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在清新空氣裡吃飯的權利! —續篇

讀了Blues因我的前篇《爭取,在清新空氣理吃飯的權利》而回應的《咖啡與菸》一文,著實心有所感;雖說對這幾年因著反煙意識的與日高張而令吸煙者倍感壓力此事,多少也有點不忍,然身為非吸煙一族,說真的自小到大也積累了無數委屈苦處無處可發。



(還記得小時候跟團出國旅遊,當時反煙意識並不普及、各種交通工具上頭也還未全面禁煙,導致從飛機到巴士到餐廳,整整燻了十天的煙,苦不堪言,而是否就此成為我從此畏懼跟團旅遊的原因之一,就不得而知了……)



咖啡與菸、酒與雪茄,說真的這麼多年來,總有無數人鼓吹著,二者一起搭配,是多麼美妙的事情。尤其後者,品味光環籠罩,彷彿得了護身符加身一樣,竟而就這麼堂而皇之進入各高級餐廳,成為我於享受美食之際所不能不經常痛苦面對的最大干擾源之一。



然一如我在前篇文章所說,吸煙與否是個人的選擇,而要不要去體驗咖啡與煙的相佐到底有多曼妙迷人,其實也是個人的選擇。



說來,雖然恐懼煙味,但我自認並非激進的反煙者,對於最近沸沸揚揚、打算將所有公共場所一律禁個乾淨的主張,也並不完全贊同,認為這種堅壁清野法對吸煙者而言未免有點太過殘忍。(——不過走筆至此,忽然想起,據說最近法國開始認真考慮所有餐飲空間一律禁煙,主要原因並不在吸煙與非吸煙顧客間的對抗,而是因餐飲服務人員長期暴露在充滿二手煙的空間中工作而漸漸衍生的各種相關健康問題與爭議所致……;另一種角度的聲音,或者也不能不考慮吧!)







我真正在意的,還是在於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選擇的自由與權利」。在一處沒有禁煙共識或規範或法令保護的空間裡,吸煙者可以選擇抽或不抽,但是,只要有一根煙被燃起,該空間中的所有人、不管是吸煙者或非吸煙者(我的許多吸煙朋友也都同意,即使吸煙者自己,也不見得都想在吃飯時聞別人的煙味),便同時一起失去了聞或不聞、想不想拿煙味煙塵佐餐佐酒佐咖啡的選擇權利



尤其看到Blues說紐約酒吧也開始禁煙了,還真讓我羨慕非凡,剎時對這個雖已造訪多次、但始終不曾有過很多共鳴的城市頓生好感。



說來,愛酒嗜酒多年,但我總是很少能夠在各個業界知名、素以專業藏酒與侍酒服務著稱、但難免還是一律煙霧瀰漫的葡萄酒、清酒、威士忌酒吧裡,真正舒坦盡興地飲酒。



——每每置身其中,我總要疑惑著,這一整間酒吧裡,應該不少愛酒者吧?他們,究竟是具備了怎麼樣的絕世武功,才能在這煙臭燻天的環境裡,還能細細體察、品味出葡萄酒滋味的千變萬化、吟釀境界的雍容高妙、以及各產區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口感香氣多樣紛呈?



(「別鬧啦,他們才不是為品酒去的啦!酒吧不管再怎麼標榜酒,大多數人主要還是意在看美眉找樂子,你跟人家計較煙味,很無聊耶!」——有次,我的一位抽煙好友,聽了我的牢騷,當場就這麼搶白了我一頓……)



所以,其實還是期待著Blues說的,「幸福」日子的真正來臨。



到那一天,每走進一家餐廳,再也不必老是得神經兮兮地留意吸煙區非吸煙區的問題,不必為了不想以煙佐餐而忍痛放棄真的很想一嘗的美味,不必冒著干犯眾怒之險發著抖請鄰座或鄰桌的人可否暫時熄掉香菸,可以昂然走進酒吧裡清清爽爽品嘗一杯純純粹粹不加味的好酒、與一肚子學問的酒保開心對話交流,而不是如現在這樣只好一整瓶買回家寂寞獨酌……



然這一天,會到來嗎?





* 圖片說明:京都進進堂,很有「味道」的老鋪咖啡館,包括,煙味。著實讓人跌足憾歎不已……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