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陸之冬•べにや 無何有(上)

已經成為一種,完全無法遏抑的癮頭,以及,自己和自己的約定了!每年隆冬時分,我們總是自然而然地出發,看雪。

說來奇妙,南國熱帶豔陽下長大的我,生就一副怕冷畏寒身子骨;也不過就是離鄉數百公里來到北台灣住居,卻是每每季候一入冬,便日日不停抱怨好冷好冷,電暖器暖暖包片刻不離身,年年抖索抑鬱過冬。

然偏偏,還是無比憧憬著,雪。

憧憬著天地全被雪埋了,一片蒼茫裡,眼前所見所有物事盡皆失了顏色,只剩凝白與墨黑,那彷彿凍結一樣的、無比空寂肅穆的簡與淨。

憧憬著大雪紛飛簌簌而下,抹去了人跡吞噬了聲音,人在雪中立,傾耳諦聽,是一種從感官到心靈都悉數沈潛沈澱了的,刻骨的懾人的靜謐……

隆冬溫泉鄉,逐雪之旅

讓我不能不著迷,年年一到雪季,便心癢心動難耐,恨不能立即起身奔赴而去。

但也因為怕冷太過、再加上個性素來好靜懶動,因此,我的賞雪活動類型總難免顯得侷限:滑雪、健行、觀光攬勝逛街等戶外活動大致敬謝不敏;最最理想莫過於──舒適旅館客房內、雪景大窗畔,一張榻、一杯茶、一本書、一張披毯、一壁熊熊爐火,暖暖懶懶一整天!

就算非得出門、來到室外雪下,最好也只是就這麼躍入一池熱騰騰泉質上佳溫泉裡,身下暖燙之際,卻覺肩頭鼻尖髮絲間啪嗒啪嗒灑落下一點一點細小細微的冰涼……

──故此,我的逐雪之旅,自始至終,幾幾乎只得悉數以日本雪地溫泉旅館為目的地。

而今年的賞雪地,經過一番精挑,由位在日本石川縣山代溫泉鄉的「べにや無何有」雀屏中選。

早從許多許多年前起,べにや無何有便已是我的夢幻旅館清單上重重劃圈的一家。近年來,由於可從台灣桃園機場直航鄰近的小松,往返時間大幅縮短,更是魅力倍增。

「無何有」之名典出《莊子》:「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

多美的緣起!讀著這段文字,我怦然心動。

遂而,非是粉櫻盛開之春、非是蓊鬱碧綠之夏、更非紅黃滿樹之秋,我刻意選在大地生意止息之冬,來到べにや無何有。

而出乎意料之外是,這冬雪深重的「無何有之鄉」,空裡寂裡靜裡,竟是如此丰姿風貌萬千。

當日,風塵僕僕抵達,向來雪運多舛的我們,一如以往,雪況略顯稀微。然畢竟年年經歷,心態上已然老練許多,遂仍雀躍著,立即沈醉在べにや無何有的靜與美中。

虛室生白,無何有之鄉

旅館主人中道一家在山代溫泉經營旅館已有八十幾年歷史。女將中道幸子告訴我們,昔年旅館原名「べにや」(意為「紅屋」),地點在山代溫泉街區之較中心位置;直至前代買下了這處為林樹環擁、充滿自然感的庭園,方移至此處開業。

傳承到丈夫一成與幸子這代,兩人期待能夠賦予旅館更不同的風貌,遂於1996年請來日本當代知名建築家竹山聖(其他著名旅館之作還有如箱根的「強羅花壇」、大阪的「D-HOTEL」……等)重新設計改建,歷經四年時間,全新風貌的「べにや無何有」就此問世。

對於「無何有」一詞,竹山聖的詮釋是:莊子曰「虛室生白」。無為而為,空無中,方能涵納光、風、自然,以及,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心靈。

在此命題下,對照於早年偶然陸續看過的、竹山聖其餘建築作品的雖簡練但幾何表現性十足,べにや無何有似是顯得更樸實低調、清澈空靈。

幸子女將說,早從一開始,他們追求的始終是一處得能謙遜和諧地結合自然、體現自然、反映自然的建築……

聽及此,我忍不住和幸子提起,影響我至深的日本茶道美學概念:「侘•寂」,她當下微笑說,是的,這正是無何有的思維。

清寂素樸淨簡,自然,於是益發淋漓盡致呈現。

而也果然,雖然早已網站與相關書籍雜誌圖片中熟悉眼見無數次,第一回走進旅館大廳──「好簡單哪!」我仍禁不住略感驚奇。

但沒多久,安坐於大廳裡座椅上,靜觀……漸漸地,四周左右、一扇一扇顯然經過精心框取、各見風致的窗:落地大窗、整幅方窗、橫幅長窗、修長高窗,窗外景致,卻是越來越鮮明清晰……

  12/01 日本山代溫泉「べにや無何有」之旅 I(旅館設施)
  12/01 日本山代溫泉「べにや無何有」之旅 Ⅱ(山代溫泉鄉)
  12/01 日本山代溫泉「べにや無何有」之旅 III(金澤)
 
→相關文章:
  雪中•那須二期俱樂部
  小隱,在旅館
  我喜歡的,旅館房間
  日本溫泉旅館再進化
  日本溫泉旅館進化論
  靜美之宿•伊豆arcana
  三泊六食•界 ASO
  沈醉,月之兔溫泉旅館
  箱根之秋
  日本雪見溫泉行
  迷戀日本溫泉旅館
  伊豆溫泉享樂記
 
→相關討論:
  日本溫泉之旅
  享受旅館
 
→相關商品:
  Yilan著作-《隱居•在旅館》
  Yilan著作-《享樂.旅館》
  Yilan著作-《終於嚐到真滋味》



北陸之冬•べにや無何有(下)



<P>北陸之冬•&#12409;&#12395;&#12420; 無何有(上),日本,雪,溫泉,旅館,Yilan文章</P>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