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繁為簡,葡萄酒杯




細細數來,廚用道具不算,在我的所有飲食器皿裡,除了紅茶壺之外,若說哪一類也同樣極具機能取向,我想,應非葡萄酒杯莫屬。

非只我對酒杯之實用性斤斤計較,事實上,不以外觀視覺之美為取決標的,而是如何將酒味酒香淋漓盡致、甚至加乘表現發揮,數十年來早成整個葡萄酒器領域之主流思維。

這樣的景況,先得歸功於知名奧地利酒杯品牌RIEDEL。其於1973年在義大利侍酒師協會的協助下,率先提出一套理論,認為酒杯雖然不會改變酒的本質,然而,透過杯身形狀的引導,卻可以決定流向、氣味以及強度,進而影響酒的香氣、味道、平衡性與餘韻,決定酒的結構與風味的最終呈現。

據此,配合設計推出的一系列專業酒杯,不僅紅酒、白酒、香檳等酒類都有各有專屬杯型;更進一步針對波爾多、布根地、Chianti、Montrachet等不同酒區,Pinot Noir、Carbernet Sauvignon、Chardonnay、Riesling等不同品種,甚至Grand Cru、Dry、Young等不同等級或酒性,在形體形狀上都有不同區分;以能放大各類酒款之個別優點、修飾缺點,達於最佳狀態。

此舉徹底改變了葡萄酒世界的品飲風貌,一路至今,各大主要品牌在酒杯的設計與選擇上,幾乎大致都以此套論述為依歸。

至於我,早在二十年前接觸葡萄酒之初,便曾在相關品飲會上徹底折服於同一款酒、在不同杯裡所綻放出的迥異姿態與芬芳,自然而然成為此套理論的信奉者。

然話雖如此,出乎預算與空間考量,加之生活裡素來習慣自在隨性,雖說日常餐桌上長年有葡萄酒相伴,我卻從不曾真的備齊全套酒杯,行禮如儀、喝什麼酒就搭什麼杯。

但也絕非一杯到底,身為資深愛酒者,這麼多年來,多多少少還是在兼顧適性適用以及個人品飲喜好考量下,細細琢磨出自己的一套輕鬆使用模式:

最早,家中必備的專屬杯款,首推我素來最愛的布根地∕Pinot Noir杯,酒櫃裡半數酒款都屬此類,當然需得另眼相待。後來,則還另備了波爾多杯,以供較豐厚飽滿紅酒使用。

其他較難歸納類型的紅酒,以及白酒、粉紅酒,則一律以尺度規格較寬大的白酒杯對付。氣泡酒另有香檳杯,加烈酒與甜酒則用烈酒杯──看似有些偷懶,但多年來自也相安無事、怡然而樂。

而也在這過程中,漸漸發現,到後來,從酒界到酒杯界似乎在分類上也同樣開始逐年放鬆,區分不再那麼刁鑽精細,甚至越來越思考、推崇通用兼用的可能性。

比方同樣來自奧地利的Zalto所推出、形體介於白酒與波爾多杯間的通用杯型,便成咱家近來以一擋百的選擇。

最欣喜則是這兩年的另一新流行:直接以白酒杯盛香檳,果然風味表現比傳統鬱金香杯更豐潤飽滿……這下,又可少備一款香檳杯,著實一大福音。


 

→相關文章:
  生活的痕跡,琺瑯的顏色
  我愛木鏟
  不圓的盤之必要
  我的,黑漆漆鐵鍋三兄弟
  大盆小砵用處多
  東方杯盛西式茶,綠茶杯喝紅茶
  再談,我的杯子們
  誕生,我的茶具
  杯子,白色的好
  柳宗理的「筷子」
  關於,設計這回事
  在,新與舊之間
  「簡單」,不簡單
  留白天地寬
  日日,台灣飲食器
  關於,家的風格
 
→相關商品:
  PEKOE酒杯酒具區
  Yilan著作-《家的模樣》
  Yilan著作-《好日好旅行》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化繁為簡,葡萄酒杯,生活,廚房,Yilan文章</P>
Promotion
公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