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痕跡,琺瑯的顏色




回想起來,早在琺瑯器具全面紅火之前不知多少年,我便已與之結下不解之緣。

是的。此生我的第一只鍋具,就是琺瑯鍋——那是大二時,從學校宿舍搬出、首度在外獨自賃屋居住。始終吃不慣北部食物的我下定決心自己來,於是,台南家裡櫥櫃中一陣翻找,翻出一口塵封已久、應來自某百貨公司滿額贈品的小小巧巧16公分單手琺瑯鍋,就這麼攜了北上;之後,一口爐、一口鍋,怡然自炊自食,安度大學食光。

開始工作後,第一次擁有屬於自己的小小廚房,小氣不想花錢買鍋,再次回家討救兵。這回,又再度挖出同樣被遺忘多年、應也屬禮贈品的大中小一套三口鍋——不知是否媽媽不愛此類材質,竟然還是琺瑯鍋。

就這麼全數派上用場,悠悠十數年,在結識鑄鐵鍋與柳宗理不鏽鋼鍋以前,始終是我的廚房最主要戰力,煮湯、煮麵、燉菜、熱菜以至煮奶茶煮飲料全仰仗他們。

因此,長年相伴相處,越來越能平心領會、理解琺瑯鍋的優缺:最頭痛是容易上色,若用於醬油燉滷菜餚或煮茶,沒幾次就染上深色漬垢,清洗不易。其次是怕刮,攪拌與清洗都得盡量溫柔,否則長期下來,或多或少都有損傷。

然即使如此,還是愛琺瑯。除了因表面包覆一層玻璃材質釉料,隔絕金屬和食物的接觸,抗菌抗酸;且因質地細緻平滑,烹煮時也較不易沾粘沾味。

但最動人處,還在於美感和觸感。大相逕庭於不鏽鋼鍋的銳利、鐵鍋的沈重、土鍋的渾拙,形體輕盈輕巧、氣韻優雅含蓄、色澤溫潤生光,日日眼見撫觸,都覺憐愛不已。

特別這幾年,有別於早年琺瑯鍋具的一派溫馨家庭風,來自日本、歐洲各地,形式樣貌更簡潔、且還流露淡淡復古氣息的知名琺瑯品牌陸續引進。特別日本品牌如月兔印、野田、Kaico等,融合了日風的簡雅與北歐的俐落,工法與質感上則更顯精細,深得我心。

剛巧,手上這四口鍋因歲齡過大,除了鍋蓋還仍完好,本體多已不堪使用,不得不陸續除役,正好一一換上新鍋。且因選擇更多樣完整,連其餘廚用道具也隨之加入行列。

到現在,細數一眾琺瑯夥伴,第一最依賴,當非月兔印單手鍋莫屬。其實是自家店鋪淘汰的格外品,手把邊緣略有些缺損,且竟還是我素來最敬謝不敏的紅色……但因同事極力遊說,遂還是帶它回家。果然,用來煮奶茶特別順眼上手,日日早晨都少不了它。

愛悅之深,漸漸竟連沾染日深的茶漬都覺順眼……「那是,生活摩挲出的痕跡。」——同愛琺瑯的朋友如是說。說得太棒,正是如此哪!


 

→相關文章:
  我的,黑漆漆鐵鍋三兄弟
  我愛木鏟
  不圓的盤之必要
  大盆小砵用處多
  東方杯盛西式茶,綠茶杯喝紅茶
  再談,我的杯子們
  誕生,我的茶具
  杯子,白色的好
  柳宗理的「筷子」
  關於,設計這回事
  在,新與舊之間
  「簡單」,不簡單
  留白天地寬
  日日,台灣飲食器
  關於,家的風格
 
→相關商品:
  PEKOE之歐日琺瑯器具區
  Yilan著作-《家的模樣》
  Yilan著作—《紅茶經》
  Yilan著作-《好日好旅行》
  Yilan著作-《Yilan's 幸福雜貨鋪》


 
 
<P>生活的痕跡,琺瑯的顏色,生活,廚房,Yilan文章</P>
Promotion
公告欄