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派不上用場的「專用」道具們

 



我的廚檯角落裡,有那麼幾格空間,是平常極少垂顧碰觸的──裡頭安放的是,已久久不曾使用的廚房工具:

義大利麵度量板、洋蔥切丁器、小黃瓜切絲器與挖球器、水果去核刀、蒜頭壓泥器、分蛋器、檸檬榨汁器、生火腿夾、煮蛋器、迷你量匙、迷你刮刀、迷你攪拌器……都是來家至少十數年歲月以上的舊物了。有的早年一度慣用愛用、有的則可能出場一兩次便拋諸腦後,有的甚至一次擔綱機會都沒有過。

曾經年少時,對這樣設計別具巧思、各有專門用途的廚房道具分外著迷;每每旅行之際,總愛在此類店家裡流連不去。

最生火在日本生活雜貨店,一板一眼龜毛究極民族性,幾乎每一常見食材菜餚都開發出專用道具;一一端詳,總忍不住萌生各種幻想,以為有了這些小物的幫忙,便能跨越手藝的還仍稚嫩生澀,把菜做得飛快精細漂亮。

好在當年願想雖大,購物膽識和荷包卻都不夠豐足,無法真的失控大肆採買;但審慎添購下,幾年下來也還是陸陸續續累積了一定數量。

但卻是很快便發現,所謂「專用」,反而多了侷限少了彈性,不見得真的「實用」。

特別忙碌太過生活步調裡養成的慵懶怕麻煩脾性,逢到做菜上,更是一味偷工貪快求效率;每每三爐齊開十萬火急當口,自然而然每一步驟都力求簡化簡單直覺解決,哪來的閒情閒工夫細細考慮此時此刻這根蔥那枚蒜這把菜那枚瓜該歸哪件對付?且事後清洗還多嫌累贅費事。

尤其漸漸入廚多年後,刀工廚藝即使說不上精進,但至少勉強有點熟練;遂益發清楚明白,與其累積形色各款看起來厲害的削切器具,還不若投資一把好刀來得多工多用、俐落實在。

最重要是,對做菜的看法一年年越來越灑脫不羈──原就不是擅烹大菜名菜之廚藝大家,既言家常菜,不過就是年年季季月月日日不斷流轉的尋常日常,簡捷率直爽朗為上,委實用不著太過苛求整齊細膩美觀。

所以,切絲、切丁、壓泥,一刀在手剁切削挖壓拍了事;榨汁、分蛋、分排生火腿則手指萬能;量義大利麵、煮蛋時間?事實上若真求準確,直接秤重計時更牢靠;至於那些小巧迷你道具……說真的與其還得開抽屜翻找,乾脆抓根長匙比較快。

遂就這麼一一打落冷宮,每回取用其他物件時,抽屜一拉開,眼角瞥見這群久不見天日、寂寂寥落神傷的小傢伙們,總難免心上歉然。

因此早早便戒斷了對所謂專用道具的耽溺。至於已經購置的,卻也並未全如其他廚房器皿般,一旦派不上用場便一律淘汰捨離,反是斟酌重點留了下來;算是一種警醒吧!不時提點自己,家常廚事,越是單純極簡,越能自由開闊、細水流長。同時,也對廚器之何為堪用何為無用,又多幾分省思與咀嚼。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