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擁,一縈縈暈黃暖亮

不知為何,我很怕亮。

自小就一直對當時台灣住居千篇一律、一盞白熾熾亮晃晃大大居中主燈遍照全屋全室的照明法深感困惑,總覺得太明白直接還曬得人目眩發昏,偏偏真的需要看書寫字辨物時卻還是得另外補足,既沒氣氛又欠效率。

後來隨父母出國旅行,開始在異地旅館或人家裡見識到各種局部與間接照明手法:不設主燈,而是在各種需要明亮的角落如床頭、書桌、餐桌、沙發、浴缸、妝鏡、廚檯以至走道壁間等之上方旁側各自設置燈具打亮;走到哪開到哪,有需求才有燈光。

如是,不僅實用上都兼顧了,空間更因之產生了明暗層次,整個兒優雅立體起來,且燈泡多為澄黃色澤,更平添幾分溫暖;當下大為折服,成為我一貫追求的照明原則。

──說來好笑,其時,即使是大學時代在外賃屋而居,我甚至大費周章將斗室原有的吸頂燈擱著不用,改以放置各處的檯燈、夾燈取代。

後來有了屬於自己的家,我對每一盞燈的安法擺法都更斤斤計較,務必在亮與暗之間都能有姿態有氛圍有味道。

有趣的是,不知是否一年年越發歇斯底里,幾度和室內設計師合作之際總會發現,我似乎比常人更畏光。

每每燈具配線圖一來,簡直已成立即反射……「這盞拿掉、那排取消,這處不要、那區一枚就好……太亮了,真的不用這麼亮。」

當然過程中也心知設計師們其實委屈,都說原也認為不用這麼多,但偏偏大多數業主猶嫌不夠,所以一開始乾脆全先裝上,且一般狀況反而是還得往上加,像我這樣大砍特砍的實在很少。

但事實上根據經驗,即使大砍之後,實際進住其中,還是總會有那麼幾處燈具仍舊只能屈居冷板凳角色,鮮少能放光芒。

所以這回居家全面翻修改造,由於預算本也吃緊,我的殺伐動作比以往更強悍,一一秉持超高標準嚴格考量,再三確認一定派得上用場才肯要。餐桌吊燈還配上調光開關,要暗要亮都可視狀況立即彈性調整。

果然至今,每一燈都確確切切各有重用……甚至減得太過,穿衣鏡前竟硬生生漏了一盞,直至入住後才忙忙地赧然央求工班回來補裝。

配置之外,在燈具造型上,出乎向來審美立場,則偏愛簡約靜雅的設計。因為相信最美的應該是光,所以,過多純粹裝飾之線條形狀圖案顏色其實並不需要,暗裡,且讓光與影本身幽幽對比綻放溫暖就好。

因之裝修過程中,花了好多工夫各處一一仔細挑選來的燈具,樣子都頗單純,一任樸樸素素的方圓,最緊要是能與周遭場域相襯搭,自成風致。

而一年多來,檢點各處燈具之使用,很奇妙是,結果最常用常開的,竟非預想中、也是以往習慣多年的餐桌吊燈與沙發旁立燈,而是附於廚房中島吊架上的一圈LED燈,以及廚房底起居室旁的壁燈。

幾乎是日日一到向晚時刻便下意識先打開,將公共區域溫婉照亮。

細究其中原因,應是廚房中島原就是全宅生活動線與情感寄託之最核心,當然無論如何都希望這兒一定要有光。

至於後者,則是這盞燈本身太美,又剛剛好擁有一面乾乾淨淨白牆當舞台,只要點亮,上下各成丰姿的光暈無比吸睛。不管身在何處,只要望見便覺動心喜悅,遂越來越少不了它。

這是,燈與光的曼妙。令我自此又得著更多領會和啟發。


★ 關於我的私宅改造完整過程與理念已結集《家的模樣》一書。歡迎捧場!

 
→相關文章:
  新作《家的模樣》正式推出!
  家的模樣,生活的模樣—新作《家的模樣》序
  開闊透亮,光、景與風之必要
  我愛廚房:通透開放,中島之必要
  關於,我的泡茶角落
  浴室,療癒享樂之必要
  關於,家的風格
  說說,我的「恐色症」
  舊居新貌二三事
  居家改造日記:自此,邁向新局
  搬家日記:關於斷捨離以及其他
  揮別過去,跳蚤市集
  {旅人之窗}暫別,我的窗景與窗光 
  再談,我的杯子們
  細數我的紅茶具
  戀物、戀家、戀生活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家的模樣》
  Yilan著作-《好日好旅行》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且擁,一縈縈暈黃暖亮,新書,Yilan文章</P>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