出拉開序幕,繼而轟地打亮原本神祕暗黑的新落成建築,再引著大夥兒緩緩魚貫順序一步步邁入──等待眼前的,是一座以聲光特效妝點得五光十色、遠超乎想像的全新革命酒廠巨作。還有,酒廠裡任飲到飽、唯此時此刻限定的55年珍稀陳年窖藏……

毫無疑問是輝煌瑰麗無匹的一次難忘體驗,至今回味,猶然嘆服不已。



※ 唯一小小不適應只有,蘇格蘭北地氣候,雖已是初夏時分,但夜間低至五度下的氣溫,對身屬熱帶子民且超怕冷的我還是顯得太過刺寒凜冽。偏偏當晚頗多時間是戶外活動,但禮儀上卻還是非得穿著晚宴服不可……

沒奈何,長禮服(對,就那一百零一件)與高跟鞋裡,幾乎完全重裝備登場:刷毛細肩帶背心、防寒材質內搭褲、背貼腳塞暖暖包,外帶一黑一白兩條交疊羊毛披肩(結果大家都誇這披肩很特別……),方才終於對付過去。也算奇妙經歷一回,在此一記。





● 是藝術地景、也是蒸餾廠.麥卡倫The Macallan新落成酒廠。

老實說,出發前其實並未有太多預期,以為迎接的就是一座大舉增產規模巨碩美輪美奐簇新酒廠,沒料到,卻是遠超乎想像的一回視野眼界均大開的體驗。

英國知名建築事務所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的作品,建築形構形式極是令人眼睛一亮──話說,由大師操刀的摩登現代酒廠建築在葡萄酒界其實並不少見,比方Frank Gehry的Marqués de Riscal酒莊、Zaha Hadid的López de Herredia 酒莊等,都是酒迷與建築迷們津津樂道作品。

然耗費1.4億英鎊鉅資打造的麥卡倫新廠之截然不同、令人震懾處,非僅僅是建築體本身的新異奪目、遊憩觀光設施之多樣完備,而是連製酒流程配置方式都徹底突破、顛覆既有傳統威士忌蒸餾廠數百年來漸次發展、凝聚傳承至今的現貌:

再不是過往糖化、發酵、蒸餾室和設備一間連著一間次第分配排排站,而是整個收容於一整座遼闊高廣空間中:一座巨型糖化槽獨立於動線最末,而後,12套共36具麥卡倫素負盛名的小巧可愛蒸餾器分成兩組圓周式排列,發酵槽與烈酒收集槽則錯落環擁於圓周外圍。容得參觀者於其中自在繞行、走逛,恢宏、壯麗、華美……

是一座宛若建築藝術品、地景奇觀與主題樂園的蒸餾廠。野心勃勃展現於世人眼前的,是非關──或說凌駕於威士忌本體、凌駕於酒香酒味以外,視覺的、展示的、形象的,酒廠之任務功能以及美感美學上的創新與超越。

讓置身此中之愛酒者如我,既驚嘆咋舌,又滿懷火熱好奇(天啊……這裡頭管線怎麼走怎麼接?如何管控製酒品質如昔不變?)與思索思慮省思(關乎酒廠本質、關乎機能與美感間的連結與界線)甚至欲望遺憾(啊,好想看看白天的全貌、好想更深入探索其中更多細節哪……)百千。

同時明白心知,此刻正親身親眼見證一個燦爛到來的威士忌酒廠形貌新紀元。

太神奇一夜。為此趟蘇格蘭酒鄉旅畫下無比戲劇化的句點。




 

05月26日


● 午安!倫敦。睽違十四年,終於,再相見。





● 就是好好吃.倫敦 The Ledbury

倫敦首餐,當下覺得,應會成為此行最喜歡的一餐(沒料到隔夜在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又是另番截然不同感動,且待後話)。

完全就是我喜愛的Fine dining形貌。沒有太多宣言式的野心勃勃夸示、炫技或衝突元素碰撞,一派本格法菜的雍容典麗、精工精巧;然卻完全吃得出對食材運用與處理、風味層次的交織掌控的博聞洞見、成竹在胸、淬煉圓熟。

享用這樣的料理,非為味蕾視野識見的獵奇挑戰,一頓飯吃下來千思百感交集;而是彷彿被精精細細好好寵愛般,自可以光就是舒舒服服瞇著眼一路笑著說好好吃好好吃。

是真正能讓此時此刻的我心悅心折的Fine dining料理,滿足極了。




 

05月27日


● 倫敦.Marylebone農夫市集。

停留倫敦期間不巧菜場都休市,好在還有假日農夫市集可逛。果然,規模雖小巧,讓人食指大動熱血沸騰程度卻一點不輸。海鮮肉類肥美,蔬果新鮮欲滴、品種多樣,手工麵包、起司、蜂蜜、香腸肉製品、橡木燻大蒜、鍋炒咖啡豆和各類熟食無不令人垂涎。

只嘆因此程時間短,方便起見、就沒有租住附帶廚房的公寓;市場來回走逛,腦中不知閃過多少靈感、組合出多少菜餚,卻只能妄自憾恨空想,手癢心癢難熬……啊啊多想就這麼留住下來,好好做菜哪!





● 簡單午茶.倫敦Fortnum & Mason。

雖身在下午茶發軔國度,然此趟旅程裡,卻僅僅享用了一回午茶時光。

愛茶如我,當然去的是Fortnum & Mason。刻意避開最經典最負盛名的The Diamond Jubilee茶沙龍——是的,一如過往經常聊起,對正統英式下午茶那整套三層塔豪華排場陣仗委實沒胃納也早失了興趣。

只趁訪茶補貨空檔,信步來到樓下氣氛輕鬆隨興許多的The Parlour冰淇淋店,點一盤魂牽夢縈念念多年的scone鬆餅;果然鬆酥綿實、乳味麵氣香暖撲鼻一如往日記憶,抹上厚厚一層clotted cream和果醬,配一壺熱茶。舒服簡單,滿足暢爽。




 

05月28日


● 內臟內臟.倫敦St. John。

倫敦臨別前最後一頓晚餐,來嚐嚐傳統英國料理、特別是內臟菜餚。

膾炙人口的烤牛骨髓果然很棒,以小匙掏挖出來,一股腦肥滋滋整片攤在烤焦麵包上,灑上些許海鹽、鋪幾片醋拌生菜葉,脂香髓味油腴四溢,邪惡銷魂非常!

當日限定內臟料理則是羊心,口感爽滑,然可能是為了壓腥,故拌上濃厚味重的鯷魚醬汁;正面相抗硬碰硬姿態,吃著,反而懷念起咱台灣之擅以清湯烹新鮮上選好內臟,清甘雅逸、鮮醇芬芳,美味精髓盡顯,高下立判。

啊……好想一下機馬上來碗腰子湯哪!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