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晃,巴黎 

曾經說過,工作關係,巴黎,是我最經常造訪的城市之一。一年兩年,總有個一回兩回,得能與這城市次次緣會。


然而不知怎地,05年之後,這緣分卻暫時停頓了,雖說依舊亞洲歐洲各地不停僕僕行旅,雖說年年不時翹首盼著唸著,和巴黎,卻始終無能再相見。


直到去年11月,因著前往干邑區採訪,深秋時分,終於,我又再次來到巴黎。


遂而,很自然地,在排定的採訪行程之外,我刻意再多留下幾天,和這美麗城市,好好敘敘舊。





而也因為懷念之心的熾烈,再加上,對旅行此事的態度與期待漸漸有了鬆動和改變;這趟,和以往有些兒不大一樣,行前,沒翻開過任何旅遊指南餐飲指南,也不曾到處搜尋新知新訊,更幾次按捺著,別老想著要去這去那,把時間塞得緊湊滿滿……


決定,就帶著空落落的行事曆和心情,悠然出發吧!


而也真的,除開原先早已排定的米其林總部專訪、以及和朋友說定一起嘗試的餐廳外;我認認真真信守著,和自己許下的這承諾:


待在巴黎的這幾日,大多數時間,小小背包裡,除了一本已經跟隨我多年的巴黎地圖外,再無他物,——沒有指南、沒有資料、沒有任何必造訪清單……





甚至,心中也沒有太多計畫,就是每日早上起床,閒閒晃悠到旅館附近的咖啡館餐館吃早餐之際,方才開始想著:


今天,上哪兒去好呢?


當然,雖也曾動念是否找個不曾去過的新區探探險,然到底還是捨不下積累已久的想念,不知不覺,腳步,仍舊往幾個相契的熟稔的、過往經常流連的區域移動。


尤其一路逛到幾乎每次去巴黎,都從來不忍錯過的左岸、馬黑區、馬德連廣場,每每出了地鐵,路痴如我,卻是連地圖都懶得打開,就是憑依著過往記憶,就這麼隨心信步漫遊起來了。


然熟悉昔時路徑,再次重遊,卻仍多有新得。





記得早年曾經說過,我之愛巴黎,在於巴黎的「不變」:始終如一的建築、街景、咖啡館、餐廳、小店……,由得匆匆旅人如我,得以一趟一趟、一點一點地,慢慢建立起,獨屬於我和這個城市種種的,相識相熟相依相屬的奇妙默契與感情。


然事實上,越是造訪得多了,越是能夠發現體會,畢竟是巴黎城市哪!遂在這「不變」裡,其實仍不停有「新」有「變」點滴不停融入。


而此回,由於與上趟距離稍久,遂而這變,於是令我格外興味盎然,有驚奇有驚喜,有時,也有淡淡感慨……


比方馬黑區的越來越喧鬧。這從來讓我著迷非凡的所在,有古老的充滿歷史感的廣場、街道,有我喜愛的茶館、咖啡館、甜點店,有各種各樣不同個性的小小服飾店、家飾店……





然現在,顯然越來越多觀光客和我一樣也都愛上了這些,故此,幾乎可說摩肩擦踵的如織遊人,首先讓我小吃了一驚。且也許是因著此區的益發炙手可熱,知名精品品牌開始進駐,反而,一些我常駐足的小店,雖說幸虧大體仍然如舊,卻難免有些竟就這麼失了影蹤……


左岸的變,則好在小得多了:全球甜點狂潮吹襲下,Pierre Herme和Laduree的隊伍更長了,長長人龍裡,除了必然的日本朝聖者外,美國客比例大幅提昇。


而我一直很景仰的頂級食材店「da rosa」,雖仍靜靜佇立於Rue de Seine街上一角,經營方式卻大有改變,食材展示縮減了好多,只剩下入門左側小小一區;卻是從地下室到二樓、從店內到戶外行人道上,都滿滿擺置了桌椅,以店內食材為本,開始做起輕食生意來了。





微微驚訝中,我選擇坐下,點一杯粉紅酒、一盤西班牙山火腿起司蕃茄麵包佐油醋沙拉當作遲來的午餐。簡簡單單的作法,上好食材的美味卻在此中表露無遺,讓才剛完成PEKOE實體店鋪不久的我著實多有感觸和啟發。


其他呢,雄踞馬德連廣場一隅的食品老店Fauchon從店觀到商品全面換了新裝,簡直時尚精品店一樣摩登酷炫得不得了的色彩塗裝,算不算預示了另一波嶄新的食材經營風尚?





還逛了幾家新的舊的茶葉店。除了包裝與裝潢都更時髦更新穎外,看來亞洲異國風情仍然當道,特別日本茶正夯!各大品牌店中最主要展示櫥窗櫃架上,全見玉露、抹茶還有各種日本茶器高高傲然盤踞,紅火極了。





反是料理部分,似是出現些許反璞歸真跡象。不知是否幾年來分子廚藝+Fusion風潮熱過了頭,此刻,不僅家常風味小館正熱門,即連頂級餐廳菜單上,菜式開始走向簡單,甚至傳統手工菜餚也開始悄悄冒出了頭……





這就是巴黎。以其不變,安慰了重遊旅人的依戀,卻又同時以其變,緊緊扣住了旅人的眼與味蕾與心弦。


下一趟,又會是何時呢?才剛離開不久,我竟然,又這麼偷偷自問了起來……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