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就好,調酒道具



近幾年迷上調酒。不過,可不曾因此夜夜酒吧裡流連,宅性堅強緣故,最喜歡還是在家裡自個兒動手。

其實平日早有調飲習慣──天生挑嘴脾性,從食到飲從來最是怕膩,所以,即便家常飲品,不管是夏日必不可缺的冷泡茶蕎麥茶冬瓜茶,以至各式飲、果汁氣泡飲通寧水,總喜歡這加一些那加一點,交錯配對混搭,日日杯杯都有不同風味變化。

所以,約從前兩三年前起,隨琴酒的全面風行,深深著迷於那從產地、素材、蒸餾、浸漬、萃取到調配所展現的多樣風貌與講究,純飲意猶未盡,便開始嘗試調酒,先前調飲經驗為基礎,幾乎沒有什麼門檻,很快便覺信手拈來觸類旁通。

當然,如家常調飲般隨興隨手亂調是不少,但也常參考酒譜鑽研經典配方;並隨著對基礎手法以及調配原理、邏輯的逐漸熟悉,慢慢掌握訣竅,不僅對調酒之風味口感高下越能心領神會,日常隨手創作也覺靈感多多。

調得上手,難免對相關周邊道具萌生需求和欲望。好在是,在廚房工具上的向來謹慎慳吝,讓我多少保持理性,不曾一步衝向相關專賣店,一次全套狂掃回家;反是審慎再三斟酌考慮,畢竟非為真正專業調酒師,也沒想開吧做生意,究竟是否真有需要悉數齊備?

尤其長年煮婦生涯,廚房整理管理經驗積累,越來越明瞭,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此語不見得放諸四海皆準,往往多擁有反而多生負擔,不是根本派不上用場平白多占空間,甚至還常多添忙亂。



遂而,一路過來,添購速度刻意放緩,慣用多年的最基礎三節式雪克杯(Cobbler Shaker)之外,為能更精準量度比例和份量,只先增加了量酒器;調酒棒則雖一直覺得有需要,但素來挑剔個性,老覺市面所見工具感太強;直到發現一直傾慕依賴的柳宗理不銹鋼餐具系列中,竟有一支極是美麗優雅攪拌匙,立刻入手,果然好看好用,很是歡喜。

此之外,由於一眾調酒中,第一最沈醉是馬丁尼,各種配方、手法反復嘗試研究,樂趣無窮;特別偏愛正統攪拌法而非搖盪,口感更圓潤舒坦──這一來,攪拌杯猶可挪用家中現成器皿,但用以濾去冰塊的隔冰匙卻似乎很難取代……幾度猶豫後,某回意外發現,其實大可直接在雪克杯中攪拌完成後,直接以雪克杯中段的隔冰器濾冰就好!當下大喜過望,又省下一件道具。

唯一心猿意馬類別,則是酒杯。除了家中舊有飲料杯外,目前只少少添購了一三角二圓弧兩隻馬丁尼杯而已,雖說大部分短飲型(Short Drink)調酒都能對付,但長久下來總嫌少了些變化…… 但也無妨,調酒道具之路上,既已充分玩味了極簡之樂之境,當然不急於一時,安步當車,隨緣而遇,也是自在。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