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內移動 



最近,猛一醒覺,竟而發現,這大半年來,有很大一部份時間,都在這島內,從北而南、從南而北,不斷移動。

說來這移動,原本對我這從學生時代起便離家北上唸書、工作、繼而定居,十幾年來卻還是一趟趟老往家鄉跑的島南女兒來說,並非新鮮事。

然從今年起,情況卻變得大不相同:一來因了每月一次台灣水果採訪計畫的固定進行,二來北中南巡迴演講活動大幅增多,遂而,不再僅只是台北←→台南兩地往還,而是,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時不時還有新竹、桃園跟著插上一腳……

於是,就這麼從春到夏,陀螺也似的整島上一次次來回地轉……

其實挺累的呢!尤其手邊既有的工作仍舊一點不曾減少,不得不警醒著電腦與寫作簿必得不離身、走到哪兒做到哪兒……

然這移動過程裡,卻還是多多少少,一點一點生出些許,新的、不同的觀照、心得與興味。

像是,高鐵。



原本是完全後知後覺的。全民瘋高鐵的半價優惠時期沒趕上,第一次學著訂票、買票,已是話題熱頭早過、親戚朋友全搭得無比順暢熟絡的時候了。

然人進車站,仍舊大驚奇。

台北月台的窄小擁擠是一驚(天啊……這真是我們首善之都的高鐵站嗎?)、其他城市車站完全鮮明對比的高寬敞朗明淨漂亮又是一驚。

車廂景致景物,包括零食推車都簡直全部和記憶中日本JR火車一模一樣又是一驚——尤其早幾月,車廂前方兩幅廣告偏巧又是日本主題商品,讓我恍然間真有此地究竟是何地的混亂狐疑。



快得非常的移動速度,則是大驚。才上車,椅子還沒坐熱,一眨眼台中站就到了,連個火車便當都來不及吃乾淨。——說老實話,這時間,要是在台北市區塞起車來,連天母都還沒到呢……

就算是一天內從北往南分別台中高雄各演講一場,再回台北赴晚餐約,也一點不是問題。

這速度,著實讓我驚駭非常。

還記得多年前,在一本旅行散文書中讀到,作者的深深感慨。他說,交通工具科技一日千里之後,於是,人們從此失去了,「對距離的敬意」。

當時的我,行旅奔波間讀到此言,確實略略有些悚然,但到底年紀輕玩心正熾,讀過也就拋之腦後了。

但此刻的我,三百公里時速裡飛一般島裡穿行,這一句話,又突然浮現心底。

因而不免多少有些反省:這快飛火車所帶給我的,究竟有何得有何失?——比方,會不會就是因了對舟車往還從此少了畏懼與心防,才弄得這樣一整月跑個不停?(所以,開始覺得,好像也該是緩下腳步的時候了......)

然這中間,還是有許多甘美的獲得。

特別是,無比動人的,火車沿線景致。

真是一次一次看也看不膩的。



也許是因為高鐵路線穿過的多半是繁華城鎮以外的僻靜之地吧!沿途,從北部的環翠群巒、中有山村點點,中部的坡陵、溪谷、農園處處,到嘉南平原一整片無邊無際廣漠田野……

我總是忍不住,睜大眼睛捕捉著、推敲著,這一塊田、那一塊田,各種的是什麼樣的作物。

當然最多的是稻,於是從初春到暮夏,我也跟著一趟一趟,從一整片綠梗起伏,一路看到,金黃稻浪隨風翻騰,而後,新秧初插,而後,又是碧連天綠意滿眼……

農業是根。——也許是因為近幾年的食材研究、也許是因為近幾月的水果農園採訪、更也許是一趟不丹旅行的深刻領略......

每一次,靜靜望著窗外不停一幅幅飛過的,這非常田園的台灣景色,我總是油然生出無數的、說不出的感動與感觸與感發。

還有,我的這一程程移動,也好在並非全數都只是蜻蜓點水奔忙來去。很多時候,因著行程連續的關係,邀約單位的貼心安排,常就這麼當地一宿住了下來。

遂而,明明工作中,竟而也多少生出了一點點島內旅行、甚至是短暫度假的心情。

——不同的城市氛圍、不同地方的美味食物、不同的旅館風致,不同的、在地生活味道。雖然多少難免還是行色匆匆,然偶而偷得閒來,安步靜心體會,也果然俯拾盡是迷人風景與滋味。

於是在此,隨筆記下,我的這一段,島內移動時光。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