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口味



時近中秋,又是各類月餅紛紛出籠時刻。而我,早從多年起,除了少數例外──比方熟識信賴好友親手做餅或溫心推薦,其餘四方酬祚往來贈餅幾乎都辭謝心領。

此中原因,一來餅多胃小,根本吃不完,且一年年益發不肯不願剩食,日常居家三餐全以一頓盤底朝天悉數掃光為估量做菜前提,當然無心無力無意願再為大批剩餅如何去化傷腦筋。

其次則是口味上的越加挑剔。從事飲食研究與寫作多年,且還日日自家操持三餐,長期將味蕾淬鍊得無比驕縱刁鑽,尤其從小到大數十年來不知吃過多少餅,年輕時甚至還曾一兩次為媒體應節專題「試餅」──只不過,就這一兩次,當下發覺對我而言委實勞瘁過度苦力活,就此嚇住再不敢參加……

總之,越來越發現真心所悅所愛不過就那寥寥幾家、三數類型,其餘大多敬謝不敏;遂乾脆斷然止步,每逢過節,寧願自己少少採買一二些許解饞,自在清心無負擔。

那麼,究竟何為真心愛悅之餅呢?首先第一要件當然是美味,技巧工法上乘到位,素材之本味原味盡顯,特別若還能古法天然少人工添加更是上上最佳。

至於類型則不好意思,非關味與技之高下,純粹出乎個人任性了……和其他食物一樣,年歲越大,漸漸對兒時懷念家鄉味越是留戀耽溺;因此,就是要台式月餅!港式月餅若遇好蓮蓉、好奶黃固然猶可稍微淺嚐,但真正滿心垂涎牽念還是非某幾家老店老味道綠豆椪、蛋黃酥、豆沙餅莫屬。

而這口味的越加返樸歸「老」,也導致對另種月餅退避三舍:是的,可能有人已經猜到,正是市面上年年必然都有、且越來越喧囂時興的所謂「創意月餅」:綠茶紅茶抹茶、焦糖咖啡巧克力、麻糬粉圓起司甚至花草水果……為了貴氣,連松露烏魚子伊比利火腿都入月餅,弄得我每聞每見就內心叫苦大響警鈴。

其實這偏執對象不只月餅,所有的應節食物都是如此;例如端午粽,一樣只想只念從小吃到大的南部粽,一樣只肯要最熟稔熟悉舊時配方舊時味。

我總想不透,不管是月餅、粽子以至過年的鹹甜年糕,應節應景之食本就不是隨時都得吃都能享,難得就在於這「非日常」性,一年才得一時相見,又不是月月天天頓頓吃到膩,當然最可貴也最是至樂就在於這老朋友一樣,睽違一年終於重溫再續前情前緣,到底為什麼需要五花八門新口味?

「你老了。」另一半說。「才不是!我小時候……」「那就是從小就老起來放,你一直都這樣。」

呃,好吧,這我好像無法反駁……但又如何,這日新月異、轉瞬即變之世,總還有這些節令節時,讓我們還能與過去勉強相繫;所以,唯有此際,情願固執守著我的老派口味,不肯走不肯變不前行。


 
公告欄
★ 【新書】《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正式推出!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簡體版,已於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書是至今第十二本簡體著作,寫作生涯裡意義非凡之作,二三十年點滴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