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擋掉我的窗



自年少時戀上旅館至今,二十年來造訪、寫作世界各地旅館無數;由於好旅館太多、迷人醉人處說也說不盡,因此以往,書裡文章裡著墨的,始終是我由衷傾心、喜愛的那一面;還寫了專文細細列舉,「我喜歡的旅館」是何模樣。

但事實上,世事哪有可能完全盡美盡善;尤其多年體驗經歷積累,加之素來挑剔龜毛任性脾性,對旅館之挑選與審視標準越來越嚴苛、難能將就……遂而動念,且就此翻轉一下角度,偶而發發牢騷:究竟犯了哪些天條,會被歸為「我不喜歡的旅館」吧!

首先第一要件,在於「窗」。因先前出版著作《旅人之窗》緣故,不少讀者都知道,我會為客房裡一扇可以看山看水看景的窗,千里迢迢奔赴前往;也曾一入住才發現全無窗景窗光、滿室封閉陰暗,只好行李一拉、倉皇奪門而逃。

但即便有窗有景有光,有一類客房設計,卻是定然敬謝不敏,光是照片上一眼瞄見,便定然立刻劃叉。

那是,浴缸、甚至整間浴室大喇喇直接擋掉全部或大半窗邊位置的客房。

其實可算台灣各地蠻常見的形式。特別在溫泉鄉,有幾年幾乎蔚成主流,不少標榜景觀大浴池旅館裡,除了空間足夠、可讓臥室和浴室都有外窗的大套房外,其餘基本客房大致都長這樣。

但我對此總是萬分不解:雖說確實住客大多都為泡湯而來,但說真的,就算再怎麼酷愛溫泉,晚也泡早也泡,泡到腦脹頭昏全身發皺泛白,了不起兩三小時已經很過頭;剩下的時間,恐怕還是待在房間而非浴室為多,但偏偏好景都讓浴室佔掉,豈不平白可惜了房價?

而且這類浴室和臥房之間常常不見得都以透明玻璃為隔牆,人在房裡賞不得景見不著光,更加鬱悶無聊。即便是玻璃也不好,每朝外看,視線裡都有浴缸、洗臉檯……最要命是馬桶在前點綴插花;尤其若是用過的浴室,濕答答亂糟糟,更加倍敗興倒胃。

在我看來,這類格局的普及,意味著我們的旅館享樂眼界還仍未臻成熟。不管是旅館經營者、以至欣然接受的消費者,顯然都只著眼於一時新奇,未考慮真正長時間客房裡徜徉之樂。

事實上,若客房面寬不足以兩方顧全,還不如將浴室保留在傳統入門位置,中以可開闔窗扇或玻璃(但仍須配備拉簾以保隱私)為隔,一方面泡澡時仍能賞景,一方面也不影響房內作息。

至於美景窗畔,則應盡量留給可供慵懶休憩的舒服沙發、椅榻──好在是,近年觀察,這樣的配置國內外漸漸越來越多,應也是觀念終於慢慢跟上。




 
Promotion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