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的「恐色症」

熟悉我的家人朋友與工作夥伴都知道,我對顏色,有著超乎一般的神經質與焦慮,我戲稱這毛病為「恐色症」。

幾乎是任何鮮豔妍媚明麗……甚至粉嫩可愛色彩都在排斥之列。能夠接受者,唯獨白(但絕非冷冽凜然無機工業感的白)、有限度的黑,以及偏向暗沉渾拙的「濁色」等;而純粹由來天然如大地色系,則是平素愛悅之色。

病入膏肓程度,小自個人衣著配件物件文具、日常餐具工具廚具用具,以至居家與自有店鋪辦公室之空間色調材質……總之看得到摸得到用得到、屬一己之「領土管轄版圖」都在嚴格堅守管控範圍。

所以,從來家中舉目可見一片簡素,衣櫃打開更是肅穆寡欲。出外遊玩或旅行時分對可能久待之所時時處於戒慎恐懼狀態:不僅下榻旅館一律事先再三打探嚴選,誤入色調裝潢不合意之旅宿甚至餐廳咖啡館、導致不得不拔腳奪門而逃事件更是屢屢發生……

同事們早對我的症頭束手無策,《Yilan美食生活玩家》《PEKOE食品雜貨鋪》網站本身和出版品、商品包裝風格勉強還由著我任性,至於店鋪上架之餐具選色則盡量不讓插手,以免背離正常市場口味太遠──則已成為大夥兒心照不宣的潛規則。

究竟為什麼會如此呢?我想,不單單出乎先天個性的孤僻嚴肅內斂好靜,更多應是受西方現代與極簡主義甚至日本茶道美學之長年薰陶涵泳,對簡約低調樸實無華之美情有獨鍾。

遂而,特別在居家設計與陳設佈置上,二十多年來,這樣的想法更是一路貫徹至今。

「不要顏色」。在每一設計、選材、選色時刻,我都不斷強調這一點。

當然絕非悉數一任透明凜白漆黑無色,我總要求:「以材質的顏色為顏色」──木的顏色、竹的顏色、石的顏色、草的顏色、布的顏色、玻璃的顏色、金屬的顏色、混凝土的顏色……

即連家中所有物件的添購,也刻意避過任何鮮明扎眼色彩,只願只肯只能,本質本色本來面目,本心直性相見。

事實上,對我而言,這般對「本色」的追求,無疑是一種摒去浮面表象的虛華外在塗裝,直接與自然連結聯繫的過程。

而是的。我在人生裡生活裡始終相信且不停印證的是,當被更多的、真正貼近自然的物事所環繞包圍,眼見身觸,方能真正感覺自在安頓。

一如我頗欣賞的日本設計師原研哉在其著作《白》一書中,對日本「傳統色」的描述:

「日本傳統色令人目眩的多樣性起源於平安時代的王朝文化。這個時代培育出一種捕捉自然界細膩的變遷,再運用、表現於服飾及日常用品並引起共鳴的文化……」

「『萌黃』、『淺葱』這種從自然界捕捉的詞彙纖細而微弱,但是對於顏色的觀點具有說服力,所以能夠深入人們的感性部分。顏色的名稱就像穿線的細針,一針一線確實縫入我們感覺之中的敏感部分,從心底油然而生的是刺穿目標的快感或共鳴。」

──確實一直以來,對這世間大多數色彩多多少少都懷有難以跨越的恐懼的我,卻對日本傳統顏色經常抱持好感,想來正是出乎這般動人的、和自然的細膩連結和共鳴吧!

只不過,忍不住想抱怨是,這多年堅持其實並不容易。居家設計施工還好,反是日常生活用品、特別是消耗類的品項,安靜素樸的選擇委實太少甚至沒有。弄得我每常為了一塊菜瓜布、一巾抹布、一只垃圾袋上天下地網海裡狂搜瘋找……

「為什麼一定都要那麼俗豔那麼花俏呢?出一款素素淨淨盒裝面紙有這麼難嗎?」──這樣的念叨在我家可曰隨時上演。

「只不過,什麼顏色都沒有,不會太空寂冷清嗎?」有時,會有朋友如是問。

不會的。我總認為,家的溫暖,並非由來自色彩上的繽紛,而是,此中人與生活的豐富、深度與厚度。

記得多年前,有位設計師好友曾對我說,居家裡最美麗的裝飾,是書、還有花。

我深以為然。到現在,滿架藏書、以及偶而添置的鮮花瓶插,確實是我認為的、家中無比動人的景致。

但更知道其實遠遠不只:還有錯落擺置其中的各種珍愛的、悉心尋來的生活工具器物,有家人起居相聚的身影,有言說談笑的聲音和不時流動的喜歡的音樂,有烹調食物的景象、聲音與味道,有穿窗而入的景色與天光……

更瞭然是,在這已然嘈雜喧囂龐雜繁亂太過的世界裡,當身邊周遭眼所見身所處之環境越是單純簡淨,心緒便越能沈澱清明;更多本質的、真淳的景與物與事與思,以及其中所追求的構築的美好生活樣貌與路,方更能,清晰浮現。


★ 關於我的私宅改造完整過程與理念已結集《家的模樣》一書。歡迎捧場!

 

→相關文章:
  關於,我的泡茶角落
  開闊透亮,光、景與風之必要
  浴室,療癒享樂之必要
  舊居新貌二三事
  居家改造日記:自此,邁向新局
  搬家日記:關於斷捨離以及其他
  揮別過去,跳蚤市集
  再談,我的杯子們
  細數我的紅茶具
  戀物、戀家、戀生活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好日好旅行》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說說,我的「恐色症」,生活,Yilan文章</P>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