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山間,葡萄牙波特酒鄉旅(上)



平生愛飲,然到旅行時刻,這癮頭似乎又更多幾分。

不管是餐前、餐間、餐後,亦或午後沙灘畔、黃昏露天座上、夜間酒吧裡的一杯靜靜小酌,徐徐品啜間,分秒就此變得悠慢,環繞周遭的異國異地景物人事顏色聲音,則在逐漸浮現的淺淺微醺裡更多添光彩……

所以我總愛說,有酒相伴的旅行,是點染了魔法的旅行。而若是更進一步,直接走入酒國酒鎮酒鄉酒莊酒園的「酒的旅行」,零距離感受酒液和在地風土、歷史、人文與生活樣貌方式的緊密聯繫,深入追尋、探究每一重酒色酒香酒滋味究竟從何因何而來,對愛酒人兒來說,則無疑是一程如沐酒中夢寐成真之旅,味蕾心靈智識同悸動。

於是,彷彿成癮般,我總是一回又一回,不斷踏上這樣的、酒的旅行。有專程前往,更多則是行旅之際的必然刻意繞路;特別人到歐洲,總是自然而然便往酒鄉走踏,醺醺然不思歸。



而2017年6月的葡萄牙斗羅河波特酒鄉之旅,便又是一趟心滿意足的酒之旅行。
 

山外,Vila Nova de Gaia酒窖區


嚮往葡萄牙已經多年,始終覺得這是一眾西歐國家裡,少數保有更多古老歐洲風貌氛圍的地方。然風景名勝史蹟之外,位處北部斗羅河谷一帶的波特酒鄉,更是早早列為必訪之地。

雖同屬葡萄酒一族,波特酒在類別上隸屬「加烈酒」。與一般熟知的紅白酒釀造略有不同,是在發酵過程中,葡萄裡的糖分尚未完全轉化為酒精之際,隨即加入以葡萄酒蒸餾的白蘭地阻斷發酵。

如此一來,不僅所含酒精度較高,且酒中留存迷人的醇甜,豐厚豐潤甘美滋味,使之成為完美的餐後酒與夜間小酌良伴,特別佐搭甜點和巧克力更是出眾,是我日常喜愛依賴不可或缺的重要酒類。

因此,親身一訪波特酒鄉,無疑也成我的多年宿願。



這願望懷抱太久,卻是直至此際才終於奮發成行。我們選擇以自行開車方式移動,先在Alentejo山城區盤桓數日,再經Coimbra往北朝目的地前進。

不作他想,這段旅程,定然得以斗羅河岸重鎮、北方大城Porto為起始。

和其餘葡萄酒釀造過程迥異,波特酒之葡萄園與酒莊(葡萄牙文稱Quinta)雖分布在深山裡河谷間;然在秋季釀造完成、入桶之後,由於內陸夏季太過乾燥炎熱,為了避免高溫導致葡萄酒變質,遂得趕在隔年酷暑來臨前,趁春季水漲時節裝船沿河而下,迢迢運送到氣候溫和濕潤的下游Porto城對岸之Vila Nova de Gaia酒窖(稱為Lodge)區,進行或短或長的窖藏熟陳;同時在此進行調配、裝瓶、出口。

進入現代,雖因空調設備導入、加之Vila Nova de Gaia酒窖區已然滿載,越來越多酒莊開始將酒留於上游熟成;且在1961年後也改走陸路運輸,不需再依賴湍急河川。但大部分、特別是聞名遐邇的重量級波特酒商之主力酒窖依舊穩穩屹立當地,這山中釀酒、山下陳酒的傳統也依然穩穩保留至今。



從Porto城這方隔河遠眺,滿眼盡是密密依坡而建、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優美錯落的紅瓦石牆Lodge;屋頂上,一個一個如雷貫耳招牌歷歷,對波特酒迷而言,委實太迷魅的風景。

光是遠望當然不夠,定得渡河而來親臨拜訪。

──這也是唯獨波特酒旅方有的樂趣了!簡直美酒天堂,一點不需荒郊林野間迢迢跋涉,光是區裡輕鬆漫步,便可一家接著一家、一款接一款,各大波特名酒全任你輕輕鬆鬆逛飽喝飽。

我們造訪了此區赫赫有名之Symington家族擁有的著名品牌Grahamʼs的Lodge。在此,除了可以從豐富的展品中詳細了解波特酒的歷史與製程,最有看頭的,毫無疑問當非熟成窖莫屬。



波特酒的類別主要依熟成時間與方式的不同做區分,而從Grahamʼs高闊宏大的黝暗酒窖裡一行行成列成疊的各式大小木桶間,便能輕易看出差異:

最年輕的Ruby多在大型木槽內熟成四年內便裝瓶;選用較佳的單一年份釀造的L.B.V.則在大型木槽中培養四到六年,二者從身段到價格都較可親。

Tawny需於五百多公升、稱為Pipe的橡木桶中長時間陳年,且多半經過精心調配,以10年、20年、30年甚至40年為單位出品;另也有不經調和、遴選上好年份單獨裝瓶的Tawny,稱為Colheita,更顯矜貴……






→相關相簿:

2017.06 葡萄牙之旅 V:Porto

2017.06 葡萄牙之旅 VI:Porto&Vila Nova de Gaia酒窖

2017.06 葡萄牙之旅 VII:斗羅河谷之Six Senses 旅館

2017.06 葡萄牙之旅 VIII:斗羅河酒鄉&Six Senses 旅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