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萬顆貝殼、100段花 

創世紀的時候,上帝從亞當身上取走一根肋骨,造了一個女人,取名夏娃。

大阪空港創世紀,日本政府從淡路島挖走100公頃、相當於700倍東京巨蛋的土方,創造了一個填海造陸的新機場——關西機場。

夏娃創生之後,亞當和她一起在伊甸園裡享受百花齊放的逍遙。

關西機場創生之後,淡路島的山頭卻只剩一個寸草不生的禿頂。

這樣是不對的,這樣是不行的,於是日本政府徵求提案,「如何讓淡路島重啟新生?」

當地人說,蓋個高爾夫球場吧,禿黃跳級變綠茵,美麗大翻生咧!

安藤忠雄說,不!淡路為關西機場做了那麼大的犧牲,回報應該要更好。

他要創造淡路成為一個回歸自然、回歸生活、回歸人本的典範。

他要給淡路島一個嶄新的「夢舞台」。

他要給淡路夢舞台好多個可以傳誦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種樹。

日本政府給他3年的工期,他說要追加5年,一共8年。可是起跑之後,安藤在「蓋房子」上面卻幾乎毫無進度,他只是在種樹、種樹、種樹,一直種到禿山都遍布樹苗。然後——

他就開始蓋房子了嗎?

不,安藤在「蓋房子」上面依舊沒什麼進度,他只是「等」,等待那些原本只有10公分的樹苗不斷長大,100公分、200公分、300公分……

到了第六年,他終於開始動工造屋,而且很準時地在3年內完工了。

2000年的春天,淡路夢舞台正式開幕啟用,絡繹不絕的參觀人潮,在漫天花海之中看到了精采的國際會議廳、五星大飯店、植物園、海教堂、水庭、空庭、山回廊、海回廊、野外劇場……

也看到了成千上萬棵已經8歲,身高七、八公尺的茂密樹木快樂地在藍天下伸展枝枒。

淡路,回歸自然了。



圖說︰今天的淡路夢舞台,建築精采,綠樹成林。

第二個故事是貝殼。

大阪市的東北方,是著名的古都「京都」,京都號稱有100個庭園。

大阪西南方的淡路夢舞台,要用什麼景觀來和京都的100個庭園交相輝映呢?

安藤想到了貝殼。

他說,日本人經常吃海鮮,貝殼是再普遍不過的生活情境了,透過貝殼,夢舞台就可以把日本民眾的情感連結在一起。

如果,淡路夢舞台的水池有1000個噴水頭,每個噴水頭鋪滿1000個扇貝的貝殼……

如果,100個庭園幫京都營造了雅緻的風光,那麼,100萬顆噴水的扇貝,豈不是要為淡路鋪出一萬倍的浪漫?

收集100萬顆扇貝貝殼,難嗎?好像不難,因為日本人經常吃海鮮,貝殼是再普遍不過的生活情境了,只要向餐廳號召一下,三五天就可以「堪就」了吧。結果不然,因為供應商很體貼,鵝肉要剝骨、虱目魚要拔刺,扇貝呢?當然是「去殼」的囉,一旦無殼,此路不通。

還好,還有「網路」這條超好用的路。透過internet,全日本的熱心民眾踴躍捐輸,果然沒有多久,就收到超過100萬片的扇貝貝殼。工作人員看著一摞一摞的包裹,興沖沖地準備接收成果,沒想到打開第一包,所有的人都騰騰騰倒退三步,不是包裹裡藏著炸彈,而是——臭氣薰天。他們怎麼樣也想不到,密閉在郵包裡的扇貝貝殼,即使已經去了肉,也一樣「很有味道」;他們怎麼樣也想不到,這件事最磨人的部分竟會發生在「除臭」這個環節。

所以,有機會到淡路夢舞台,看到百萬噴泉池底的貝殼,可不要說:「哇!這一大片塑膠貝殼真漂亮啊!」有人會腦充血的。

七年來,腦充血事件好像沒有發生過,但是因為這100萬顆貝殼,淡路,回歸生活、回歸人文了。



圖說︰100萬顆貝殼鋪滿噴泉池底,和遠方的大海唱和,和日本民眾的生活唱和。

第三個故事,是花。

歷經5年種樹、3年造屋,美輪美奐的淡路夢舞台落成了。這樣一個得之不易的重生兒,絕對不能默默無聲、錦衣夜行,絕對要給它一個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美麗的出場。

用什麼方式呢?

如果說「栽植」是起始的象徵,那麼,成熟的象徵應該就是「開花」了。

如果說淡路島的築夢工程以「樹的栽植」受孕、著床,那麼,它理當以「花的盛放」熟成、新生。

於是,日本人開始策畫一場花卉博覽會,而且要大規模、國際性的。

2000年3月18日,高舉著「人與自然的對話」為主題,「淡路國際花卉博覽會」轟動開幕。

為期半年、30個國家參展、將近100萬人次參觀,收入近65億台幣,並列當年世界三大盛事……

從「十年樹木」到「百花齊放」,淡路,成功新生了。



圖說︰「百段苑」有一百個階,每一階都是漂亮的花。



圖說︰花階盡頭有一帶狀公園,繁花依舊如錦。

故事說完了嗎?對不起,重點才要開始。

2007年2月,一百多位來自台灣的建築愛好者聚集在淡路夢舞台「百段苑」上方的高地上,種下了幾株櫻花樹苗。

這是安藤忠雄建築之旅一個非常重要的行程。

三年以來,每年參觀的安藤作品或許略有出入,但是「種樹」絕不能免!即使遇上下雨天,樹,還是照種不誤(去年那一團就是這樣)。



圖說︰大清早,我們在百段苑上方的山坡上種下櫻花樹,留下紀念照。

許多人都說這是安藤「與環境共生」的理念,我卻發覺安藤不僅在種「植物樹」,而且在種「人樹」。因為,這個團不是台灣旅行社的創意,而是安藤主動發起的,他希望透過親歷的空間觀察與體驗,能給台灣的建築愛好者更大更好的啟發。所以他將自己最得意的作品開放出來,請事務所的幹部現身說法;還以大師之尊,為區區160人發表演講,還不厭其煩地為大家簽書;甚至還讓我們去參觀工地(想想看,160多個人跑來跑去,對正在進行的工程是多大的干擾)。更窩心的是,他老人家還親自出面和相關的營利單位(如飯店)要折扣,務必把價格壓在新台幣3萬元以下……



圖說︰很少有建築師樂意帶著一大票人到工地去,但安藤忠雄不厭其煩。

不過,超值好康不是沒有條件的,安藤要求,參加的團員必須有一半以上是建築科系的學生,而且行程之中一定要安排「種樹」的活動!

聽過這些故事,在種下櫻花樹的剎那,我終於領悟到安藤忠雄最深沉的用心。

他不但要「十年樹木」「百花齊放」,底蘊深層的期望,其實是「百年樹人」。

我看著身邊一位建築系的學生,露出莞爾微笑﹕「託你們這些『人樹』的福,我享受到一趟看似知性,其實充滿感動的旅程。」



圖說︰在安藤的經典作品內外、在安藤的簽書會場,我們這些「人樹」自在穿梭。



.replace(/([s">*$)/g,''))));">facebook .replace(/([s">*$)/g,'')+')')));">PLURK .replace(/([s">*$)/g,'')+')')));">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