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宣一



這些,是歷來享用過的,昨日逝去的作家故友王宣一的菜。夜裡聽聞消息,著急倉皇不肯信偏又聯絡不上,只能一遍遍看著照片,追憶,同時祈念一切只是誤傳。

其實結識宣一的文字甚早,她的早期小說《旅行》與《懺情錄》等,寫都會男女故事,冷靜抽離但聰穎深刻,是我大學時代很愛的作品──上回她來作客,喝得有些醺然,我心血來潮把已珍藏二十多年的書從架上抽出來給她看,逗得她掩臉大笑說天啊多久前的事啦……

尤其驚喜是她從小說轉向飲食寫作,成就越加輝煌。更沒料到日後因緣際會相識,得能有機會一次次幸運走入她的廚房坐上餐桌,腦海裡不知想像勾勒過多少次的佳餚一一從書頁裡幻化成真實;且果然家學自學淵博精深加之多年旅行累積成開闊視野,道道都是遠超乎尋常家廚規格、融貫東西四方思維技藝均超群的懾人之味,至今追想,猶然銷魂難以忘懷。

即使不在她家而是在外餐聚,每回宣一挑的餐廳、商量點出的菜也俱是一流。出身「國宴級」世家,這幾年宣一對台菜與台味市井小館卻分外情鍾,不管書寫亦或相聚覓食,寫的選的極高比例都是素樸在地但盡得原味真味之作,淋漓盡致展現她於飲食上的獨到洞見以及對這片土地的情感與連結,讓我益發相契折服。

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面在我家,那回,憐我忙碌辛苦且兼高手在前膽怯不敢上陣,體貼的宣一夫婦幾乎一手囊括大半菜色,在我的廚房中島上魔法一樣變出一席豐盛宴饗;樂得我輕鬆退居副手與食客,一夥人大吃大喝大說大笑大飽大醉,還說定了時間年後各自旅行歸來再敘……

結果,世事無常轉瞬皆空,走得如此匆促突然,一點心理準備也不讓。這下,竟就只能夢裡想裡把盞相會了……

萬分不捨,卻不能不忍淚道別。這些年,失去太多,太明白知曉這憾這傷不可能真正復原,只能放下,同時珍惜牢記過去歡愉種種不忘。

宣一,願好走!想是上蒼也嫉妒也饞著這美味,於是急急喚了妳去。盼在天堂裡應不寂寞,仍能一如以往,樂在妳最熱愛的廚事裡,同樣堂堂擺開大宴,邀得眾神一起,大快朵頤同歡笑。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