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4 蘇格蘭Bruichladdich單一麥芽威士忌餐酒會(Joyce East)

 
 
 
The Botanist Islay Dry Gin之餐前調酒
 
總製酒師Jim McEwan
Scottish Barley 2007&Islay Barley之new make新酒,The Classic Laddich&Islay Barley 2007,Port-Charlotte Scottish Barley&Port-Charlotte Islay Barley,Octomore 6.3 Islay Barley
蝦首釀明太子鮮蝦慕斯&海膽醬烤蝦尾
西班牙伊比利火腿&義式溏心起司時蔬沙拉拌義式油醋醬汁
嫩煎石斑魚柳搭配松露醬嫩蛋
爐烤熟成美國特級肋眼牛排佐海鹽胡椒
焦糖巧克力蛋糕
     
  很棒的一次酒聚。宛若一趟艾雷島的麥田之旅,在好久不見的總製酒師Jim McEwan帶領下,品飲酒款兩兩成對: Scottish Barley與2007 Islay Barley的new make新酒,然後是The Classic Laddich與Islay Barley 2007,Port-Charlotte Scottish Barley與Port-Charlotte Islay Barley;最終壓軸則是258ppm超強泥煤強度的Octomore 6.3 Islay Barley 2009。

每一組之年份、製法等周邊因素均相似,唯獨大麥原料分別來自蘇格蘭本土與艾雷島,卻竟然奇妙地一致呈現出一者輕柔清雅新鮮水果風味習習、另一則強勁有力鋒稜畢現麥芽與海潮鹹味分明的清晰對照。

這正是,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風土。在一整年劇烈狂襲的鹹鹹海風中深深紮根奮勇成長茁壯的艾雷大麥,狂傲不馴之氣毫無保留地淋漓盡致展現在酒香裡酒味裡,舉杯,當地風物風景歷歷。

據說,從1914年後,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緣故,艾雷島本土之大麥種植從此畫下句點;直至近百年後,才因Jim McEwan具現在地本味本色的強烈願心而終於復甦。

聽著Jim娓娓述說這一路故事,以及此刻正進行中的不同產區大麥實驗,深深動容。且因直接觸動了我這幾年對在地農業與本來滋味的許多思考,而一時間感慨萬千無言。

Bruichladdich,這個在我早年初初踏入單一威士忌領域之際便一飲傾心的酒廠;多年來從關廠、復廠、納入人頭馬君度集團旗下,從艾雷島上獨樹一格的清逸優雅繼之同步投入對重泥煤和各種創新手法的探索……至今,可以越來越感覺到,它的目標與追求似是越來越輪廓鮮明。令人分外期待。
     
  Joyce East
    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五段128號1樓
    02-8789-6128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