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要再來



去年初冬去了一趟北海道。行程極度簡單,就只參加了一場期待嚮往多年的世紀名廚Michel Bras的年度饗宴,然後在餐宴所在地、洞爺湖畔的The Windsor旅館短短盤桓了三夜。然毫無疑問,又是一趟必將恆長銘記難忘的美好旅行。

歸來後再三咀嚼,越來越發覺,此行如此令人心折原因,不單單出乎這場饗宴本身,還在於,這是一趟重遊之旅──第三度來到北海道、第二度來到洞爺湖、第二度入住The Windsor旅館,距離前回,相隔14年又44天。

可喜是,旅館變化不大,除了家飾家具有些更換、餐廳一部分汰舊換新,其餘都還大致留存原樣。

我們入住同型的客房,在同一扇落地大窗畔作息起居,在同樣的餐廳同一張桌前吃早餐,拍下角度一模一樣的照片,在同樣懾人的湖山島海景致前發出等同聲量的滿足喟嘆……



所不同者,是季節。前次來時正當深秋,觸眼所見是滿山林色黃紅、與高爽天氣裡的晨間雲海壯麗翻湧如浪。這次則是初冬時分一片白雪皚皚,映得雪上山間樹葉盡落的枝幹越顯蒼黑勁拔;飛雪與濃霧晨昏交替籠罩,傍晚,偶然一瞬雲開,才驚喜得見銀白色羊蹄山影在夕照下金黃燦爛浮現遠方。

此之外,異於以往的,或者還有,心境?十數年歲月倏忽而過,此身雖已老,卻也更能胸有成竹平心靜氣:三日夜時間,哪兒也不想多走多去,滿滿熟稔懷念心緒裡,就光是徐徐安享,這今昔新舊異同景物共著回憶情感,在眼前在心內在舌尖,相交揉交疊成感觸感動感慨綿長無限。

這是,重遊之樂。比起初訪的新奇新鮮,又更多幾重咀嚼不盡的韻致情味。且隨歲齡閱歷增長積累,越能深刻領悟領會。



每每讓我回想起,今生和另一半的第一回出國旅行。那是在巴黎,十天時間裡,我們野心勃勃地恨不能逛遍全城大小景點、將每一分每一秒全數塞滿──是的。曾經誓言環遊世界的我,早在心內重重發願:「再不回來了!」「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來巴黎。這次,看盡玩盡巴黎之後,剩下的人生,便全留給其他尚未涉足的全新所在了!」

──咳,好個年少輕狂無知。誰料得到,那之後至今,因工作因旅遊緣故,竟不知已然幾次回到巴黎,卻是越來越不敢再言「看盡」,也越來越折服於這城市汪洋不可測的豐富與迷魅。

且不只巴黎,我摯愛的京都地中海威尼斯、以及許多許多地方,都如此般,在一回又一回的重遊裡,逐步累積凝煉出,難能捨離取代的緊密牽繫和留戀。



「我還要再來。」

現在,痛改前非,早明白這世界根本走不完看不盡,遂自然而然熄了盲目貪婪追新之心;歸途上,我反是不停和每一新邂逅或舊相識的異國異地許下諾言。然後,也真的在越來越頻繁的一程程履約之旅中,被湧泉報以果然加乘加倍於上趟的甘美體驗。

人說,情歌總是老的好。在我看來,旅地與旅歷亦如是。


 
Promotion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