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闊透亮,光、景與風之必要


「怡蘭家的風景,很不得了。河在窗外流過,河岸有一串綠地還有老樹三兩,空中有飛機升降,台北市在不遠的面前一列排開;冬日的陽光暖了一室,叫周遭室內顏色更加踏實,連投影都格外深刻。怡蘭和他的另一半都很強調自己是南部小孩,離不開陽光……她和他爭取的,就是這樣一個暖和明亮可以望得很遠很遠的家。」

── 十數年前,好友歐陽應霽初次來我家作客後不久,在他的書《回家真好》裡寫下了這段話。

確實是這樣沒錯。一直以來,我對光和景始終有著很深的依戀。

不管是居家、挑選旅館、甚至只是餐廳與咖啡館吃頓飯喝杯茶,每一個相處或相遇的地方,我都希望能夠傍著一扇可以朝外凝望的大窗,窗外有風景,有亮晃晃遍照全屋的天光。

遂而早在二十年前,我們便決定自市中心渡河過橋來到其時還少有人聞問、兩岸猶只見爛泥荒草、交通與生活機能俱皆匱乏、甚至連房地產界朋友都搖頭不看好的大直河畔落腳,緣由在此。(至於此地段後來之驚人發展,可就全不在當時預期內了……)

果然這些年,面河面光的這幾扇窗,成為長年在家埋首工作的我忙碌之餘最大的安慰與樂趣。

因此,對我而言,窗景和光之如何援引和融入,毫無疑問是居家設計的最關鍵重心。

說來,當年歐陽所造訪的,便是此宅的最原初首版原貌。

那時,整體規劃出自另位建築師好友之手,依照我們的要求,他大膽採用了「回」字形平面:將不需要採光的儲藏室置於全宅正中,然後,玄關、廚房、書房、主臥、衛浴、起居室則依序圍著儲藏室排列一周;而我們最重視的生活場域如廚房、餐廳、臥房則大喇喇置於面河朝景這端,很有意思。

這樣的配置優點,不僅在於間間朝外、都有窗光,且還四通八達、動線流暢──連我家貓咪小米生前還活潑淘氣時,都喜歡一圈圈繞著奔跑,歡欣不已。

然而,一年年此中生活下來,對四季之光和風的動向越來越有深切的感受和了解後,漸漸卻開始萌生不同的思考。

首先是回字格局下,空間切分難免稍嫌零碎,雖間間有窗有光,但光以及隨之穿窗而入的風,卻無法開開闊闊流動順暢。

且也是後來才終於領悟,不是每一個房間都適合晴光燦爛──尤其冬季南來的暖陽,從早到晚一整日熱烈灑下,令得直接就位在向陽區的臥室睡眠不安、廚房裡珍藏的各色茶葉乾貨調味料很快變質變樣。

於是去年,決心從頭大刀闊斧改造,和這回的設計師李靜敏細細談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與習慣與願望,以及最根本的、這房子裡春夏秋冬晨昏日夕之光與風如何流轉後,不多久,他給了我們一個截然不同的平面:

將全宅依樑柱位置一刀切分為二,臨河面景朝南這方全數劃為公共區域,且除了書櫃外不做隔間,書房、餐廳、起居室臨窗連成一氣;我們視為全宅主角的中島式廚房則往後略退至書房和起居室後方,穩占全宅中央核心位置,和各空間連通相望。

較私密的臥室、主臥衛浴、儲藏室和洗衣房兼客用洗手間,則一律劃歸較陰暗且沒有景觀的北面,以牆和大片隱藏式門扇與公共區域清晰區隔。

──好生大氣流暢!正是我們想要的樣子。我更進一步建議將書房與廚房間的兩向大書櫃中間的背板拿掉,通透開架,以更增聲息相聞的開放感。

現在,進住半年多來,著實越來越體會到這嶄新格局的好處:

最主要的起居空間和光和景緊密連結後,一整日的作息,無論工作消閒下廚吃飯讀書聊天喝茶,從室內到室外,分分秒秒都有大片大片無隔無阻之明媚明亮天光和景致為伴,愜意舒心非常。

而公共與私密空間的清楚劃分,更使眠睡盥沐休憩有了明確的界線,安靜安頓不少。

從來光與景與風,始終被我視為人生裡生活裡之絕對必要。然如何真正適切妥貼和居家和生活水乳交融一體,這課題咀嚼多年,至此終是慢慢領會其中奧妙。


★ 關於我的私宅改造完整過程與理念已結集《家的模樣》一書。歡迎捧場!

 

→相關文章:
  舊居新貌二三事
  居家改造日記:自此,邁向新局
  搬家日記:關於斷捨離以及其他
  揮別過去,跳蚤市集
  {旅人之窗}暫別,我的窗景與窗光
  戀物、戀家、戀生活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好日好旅行》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開闊透亮,光、景與風之必要,攝影,Yilan文章</P>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