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香檳之旅

近幾年,不知不覺間,葡萄酒,似乎成為我的旅行裡,越來越重要的部分。

最早,原本單純只是寫作取材所需,然到後來,卻是越來越沈迷此中;即使是個人的純度假甚或因公出差旅行,只要是來到產酒國度,餐廳裡小酒館裡痛快暢飲還不夠,定然還要排上幾處酒鄉酒莊訪尋,方能盡興。

而2005年初夏,因著這樣的心情,明明是一趟行程緊湊的工作出差行,我卻仍執拗著、硬擠出一點點空檔,迢迢繞道,進行了一回,短短一天一夜的,法國香檳區匆匆之旅。

當然,素來愛極香檳的我,好容易來到這夢想之地,自是有太多太多的地方想走想看,但畢竟時間不多,無論如何總無法貪婪太過;遂而,不敢多想,當晚抵達時分已過中午,只敢蜻蜓點水一樣、排了短短兩處酒廠探訪。

然後那晚,在擁有米其林二星評價的L'Assiette Champenoise餐廳與所在旅館住宿一夜並享用晚餐;隔日,香檳區首府Reims市區稍微走走、市區知名的cafe du Palais用了午餐,之後,於Hautvillers小鎮登高遠望四方田園景致,如此而已。

但雖說行色匆匆,卻仍舊多多少少,將香檳區的好酒好景好菜:不管是L'Assiette Champenoise餐廳帶著幾分時髦與創新氣味的料理、雄偉典雅的漢斯大教堂、cafe du Palais的爽口香檳配上鵝肝醬羊肚菇義大利麵、寧靜美麗Hautvillers小鎮,以及果然無限清逸秀麗的美麗葡萄園風光……,點滴俱一一收入眼簾裡味蕾裡心坎裡。

當然最難忘處,還是兩處酒廠之行。

我們去了位在Epernay,香檳區產量首屈一指、名氣也最響亮的「Moet & Chandon」。規模宏大、遊客如織的此地,最負盛名處,當屬位在酒廠地下的巨大酒窖,以隧道形式密密如蛛網如迷宮般蜿蜒分佈蔓延開來,據說總長度達於28公里,非常驚人。

走在據說已有250年以上歷史、黝暗幽深的長長酒窖裡,時間的流 速,彷彿變得極緩極緩,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說不出的陰暗冷涼幽濕氣息。

周遭,觸目所見,全是驚人巨量的深色圓胖酒瓶,有的一行行整齊堆疊成牆、進行長達數月以至數年的瓶中培養熟成,有的則一排排斜插於人字形架上,應是陳年結束後,正進入手工轉瓶除渣階段;絕大多數瓶身,都一致覆蓋著厚厚塵灰,靜靜訴說著這一路沈睡過來的悠長歲月,非常迷人。

還去了被許多香檳迷們視之為極致夢幻標的的「Krug」。和酒廠總裁、也是Krug家族第五代傳人Remi Krug一起,我們一面啜飲著醉人的香檳,一面聽他細數著,關於如何透過極端複雜的調配技巧,將Krug最引以自豪的,清爽與豐富、飽滿與纖細、雄壯與優雅等種種兩向對立風味完美交織交融一體。

還有關於,從他這代才終於開始生產、展現雍容成熟果味的Rose粉紅香檳;還有,Krug最是得意、也是被世人目為顛峰之作的,以來自單一Mesnil葡萄園中所產之Chardonnay葡萄釀造而成的Blanc de Blanc, Clos du Mesnil香檳。

還特意去看了最讓人嘖嘖稱道的橡木發酵桶。Krug是現今唯一使用法國小橡木桶進行第一次發酵的香檳廠,這一道昂貴工序,是造就Krug香檳得能如此既雄渾又纖雅的主要原因之一;且為了不使太濃重的橡木氣息折損了香檳的清澈清細,遂而,Krug雖年年買進全新橡木桶,卻得先花費六年時間以酒渣浸潤新桶,直至新味盡脫後,才能真正派上用場。

耗時耗力程度,著實令人咋舌,也讓我們再一次由衷領略了,法國香檳工藝之曼妙與無邊魅力。



facebook PLURK twitter
→相關文章:
  香檳的歡欣滋味
  慢慢喝,葡萄酒
  葡萄酒的旅程
  驚豔,西班牙葡萄酒
  加州酒鄉之旅
  北義大利酒鄉之旅
  西班牙Rioja酒鄉之旅
  法國隆河酒鄉行
 
→相關討論:
  香檳
  關於葡萄酒
  薄酒來
  甜白酒、甜紅酒、冰酒
  加烈酒/波特、雪莉…
 
→相關商品:
  Riedel 酒杯區


 
<P>匆匆香檳之旅,香檳,Moet & Chandon,Krug,Blanc de Blanc, Clos du Mesnil,Yilan文章</P>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