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Bulli之後•Tickets Bar


近年來,因搭乘地中海郵輪緣故,兩度來到巴塞隆納。由於僅作為班機與船舶間的轉運站,短短一夜盤桓,遂也無法深入,最多趁機逛逛菜市場、舊市區巷弄間散散步,把握時間享用一頓豐盛晚餐、最多再加一頓午餐,就該登船啟航了。

所以,難得的這一兩頓宴饗,事前總會精挑細選一番,以能痛快享用這聞名遐邇美食之都的此刻精采。

比方上回,便刻意出城前往已故名廚Santi Santamaria於近郊小城Sant Celoni的「Can Fabes」餐廳,雖說迢迢奔波十分辛苦,然大師手筆,將加泰隆尼亞在地風土賦予極其洗練精細之再詮釋,仍讓我大呼值得,滿足不已。

不過這次,憶起該趟花掉的驚人車費和氣力,想想還是決定乖乖別亂跑,城內悠閒解決就好。

幾經考慮,我們選上的是「Tickets Bar」,分子廚藝代表人物Ferran Adria 在赫赫有名「elBulli」餐廳歇業後與弟弟Albert Adria的聯手再出發之作。

Adria兄弟這幾年在巴塞隆納餐飲圈極其活躍,一口氣開了多家餐館,家家炙手可熱:最早成軍的Tickets Bar和已宣告結束、強調多重感官體驗的41o Experience之外,還有融合日本與祕魯料理的Pakta、苦艾酒吧Bodega 1900以及墨西哥風味的Hoja Santa和 Nino Viejo。

這裡頭,Tickets Bar可算口碑最佳者。其以西班牙最具特色的Tapas小酒館形式為基礎,從店貌到菜餚都嘗試演繹出時髦創新的可能性。

當然不得不承認是,在踏入Tickets Bar之前,出乎多年來對所謂分子廚藝與創意料理所逐步累積的複雜觀感,難免多多少少存著些許戒心。

然而,一走入五光十色、鮮明擷取電影院意象的店裡,坐上開放式廚房前的吧台,開始享用一道道接連不斷端上的各式小菜後,即使因先天預期心理而無法真正全然心悅誠服,卻也越來越能清晰領會其中活潑奔放的趣味和活力。

Tickets Bar雖有菜單,但遞上菜單同時,侍者都會建議不妨放心交由他負責安排搭配,總之上什麼吃什麼、一道一道吃到飽足喊停為止──在這樣的方式下,數算起來,胃納不大的我們當晚大約吃了共16道左右。

既曰tapas bar,確實每道菜色之份量與樣貌都極精簡,但創新、解構與顛覆意圖依舊在每道菜色間不停湧動:

有的明顯自過往分子廚藝形影脫胎簡化而出,比方一見便頓時莞爾的橄欖油泡泡、Sangria水果酒漬西瓜方塊、純然膠質質感的羅勒麵條……。

有的則透著令人眼熟失笑的日本與亞洲風,如海藻天婦羅、生鮪魚脆皮手卷,以及油炸芝麻裹海苔、碎粒花生酥(呃,這不是咱家的常備台味零嘴嗎?)等。

但此之外,卻也有不少回歸傳統tapas與食材本色的菜餚:牛肉生火腿麵包棒、油封肥鴨肝佐玉米百里香醬汁、醃生牛肉紅洋蔥肉桂脆餅、烤黑豬培根三明治……

單純直接點到為止,卻因極高明的選材和處理,從風味到質感都綻放出足讓人大嚇一跳拍案叫絕的肥腴甘鮮豐潤香美,懾人力道十足。是對食材對烹調技法累積了深刻洞見方能有的作品,不僅喚回我在西班牙傳統在地tapas小館的多次感動記憶,且精細程度還更有以過之。

特別最後一道烤黑豬培根三明治,脂肥肉香程度,才一口咬下,我們便立即效法前後左右其他客人的紛紛動作,馬上追加一份,先前什麼疑慮戒心莞爾失笑瞬間通通拋到九霄雲外去。

這才是tapas哪!意猶未盡舔舐著唇上猶存的餘香,我不禁釋懷著笑了開來。


 

→相關文章:
  我看,分子廚藝
  再談,分子廚藝(上)
  再談,分子廚藝(下•東京篇)
  縱情地中海•旅中隨帖
  {旅食隨記}果然大師風範•Santi Santamaria
  一點感發,在維也納Steirereck餐廳
  {旅食隨記}星級主廚的家常味
  {旅食隨記}簡單中,自有豐富美味
  在旅行的餐桌上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終於嚐到真滋味》
  Yilan著作-《食.本味》
  Yilan著作—《極致之味》
   


 
 
<P>elBulli之後•Tickets Bar,美食,分子廚藝,Yilan文章</P>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